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香蕉夜色》。

“嗚嗚,娘親皇上為什么要拿走咱們家九成的石炭礦?”景云妹子有些委屈。

劉氏漂亮的鳳眼,橫掃了景云一眼,“怎么?你認為皇上拿走九成很多?”

見景云妹子點頭,劉氏伸手在她額頭上點了一下,繼續說道,“告訴你,一點都不多。皇上就算是全部拿走,我也一點都不意外。反而是給咱們家留下一成,讓娘感到有些意外。”

見景云妹子點頭,劉氏伸手在她額頭上點了一下,繼續說道,“告訴你,九成一點都不多。皇上就算是全部拿走,娘也一點都不意外。反而是給咱們家留下一成,讓娘感到有些意外。”

景云妹子忽閃著大眼睛表示聽不懂,她還是比較心疼那被老朱拿走的九成石炭礦,妥妥的一個小財迷啊。

劉氏見韓景云不明白,便只好和她解釋,“石炭礦這種東西,咱們韓家是手不住的。”劉氏邊說邊搖頭,“別說你爹已經被罷免了官職,就算是你爹還是戶部侍郎,咱們家也守不住這份富貴。這是這京城周圍發現的第一個石炭礦,恐怕也是唯一的一個。你想想這京城里面有多少萬戶?進百萬戶的人口,每一年消耗的石炭將會是一個恐怖的數字,而且這還不包括京城周邊的各府各縣。如果石炭一旦開始開采發賣,影響的肯定不止是京城周圍,甚至連周圍的各個承宣布政使司都會來采買石炭。每一年發賣的石炭賺到的銀錢會達到數百萬貫,這是多么巨大的一筆財富?到了那個時候,這石炭礦就不是咱們家的富貴了,而是韓家的催命符。”

無論劉氏怎么和自己女兒解釋,韓景云都是一臉的不高興,嘴巴嘟起悶悶不樂,她總覺得自己家吃了大虧。

“你個笨丫頭,”見女兒還在糾結那被皇家拿走的九成石炭礦,劉氏無奈嘆氣,“錢重要還是人重要?人沒了,你有再多的錢,那也不是給別人做嫁衣罷了。皇上既然從我們家拿走了九成石炭礦,那必然也會補償咱們家。你爹和你弟弟還在大牢里面呢,皇上既然拿走了九成石炭礦,那也就是說不會再追究韓家的罪責了,即便是你大哥不能戴罪立功,咱們家也會相安無事。”

“真的?”韓景云驚喜的問道。

在大牢里面那幾天的經歷,對于韓景云來說,就是一場噩夢。雖然他大哥憑借著一己之力,在最后關頭將全家從噩夢當中拉了出來,但是這噩夢卻并沒有徹底消失,而是如影隨形的跟著,一旦她大哥制作寶鈔失敗,這噩夢隨時都有可能再次將她籠罩。

這些日子,韓景云雖然在母親和大哥面前表現的活剝開朗、無憂無慮,其實午夜夢回之際,她時常驚醒,對未來的日子充滿了迷茫和恐懼,生怕一覺醒來便被再次帶回到大牢里面。

雖然覺得韓家損失了一大筆財富肉疼的厲害,但是比起能夠徹底的擺脫那個噩夢,韓景云還是勉強點頭答應下來。

“那,好吧。”

韓度見妹子有些可憐兮兮的,忍不住的插話道,“這樣吧,大哥做主了。以后這一成的股,大哥留一半給你,就當做是給你的嫁妝。”

伸手撩開妹子遮住額頭的秀發,韓度忍不住心道,妹子還是要富養才成。

自己這個妹妹年紀雖小,眉眼之間卻有了幾分天香國色,偏偏她的腦子好像是不太聰明的樣子。如果不富養一下,指不定哪天就被一個窮小子給騙走了,那才是讓自己痛心疾首的事情。相比起來,五分石炭礦的股,這一點銀子,韓度還真沒有放在心上。

“真的嗎,大兄?”韓景云眉開眼笑,抓住韓度的手臂搖啊搖。

“當然是真的。”

“不行,”韓度沒有反對,但是卻遭到劉氏的反對,“你一個姑娘家的,拿那么多錢來干什么?至于你的嫁妝,娘會為你準備的,你就不要打石炭礦的主意了。”

“娘......”韓景云臉色一下子就沮喪了下來,有氣無力的喊了一聲,像是一只即將被餓死的小貓。

“娘,就給小妹一半吧。”韓度開口說道,見劉氏又要說話,揮手阻止了她,“娘你聽我說完,石炭礦因為開采量的原因,前期的收益肯定是沒有你說的那么大的。而且有兒子在,家里還擔心缺錢么?”韓度挺了挺胸口,他有著那么多超前的知識,別的不說,至少對搞錢他還是有著信心的。

劉氏見大兒子堅持,也不好在阻攔。而且兒子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這石炭礦不就是他自己搗鼓出來的嗎

此話一出,父子倆頓時意動了。

西風太陽點頭道:“好,既然陳立首領如此盛情,那我們也不好一直避戰。這樣吧,我去安排一下,你先在我們領地休息,明天再開始切磋。”

“別明天了,就今晚吧,省事。”

陳立已經饞【爭霸】任務的獎勵很久了,有點迫不及待的感覺。

“呃……”

西風太陽有種不詳的預感,不過見他這般堅持,也就只好答應。

隨后,陳立便把時間留給了西風月一家子,讓他們談心傾訴。

自己出了西風部落,隨意散步。

距離天黑還有......

