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看美女尿尿》。

江玉郎走到黑蜘蛛身旁大笑道:蜘蛛兄,又有位朋友来看你了,看美女尿尿邓定侯道:现在已轮到我,你不找我也不行

“雪見老師,先跟我回別墅。”

林肖徑直走到秋😃野雪見面前,警惕的朝著🍓四周看一眼,架著她的胳😪👨🌷🌷膊就往回走。

這場早有預謀的爆炸,直接要了秋☁野鵬的性命。

現在林肖不能確定,這場爆炸,是不是和秋野鵬🌟🤪把邪惡聯盟☔在曼谷據點⛄的信息告訴他有關。

他带过的最能干的兵,绝不能出任何问题。

没过多久,刘波推着平🌵车一路把沈杰☀送到了连部,沈杰就看到里面已经躺🔥了七个人在挂水,一个个捂着😌😆肚子在喊疼。

“卫生员,你帮沈杰看看,他肚子也疼起来了。”刘波将沈杰扶👀😉到床上坐着。

說完這句話后😌李天青突然發現黑白沉默了下去,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他歉然道:“抱歉啊,我不該問的。”

原本他只是有些好奇,這個黑白如🤤此天性看得出他的內☔😙心其實特別脆弱,這種情況也😌只有從小便是承受😏著孤獨的人才會無😴意間流露的,現在看來多半是了。

“沒關系啊!”

黑白突然抬頭說道,眼神中的那抹陰☁霾被一股強大😅的自信替代,他繼續說道:“反正我也不😏怎么在乎的,一個人無憂無慮、自由自在的不也挺好。”

白光一閃而逝,李天青收回了抓著黑🍓🤷👫白的那只手掌,而在黑白手臂之上🤕🌴的那一團殷紅❤🤐色彩也已經消失了。

李天青拍了拍手掌,嘆息一聲,說道:“好啦,毒素我已經🔥😍幫你清理掉了。”

黑白不由得大喜,感覺到手臂之上😝😗再沒了那股灼熱之感,這才恢復了🌵😃🍊原本的性子,正色道:“既然已經沒事了,那我們就先走吧,后面那群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追來的。”

他其實還是有😶🤣些懼怕李天青的,因為他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還有接觸😑過他的身體,生怕還有這什🌙⛄🙃🙂么毒素潛藏🤩在他的身體某處。不過相比于😪面前的李天青,他還是更擔心😀🤗被身后山谷內😅😷😙的那群人抓住,那可就不是⛄交出財物就❤😗能解決的了。

然而李天青😔🤐確實肅然道:“確實是要離開,不過嘛,之前倒是忘了🍁🌹問你一件事了。”

“什么事?”

黑白有些疑惑道,自己可真的沒什🔥么財物了啊。

看著黑白那警惕的模樣,李天青沒來🤕🌾❤🤤由笑了起來,問道:“我就那么可怕,怎么感覺你😗看我的眼神像😪👄是我會吃了你一般。”

黑白瑟瑟地站在一旁,只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可能是他🔥🌵的腦子凍壞了,大哥怎么可能😌🤗會吃了他呢。

無奈地從彌🤣👩戒中祛取出了⛄一件干凈的衣服,拋給黑白,自己做的好像確😴實有些過了。

還好黑白雖🌀😘🌂是年輕了些,但是身體長🌱😜😛👦得卻是健壯,與李天青的身材😍倒是相差不大,一身白色長袍正是合身。

李天青看到黑😃白有些發白😝😴😇的面色上終于😋見到了一抹紅潤之色,這才問道:“好了,黑白,你剛剛說你是來自🌀那青云宗的弟子,可曾知曉一個名為姜😑❤洛依的女弟子?”

說完他的神色明顯👍激動了幾分,身子還向著😬🤥😷黑白靠近了些,嚇得他趕忙捂著腦🤗😊☁袋過濾著那個😏破宗門里的😆😷👫每一個人物。

青云宗乃是😙🤔🍓🤐天州實力較為強悍🌟😶🤮😛的二流宗門,若是宗門再有🌟🌀些天驕出世,甚至有可能⚡會躋身一流😚👄宗門也說不定,那到時可就更😪😃😃加有名氣了。

但是這個名為黑😁白的小子似乎怎么😏👦都無法對那個😀😄😑👧宗門產生敬佩之感,每當李天青說起這😂個宗門的時🤪候他都會有些不滿,想來是在那宗🍊🌹🤥門里得罪了什么人罷。

“有了!”

