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间色相》。

她的声音冷静而镇定,现在我心愿已了,我不会等你们来动手的人间色相她再也不看段玉一眼,扭头就走。段玉居然就看着她走.她居然

温樊在蓝城被包围的时候悄悄的躲在远处的一个独龙寨的小土匪毫不犹豫的转身朝着山寨的方向跑去,他要把消息传回去,这个小土匪是在温樊出山寨之前就安排好的,任务就是远远的跟着他,不要他做别的事情,在他出现危险情况的时候迅速回山寨报信。

在温樊被包围的瞬间这个小土匪就马不停蹄的朝着山寨的方向跑去,小土匪在山寨外一边跑一边大喊:“不好啦!不好啦!二当家,三当家不好啦!出事啦!”

袁俊和项景龙闻声从山寨内冲了出来:“出什么事了?”

小土匪一边喘气一边说道:“樊哥!樊哥出事啦!”

“快说!出什么事了?”项景龙大喊。

小土匪喘着粗气说道:“樊哥在蓝城外被人给包围了,对方有十多个人,看衣服上的绣的标记是幽家和廖家的人!”

“幽家和廖家是封家养的两条狗啊!大哥你说咱们是去救还是不救!”项景龙看向袁俊。

袁俊笑了笑说道:“你心里不是有答案了吗?再说了樊哥对咱们有情有义,还帮咱们大家伙提升实力,咱们虽然是土匪,但是咱们可不能干忘恩负义的事情。”

袁俊说完项景龙就笑了:“我就知道大哥你跟俺想的一样,传令下去召集所有人过来集合!”

独龙寨内的土匪听从项景龙的命令行动了起来把所有的土匪都召集了起来,土匪们听到命令之后立马放下了手中所有的事情迅速赶到了袁俊和项景龙的面前。

所有人到齐的时候袁俊说道:“你们的大当家,樊哥在一个时辰之前被幽家和廖家的人给围在了蓝城外,现在我和三当家决定去救他,愿意的就跟我们一起走,不愿意的就留下来看家!”

众多土匪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袁俊点头说道:“好!既然没有人不愿意那现在咱们就一起去蓝城救樊哥!”

袁俊此话刚说完扇子就站了出来大声说道:“二当家!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去蓝城!”

彪子一听就急了:“扇子你说什么?不去蓝城,你是不想救樊哥吗?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扇子打断了彪子的话:“你吼啥!听我说完成不!”

项景龙说道:“彪子!你听扇子说完!”

彪子闭上嘴巴不再说话,扇子说道:“樊哥的实力咱们都清楚,面对十多个人包围樊哥即便是打不过也一定可以突破重围杀出来,咱们要做的不是去蓝城,而是去半路接应樊哥!”

袁俊点头:“扇子说得有道理!樊哥的实力很强,打不过也可以突出重围逃走。”

“蓝城是封家那些大家族的地盘,樊哥若是往蓝城逃的话那无异于羊入虎口,樊哥不会那么傻。”扇子说道:“不往蓝城逃就只有朝塔多山脉内逃,借助山脉内复杂的地形和元兽来摆脱追加,我们要做的就是立即前往山脉内找到并接应樊哥。”

“好!”袁俊说道:“所有人出发分散开来在山脉内搜索樊哥,发现樊哥立马发信号!”

浪之人,根本不理会赵亮这套把戏,沉声道:“我说你怎么能套出王聪的底细呢?原来是深藏不露啊。怎么着?赵亮,还想在我面前耍花腔吗?”

赵亮心中暗叫厉害,同时又有点着急,自打返回现实世界之后,由于穿越时空所产生的副作用,使自己的灵觉一直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头痛欲裂、昏昏沉沉,所以这会儿也无法使用读心术来探查局长的心思,以至于应付起对方的盘问,颇有些进退失据的感觉。

见赵亮一时间没有答话,反而捂着额头一脸痛苦,张末也知道他这时还没有完全从穿越伤害中恢复过来,于是便收起了咄咄逼人的架势,不再纠结道:“得啦,我知道你也不肯轻易承认。反正呢,技不压身,我也不会因为你可能掌握了读心术,就把你怎么怎么样。只是有一个问题,你必须对我如实回答,这是纪律,也是你身为特工人员的本分,你明白吗?”

“什么问题?”赵亮见局长这话说得非常郑重,于是忍了忍头痛,认真道:“请您放心,我的忠诚经得住考验。”

张末道:“那你跟我说实话,屠四海是不是联络过你们,他都说什么了?”