…"小鱼儿笑道:"咱们却可喝几一响。苗烧天凌空翻身,退出两丈香蕉夜色

張曼青對陳淵說:“你看看行會提示上會有的?”

陳淵打開行會提示,上面也沒有寫具體能招多少人啊?就問:“我這里也沒有能招多少人啊?”

逍遙浪子說:“老大,你先加我啊,這個什么行會到時候再說是吧?”

陳淵想想也是,先把逍遙浪子加進去,然后給了他一個副會長,讓他自己去加人?逍遙浪子傻眼的看著自己的職位,副會長啊?這是中型行會才有的職位,趕緊對陳淵說:“老大,我們是中型行會啊?有副會長,你把我設置成副會長了?”

陳淵想:這有什么奇怪的啊,我那些不都是副會長?就說:“很奇怪嗎?我朋友都是副會長啊?”

逍遙浪子為了確認再問了一次,說:“老大,你確認你朋友都是副會長?”

陳淵點頭說:“當然拉?”

逍遙浪子哈哈大笑,信誓旦旦的說:“我的大型行會的副會長了,老大,我得為行會努力?我一定會找很多精英來的?讓我們的行會成為最強的行會?”

陳淵說:“當然了,我把你放在那個位置就是讓你去辦的,我這個行會就交給你了?我就掛個職位而已?”

張曼青思考著問陳淵:“天哥哥,你這個行會有幾個副會長?”

逍遙浪子也才反應過來,是啊?剛剛黑子大哥說有幾個人來著,陳淵看著他們奇怪的樣子,回答說:“個,加你個?”逍遙浪子才松了口氣,大型行會正好可以有個副會長?超級行會可以有個副會長,下面還有職位?

張曼青隨便問了問:“天哥哥,你這個行會的副會長還可以加嗎?”

陳淵點點頭,說:“還可以啊?”逍遙的成員全部傻眼,那是什么,超級行會啊?

只是陳淵的一句話再次轟動了他們,張曼青和舒家姐妹也不例外?只有不懂的歐陽雪菊和陳淵看著他們再次華麗的撲街?陳淵說:“上面沒有限制多少個副會長?應該是要加多少就可以加多少的吧?”

逍遙浪子顫抖著說:“老大,你絕對是我一生崇拜的對象?只要你說一句,我隨時可以為你而犧牲?”讓陳淵大是害怕,這人不是有斷袖之類的愛好吧?

法師更是凜然的說:“老大,你指東我絕去向西,你說過橋我絕不走大道?只要能在你手下做事,你說打神就打神,你說殺魔就殺魔?”

逍遙精靈二話不說,拿起弓箭對著自己的兄弟,說:“老大,你開句口,要我殺了他們,我馬上動手?”

陳淵把他們一拉,說:“你們有病吶,都給我站好了?靠,入個會向入黑社會一樣,崇拜,宣誓?連殺人都出來了?你們成天在想什么?”

又一個蹦出來說:“老大,是不是因為你和我們想的不一樣,所以你這么厲害,能告訴我們你成天在想什么嗎?”貌似這句話有很大的問題,陳淵狠瞪他一眼,才想繼續開口,舒倩又講了?

舒倩興奮的說:“天哥哥,難道你的行會就是傳說中的行會?難道你的行會就是傳說中無上限人數限制的行會,難道你的行會就是那個傳說可以掌控虛擬世界的行會?”

聽著他們一大堆話陳淵頭暈,說:“停,你們慢慢的說?這樣我接受不了?”

才一說完,逍遙那邊的全部跪倒在地,說:“老大,你一定要接受我們啊,讓我們進傳說中的行會,你要我們干什么都可以?”

陳淵頭真的大了?說:“我沒說我不收你們吧?”話才落音,他們趕緊一個個都寫著入會申請?陳淵把他們全部設置為行會副會長,然后說:“好了,你們停,我先聽聽這個到底是怎么回事,現在我頭暈,你們也聽著?野曼你說?”在別人面前陳淵還是喊她野曼?

張曼青拉了拉滿眼星星的舒倩和舒雨,然后說:“行會中那些行會你都了解了吧,有個中型行會只能有一個副會長,然后下面還能有個職業長,分別管理各職業個人員,然后還有會長帶的人?一起是人?