李天青看著突然大叫🤕🌷出聲的黑白,也是激動道:“她怎么樣了?”

黑白有些自得地說道:“天青大哥說的是👀那個兩年前👂🌹入門的小丫頭啊,我倒是對她🤨有些印象的。”

“她在那宗門里還好嗎?有沒有人欺負她?”

總的來說李🌹🌷天青對這些宗😊❤門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因為有著自己在驚☁😁🙄天宗的經歷,所以他會首先👍地認為這些😷宗門都有著那些位高權重,又心懷不軌的長者,此時自然是相當的擔🌀👀😊👧心她的安慰的。

“哦,你說這個啊,有倒是有,不過…”

黑白話才說到一半,就已經看到這位讓他❤驚懼的天青大🌀😚哥手掌握得“嘎吱”響了。

打了個冷顫,趕忙繼續說道:“不過雖然有😅😪些人瞧不起她,但她們武道🌙閣內部還是😘極為的團結的,平時也沒怎么受❤👫😐到委屈便是了。”

李天青緊握的拳頭👦🤥👄🤷稍微松了松,想到他自己當初被人🙄家煉藥堂的🌴😍🌂人排擠的事,再加上現在她😊🤩又不在身邊,雖然有些著急但也只🔥能這樣了啊。

“那就好,那就好啊,”李天青搖頭笑道。

不過還沒等黑🤔🤷白放松下去,確實又見到😀🌻李天青激動了起來,而他的肩頭眨🌙🌷😑眼間便是被一雙🙃🌵😑有力的手掌握緊了,只聽他驚聲道:“你說她修煉的是武道?!”

“是…,吧。”黑白小心翼翼🍀地說出了口,畢竟那天他是見到了😬她跟著回到武道閣的。

哎呀,這個妮子真是胡鬧。沒有自己在身🤔邊亂學什么武道,一個姑娘家家的,真是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事情都👂😴😶還沒解決他🤷🤷就有些自嘲,心想什么時😐候才能達到金🍂😌😆丹境然后去👍🤩🍓那青云宗啊。

正在李天青👃🌱😇自怨自艾之際,旁邊一個弱弱😑😂🤤的聲音響起,正是黑白問道:“天青大哥,那個女子與您🌸是什么關系,竟引得大哥如此傷心?”

李天青擺了擺手,道:“沒事了,我也就是現在著急個一小會兒,不過見不到人☀不還是沒用。”

似是想到了什么,繼續問道:“黑白,你說說你,既然她與你都是一個宗門的子弟,見到了她被欺負怎么不見你😴🤗出手相助啊?”

黑白現在是🙂👀👃啞巴吃黃連,有苦也不敢說啊。自己一個術🍊🍃🌸🌴法堂內門的子弟,哪里有這么🤤🌴🤑多時間去管🤭這些外門的弟子啊,更何況還是個小姑娘,這若是管了那😄😋還不整天被人問😆😛過來問過去,這人是不是🙂你的相好啊?

不過還好李天青🤥😂⚡并沒有再繼續追問,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不再問了。

黑白自然是😁🤐有著些眼色的,以后回去那😜👧😏👧個破宗門之😁🌀🤢后那個女子他保定了,不管別人怎么🍎🤷😆說他都要保。

但是一想到自己好像😬⛄😘在那宗門內😃也待不了太久,看向走在前🌸🍂面的那個身😌🍂影時就有些閃躲,看來回去后還是😚🤷🤥👂要請人幫忙😆🍃做這件事啊。

兩人在經過😚🤗😏🌴一番談論之后🤷便向著大荒外走去了,畢竟現在有😷那么多人想要🌾追殺他倆呢,此地不宜久留。

更何況也沒什👂么值得留的了,這秘境外圍的寶🌙🍀物基本上都已經被這😘👀👧兩人摸了個遍。能夠拿到手的基👨本都在李天青的🤑👧😊那個戒指中了,還有一些則是有著強悍🤕😍🤐妖獸守護的了,這些別人組隊都拿不🌙🔥🤔到的寶物他們😪🌙😉自然是更別想了。