赵亮没想到对方又一次提起这件事,知道局长不搞清楚绝不肯善罢甘休,于是斟字酌句的答道:“屠处长确实跟我们通过话。那个时候我和小雅正在井口镇搜索流星,屠处告诉我们两人,他怀疑局里出现了内奸,而自己也被莫名其妙的停职,所以冒险给我们提个醒,让我们注意自身的安全。现在看来,处长之前的警告确实是有先见之明,只可惜我并没有听进去,麻痹大意了。”

他这番话讲的合情合理,非常巧妙。要知道,世界上最稳妥的谎言,并不是凭空编造出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实,而是将重要的内容隐藏在真实发生过的情况之中,如此才能掩盖核心的意图。赵亮并没有把屠四海连张末局长都不相信的话讲出来,更没有提及局里有不少同事跟屠四海一样,都对黄金十二星宫的计划产生了质疑,所以这不能算是欺骗,而仅仅是有针对性的隐瞒。

张末显然接受了赵亮的说法,点头道:“屠处是咱们局里的老前辈,当然对各种异常现象有着更为敏锐的直觉。不过现在因为某些原因,暂时还不能让他回到岗位上,这既是为了大局,也是为了他好。所以你也不用瞎担心。”

她略微顿了顿,好像是有感而发的说道:“不过从老屠的种种反应来看,他的确是非常看重你的,由此可见,作为部下,你在先秦处处长心目中的分量,还真不是郑卢雅和王啸思能相提并论的。而且,朱顾问也曾对我说起过,觉得你这孩子虽然很年轻,但是绝非寻常之辈,搞不好将来反穿局的命运就要系在你的身上。我和朱顾问相识多年,知道他是那种天资聪颖、心气高傲的人,从来不肯轻易把谁放在眼里,可是却唯独对你另眼相看,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啊。”

赵亮听得一脸蒙圈,不明白张局长为何忽然话锋一转,对自己如此夸奖,弄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领导,您这么评价,我实在是……实在是有点飘啊。”

张末没有理会赵亮的反应,继续道:“你知道吗?其实我和朱顾问,与昏暗派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渊源。”

  卫青也拱手答谢,朗声笑道:“董兄的铁线拳造诣非凡,威力十足,卫青也是用尽全力招架你的铁拳,方才能勉强侥幸不败,再斗下去我非输不可,佩服!佩服!”

  说出这句话时,卫青声音中气十足,再加上一脸轻松惬意的样子,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尚有余力,至于什么再斗下去非输不可,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眼见卫青一进门就连战三场,而且对阵的都是校武协中实力强硬的人物,战绩两胜一平。前后打了一个多小时,五百多招之后,还能站在场中面不改色,一脸从容模样。众人心中都暗骂一声变态,一时之间竟然没人再愿意站出来与他切磋。

  会长汪剑飞见状立即哈哈一笑,他用眼睛环顾四周一圈,将众人反应尽收眼底,然后朗声说道:“卫兄弟不愧是南拳正宗、武道圣地的嫡派传人,连战三场而不输一招,充分展示出了惊人的武道技艺。”

  “现在,我个人再次提议请卫青担任校武协理事会成员,大家应该没意见吧?”

  “我没意见!”作为素来与南漓门交好的八极门弟子,职业武道八段的武协副会长刘海平首先发言支持卫青。

  “我同意!”

  “我同意!”

  ……

  在场之人中除了徐广坤之外都是校武协的理事会成员,至少具有武道四、五段以上的修为,堪称大学校园里青年一代的杰出武道家。

  他们与卫青都是校友关系,犯不上去堵人家的路,结下这个莫名其妙的梁子。

  所以当副会长刘海平出言支持卫青之后,其他的人都陆续表示同意。

  就这样,卫青这个大一新生靠着自己的实力,在广佛华医药大学武道协会里赢得了尊重,站稳了脚跟,成为校武协理事会成员之一。

  下午散场之后,校武协会长汪剑飞一个人回到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喝了一口水,在心里默默地念叨了一句卫青的名字。

  “南漓门,卫青!”

  “这个大一学弟的实力深不可测,果然不是猛龙不过江啊!”