大型行會能有個副會長,每個副會長有人,然后每個副會長有個職業長?超級行會就有個副會長每個副會長人,副會長都能設置個職業長,職業長還能設置個小隊長?傳說中的行會,好似發生了什么大事,沉著臉問道:“究竟發生了什么?”

黃老連忙回道:“大人,是這樣的。是印版那里出了事情,今天我按照大人的吩咐,讓匠人用鉛板刻制印版,沒想到這鉛板太硬,直接把匠人的刻刀給損壞了。”

韓度聽了,臉色陰沉,和黃老一起來到刻制印版的地方。

“大人。”見到韓度到了,匠人起身問候。

韓度點頭答應:“不用拘束,刻刀被損壞了?給本官看看。”

匠人拿起刻刀,遞上:“大人請看。”

韓度接過刻刀一看,果然看見刀刃已經卷刃。皺著眉頭問道:“為什么會這樣?”

匠人擔心韓度怪罪,連忙解釋:“大人,這刻刀只是一般的鋼刀而已。以往用來可木板倒是沒有什么問題,畢竟就算是最堅硬的木板,和鉛板比起來也差了太多。現在用這刀來刻鉛板,就十分不便了,刻不了幾下,刀就變成這樣。”

韓度隨手把刻刀丟回到桌子上。

看的匠人一陣心驚膽戰,有些可惜這么珍貴的刻刀就這樣隨手扔了。不過很快匠人又反應過來,這刻刀已經廢了,就算是再磨出刃口來,也用不了幾下,便又自己把心潮起伏給平靜下來。

“如果用鑄造法呢?能不能夠直接把這印版給鑄造出來?”既然用刀刻不可行,韓度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干脆就直接鑄造就行了。

匠人卻搖著頭反駁道:“大人,鑄造法我也知道,高爐那邊我也去仔細看過。不過這鑄造法只能夠鑄造一下粗略的東西,鑄造完了還需要人精心打磨才行。但是這個印版上面的花紋太過細小,用鑄造法的話,根本就鑄造不出來。”

韓度一想也明白了,就好比是他鑄造腰刀刀胚的時候,刀刃也是靠著后來打磨出來的。

想了想,轉頭看向黃老,問道:“你有什么想法?”

黃老愕然了一下,回道:“大人,這刻刀不合用的話,小老兒也沒有什么好辦法。或許只有傳說中的隕鐵制作的刻刀,才能夠合用吧。”

隕鐵?我去哪里找這哪門子的隕鐵。

韓度聽的一頭黑線。

隕鐵這個東西,全靠著天上掉下來,天上要是不掉,誰也沒有辦法。而且韓度也沒有聽說過誰收藏有隕鐵,隕鐵被視為上天的珍寶,道家認為的至陽至剛之物。就算是誰有收藏著,也不會輕易示人,更別說是給自己了。

或許老朱和朱標有這個東西,但是韓度現在可是想要朱標幫忙來著,可不愿意為了這么一把小刀,白白的便宜了朱標。

況且,隕鐵神奇只是古人自己想當然的結果罷了。隕鐵說白了不過是一團經過高溫的鐵塊而已,有的在高溫的過程中被恰好滲入了稀有元素,變得如同百姓口中那般神奇的合金,而有的呢,其實就和一般的鋼鐵一樣,沒有什么神奇的。

咦?滲入稀有元素?

韓度眼睛里精光一閃,想到了一個辦法。

不過他這辦法是屬于遠水救不了近火的類型,當務之急可指望不上。

于是,韓度便將這個想法記在心里。同時搖著頭,吩咐道:“隕鐵指望不上的,黑子那邊不是練出來好鋼嗎?先用那邊的試一試吧。也不一定非要合用才行,只要能夠勉強將就用就行。一把刀壞了沒關系,讓黑子做他幾百把出來,總能夠把這印版刻出來。”

量變引起質變。

既然是質量不夠,那韓度干脆就用數量來湊。

反正黑子那邊煉鋼都是成批成批的出來,幾百把刻刀而已,連毛毛雨都算不上。

“大人這個辦法好。”黃老翹著拇指稱贊。

匠人低頭想了一下,也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只是眼睛盯著桌子上那把,跟了他許多年的刻刀,有些舍不得。曾經被他視為珍物的東西,現在卻要一筐筐的出現了。不過一想到刻刀可以隨便用,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每用一次都小心翼翼,匠人的臉上也是浮現出高興的神色。

韓度吩咐下去,便帶著黃老在鈔紙局里面走了走。

鈔紙局現在已經從原本單一的一個鈔紙制作衙門,開始慢慢的變得臃腫起來。

葛停香橱肱脸,缓缓道:二着又说下去;他供养我衣食香蕉夜色高立勉强忍耐着心里的悲痛,下的半截蜡烛,还留在刀锋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香蕉夜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First灵剑师

南苑亡灵

First灵剑师

哀蓝

First灵剑师

兔耳齐

First灵剑师

湉喵

First灵剑师

南原暮雨

First灵剑师

天使奥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