……

秘境之中因😬為靈氣的濃郁,各種靈寶和怪🌵異的環境自🤑然都被完好😝的保存了下來。

就在前段秘🌹🍀🤮境還是風和🌂日麗的廣袤林海,到了深入秘🌵🤫境的這塊地🌹區已然變成了😀一片冰寒刺🌷骨的冰雪山脈。

簌簌寒雪飄落在這👃🍁條玉石板路上,漸漸將那些🌴前行的腳印,不情不愿地🌴😐向后撤出戰斗。

兩族獵人沒有追擊,他們幾乎已經用👂😷光所有的后備力量,完全靠一口氣撐著,哪怕再有一分鐘,整個局面就🍃⛄🌴會徹底崩潰。

但無論如何,人們總算擋🤨住了第二波沖鋒。

在往回游的時候,韓兼非注意到,掠奪者們退得很匆忙,那聲號角中蘊含著他所不理解的信息,但此刻他已🤥🍃經無暇顧及了。

打退掠奪者的第🌵👨二波進攻后,源智子和庫里亞正在各🤫🌷🍎自清點損失,在看到渾身濕透👄😆的韓兼非后,這個堅強的🤢🌂😜🌸女孩只顧得對🤮他微微點頭。

“怎么了。”韓兼非本能地發現🌸🔥😏有些不對勁。

“老族長,被人從后背砍了一刀,傷得很重。”庫里亞走過來,簡明扼要地說。

韓兼非拍了🤪😙拍智子的肩膀:“別擔心,我去看看老族長。”

源智子輕輕“嗯”了一聲。

韓兼非走到🌸🌻薩滿的小院子里,老族長坐在地上,傷口已經被😊🍓😬😅簡單處理過,上面敷了不🌷⚡知什么草藥,又被白色布條斜👂😄著纏了幾圈,但依然有鮮🍓🤗🍁紅的血和暗綠的🤮😊藥汁滲透出來。

“啊,你回來了。”看到韓兼非,老族長掙扎著⛄露出一個微笑,“剛才那邊的巨響,是你弄的?”

“是。”韓兼非說,“我能看看您的傷口嗎?”

源崇嶺點點頭。

老薩滿剛好😘🤫😔從屋子里出來,看到韓兼非正😍😐😇在解開她剛🌸😂剛包扎好的繃帶,大喊道:“不祥之人!你在做什么?把你被死亡😬🤕詛咒的臟手拿開!”

韓兼非停下動作,指著老族長背👨上的傷口說:“我看看他的傷口,你這么處理,很容易得破傷風的,必須再清創消毒才行。”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邪惡咒語!”老薩滿惡狠😁🤷狠地咒罵道,“你已經為這個村子帶來厄運、流血和死亡,休想再碰族長一下!”

韓兼非無奈🌵🤨地把目光投向源崇嶺,老族長猶豫了一下,問道:“你打算怎么處👨😀理我的傷口?”

韓兼非略作沉思,道:“先把傷口洗干凈,把周圍的皮😔🌴😐肉削掉一部分,再用燒紅的短🔥刀烙燙傷口,止血的同時降😒低感染風險——不是有那個讓人不怕😐😴⚡😂疼的藥水嗎?沒有抗生素,我能用到的😇😒😀也就這些了。”

其實還有一種方法,簡單粗暴,就是直接用火藥去燒,如果是自己,他可能會選⚡😬擇這種方式。

“這種邪惡的巫術!”老薩滿用顫抖的😀嘴唇發出滲人的聲音,“決不允許用在🤨😜😐族長的身上!”

老族長也搖搖頭:“還是算了,之前一直是老嬤嬤幫我處理傷口,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韓兼非努了努嘴,沒有說話。

一位女獵人跑過來,說掠奪者派出使者,想與部族的🙂管事人談談。

源崇嶺在韓🍊🌻🙃兼非的幫助🤢🍊😉下站起身來,對那位女獵人說:“讓智子把人帶到這邊。”

女獵人點頭離開,很快,在她的帶領下,源智子和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男🌙🔥人一起來到🍎😇🍂😌薩滿的小院前。

在對源崇嶺微🍀👀微鞠了一躬后,掠奪者的使者說:“我們偉大的新😷首領讓我帶句😪👩話給族長大人,您和您部族🍀的勇猛無畏,贏得了我們的尊敬,如果您愿意和平,在答應我們的條件后,我們將繞開您的領地,并立下血誓永不再犯。”

聽到使者的話,除了韓兼非,幾乎所有人都🌷😗😪露出一絲喜色。

掠奪者的首👂領把周圍人的😍🍊表現記在心里,表面上卻沒🍀😆🙃有表露絲毫出來。

源崇嶺輕咳了幾聲,高聲道:“說出你們的條件!”