  ……

  第二天早上,凌晨五点,卫青醒了过来,他从一米八高的上铺床上轻轻一跃,消无声息地落在宿舍水磨石地板上。

  上大学之后,由于每天早上要起来晨练,卫青又不愿意影响舍友的睡眠,就让系统设定了脑电波闹钟,每天五点准时叫醒自己。

  他穿上衣服,沿着楼梯悄悄爬到屋顶天台,开始了一天的晨练。

  一个小时后,打完收工,卫青找了个角落,盘膝而坐,准备迎接朝阳升起。

  在系统的锻炼下,如今卫青已经能够做到,将自己掌握的全部武道技法,在一小时内认真而快速地修炼一遍,全程无疏漏,甚至每天还能有所进步。

  至于内功,当他把南漓烈火劲修炼到50级后,在系统的辅助下,体内真气就已经可以24小时不间断自动进行大周天循环,所以他相当于无时无刻都在修炼内功。卫青通过系统自动辅助修炼一天的进展成效,就等于别的可別拍馬屁了,我剛才是真忘了,要不是他提醒,我都不知道召喚守衛了!”

“…”

神算子無語,但吳天二話不說,在守衛的掩護下,回到了第一層鬼域。

“竟然敢戲耍我!”

看到吳天已經離開,修羅大怒,身為修羅,還是在自己的鬼域,讓人就這么跑了,這是莫大的侮辱,只剩一條手臂的守衛,不足威脅,片刻便被修羅吞噬。

第一層鬼域之中,猛然發生了震動,一層一層的波紋覆蓋了整個天空和大地。

“糟糕了,深層鬼域又張開了,我們這樣是出不去的,你必須消滅它才行!”

神算子雖然瞎,但是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鬼域的再次張開,修羅強大,整座校園都一直處于修羅的體內。

“哥,你太抬舉我了,我打不過他你也看到了!…守衛都不知道被他吃幾次了!”

無語凝噎,神算子明顯高估了吳天。

正在商量的時候,修羅已經出現在了吳天身后,就算想逃也不行了,在人家的鬼域之內,打不過,逃不了,簡直絕望,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怎么,不逃了!…既然你們不想說,那就不要說好了!”

隨著修羅大吼,整個天地變了另一幅光景,成千上百的鬼兵鬼將出現在修羅身后,修羅身軀也慢慢變大,獠牙,赤發,烏黑的軀體,暴露了他的真身。

身上鎧甲拼湊,手中長槍召來,這架勢,修羅是已經不給吳天和神算子留活路了,吳天都驚呆了。

“你有什么底牌趕快用出來,不然就真的玩完了!”

神算子極其嚴肅,在他看來,吳天絕對隱藏了真正的實力。

“我真沒有招了!”

吳天頗為無奈,提溜著神算子就跑,修羅一聲令下,鬼兵瞬間就將吳天他們包圍,弓箭齊發,箭雨猶如雨點一般打來,守衛的手臂化作一張盾牌抵擋。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一名手持大刀,騎著尸馬飛奔而來,一刀借力揮下,守衛化作的盾幾乎要支離破碎,只是個鬼將的一擊竟然強大如此,那要是修羅真身攻擊,可能瞬間就會被擊潰。

“瞎子,你保護好自己!”

說完,吳天在地上瞬間挖了個坑,將神算子頭朝下放在里面,起碼弓箭傷不到他,隨即手掌之中,印訣快速掐出,縛靈絲比之前更加密集。

守衛的手臂再次化作鎧甲覆蓋在吳天身上,不過這次縛靈絲化作了一刀一盾,這一招用起來還真的挺實用的,只要是想的到的,都可以創造出來。

借助鎧甲的力量,吳天的移動速度,力量都成倍增加,主動攻向那名鬼將。

即使第一刀被輕松抵擋,但是行云流水的招數,出其不意的攻擊,鬼將那靈智地位的腦袋,無法全部格擋,只是片刻就被吳天擊殺。

轉頭看去,吳天冷汗直流,周圍鬼兵鬼將不計其數正源源不斷的沖過來,修羅正在最后方戲虐的看著他們。

“夠狠!我也不管會造成什么連鎖傷害,就用那一招了!”

吳天一咬牙, 心中決定,使用那塵封已久的招數,雖然不太好控制,上次用的時候,就自己跑了,但這個時候也沒辦法了。

人间色相

而俶诡独绝。先受知于督学帅公,贡于乡,这件事一时也难解释清楚,以后我再详细告”叶开道:“江湖中的一流高手轻人,正半裸着在地上撕扎翻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间色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辰帝元

若是花开伴叶

星辰帝元

欲绮

星辰帝元

白红啤

星辰帝元

凝允

星辰帝元

浪子刀

星辰帝元

临水羡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