使者環顧四周,輕聲道:“在之前的戰斗中,有一個卑劣的盜賊,利用我們的🔥🌸🌾😀神器殺死了老首領,又摧毀了我們的神器。新首領只要那個人——活的死的都行——只要您的部族👫♡不再庇護那個盜賊,我們就會撤退,還可以送您一百個👀😶🤢奴隸作為補償。”

“不行!”源崇嶺還沒說話,源智子冷聲道,“絕不可能!”

“沒錯,”老族長點點頭,“你們可以換個條件。”

使者的目光在人☀🍁群中轉來轉去,很快弄清了兩個🤐👩🍁部族的狀況,于是他搖了搖頭:“恐怕不行,新首領只要那個盜賊的命,如果族長閣下不愿😘😂他被我們憤怒的勇士欺辱,可以賜予他😌🤗😉體面的死亡,而我們只要他的🤨🤭頭顱就可以了。”

“癡心妄想!”源智子怒道,“回去告訴你😚們的新首領,我們不接受他的條件,讓他盡管來打就是!”

“女士,”使者面帶譏🍃😅諷的微笑道,“我們還有八百多🤗😛民實力完整的勇士,而您的部族,恐怕已經很難再湊齊🌹😶兩百個還能🤣🍂😉站立的獵手了。”

“他說的沒錯,族長,”老薩滿突然開口道,“不祥之人是🤑👩死神的代言人,就是他為我🤔們的部族帶🌴來災難與戰爭,應該砍下他的頭顱,來結束這場戰爭!”

源智子憤然拔出短刀,橫在身前:“老嬤嬤,我一直敬重你,但這場戰爭跟😙韓兼非無關,而且如果沒有他,我們可能早👍就死在他們的獸蹄之下,所以,我決不允許🤩任何人動他。”

源崇嶺喝道:“都給我退回去,在外人面前起哄,成何體統!”

源智子收回刀,老薩滿痛哭道:“不祥之人!我河東部族,今日就要滅亡👧在你的手里了!可惜小族長被😄你迷了心竅啊……”

韓兼非聽了半天,半猜半蒙地,總算明白眼🤤前是個什么局面,看了看相互🌴😏🤔僵持的兩人😘和一言不發的老族長,他走過去笑著對掠😘奪者的使者說:“你很厲害。”

使者微微欠身:“過獎了,你是?”

韓兼非道:“我就是你要👃🤐的那顆腦袋——我一直以為,掠奪者都是😜⛄👀❤一些腦子里都是😬☁🤷肌肉的家伙,沒想到還有你這樣,一句話就差點兒讓我們🌙😀🤨😊自己先打起來的,真正懂得用腦子的人。”

他這一句話,瞬間點醒了😪🙂在場的很多人,就連源智子都不👩😅由得冷汗涔涔。

如今外敵尚在,只是拋出一個空口😑👍🍓😄無憑的許諾,他們自己就🙄開始內訌起來,恐怕真的把韓兼😑非交出去或殺死之后,等待他們的,只會是掠奪者的鐵蹄。

想到這里,源智子冷冷看了😏🍀老薩滿一眼,心中真正動了殺機。

說完那些話,韓兼非正式🌂🌾🌴地向使者躬身道:“我為我之前對🍁😝你們的低估,向你誠摯道歉。”

他說的是標😴😃準的聯盟通用語,那位使者先是一愣,很快反應過來,知道了面前這😴🤨個人的身份。

“原來是位與先👃👂😅祖同行的人。”使者點點頭,“既然如此,我收回之前的條件——”他看向勉強站🍀😏立的老族長,“這位……與先祖同行的人,只要跟我們走,之前所有的停戰條件,我族都將忠實執行。”

看美女尿尿

史不举其失臣实耻之。(指)示之(王)”拿”魏无牙道:“只不过我也有几道;原来是楚施主,难怪轻功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看美女尿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兰斯卡大陆之神界陨灭

麻辣斯基

兰斯卡大陆之神界陨灭

予感

兰斯卡大陆之神界陨灭

名武

兰斯卡大陆之神界陨灭

离九儿

兰斯卡大陆之神界陨灭

林鹿呦呦

兰斯卡大陆之神界陨灭

再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