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jufd-409》。

花错。花本没有错,很快就会问出眉目来jufd-409

白雪背對著風雪,平靜的望著三人,“來自星空的學生,戰技不錯”。

“你究竟是誰?不可能是土著,土著絕不可能碾壓我們三人,我們可都是各大學院的精英啊”那人難以置信道。

白雪雙眸明亮,比鉆石還晶瑩,“麻煩把東北標注為藍色,我不希望這里被打擾”。

那名學生痛苦閉上雙眼,任命般啟動個人終端,沒一會,網絡上,東北這片地域變為了藍色。

陸隱帶著格蘭妮當天晚上便出發,在金陵以北百公里外休息了一段時間,隨后繼續朝著北方而去。

此刻,他們來到了山東薇縣。

“咦,東北變為藍色了”格蘭妮驚訝道。

陸隱詫異,白雪被擊敗了嗎?

沒容陸隱多想,前方天地間出現一株巨大無比的樹木,看起來像柳樹,伸展超過千米的樹枝,無數條樹枝遮蓋一方天空,席卷整個薇縣,甚至將周邊公路山村都覆蓋。

陸隱和格蘭妮立刻停下,下意識探測戰力。

“四千兩百九十”兩人驚呼,這是融境戰力,眼前那顆變異巨樹是融境生物。

“繞開它”陸隱當機立斷要避開。

突然地,下方河流中伸出幾條樹枝抽向陸隱和格蘭妮,陸隱一把推開格蘭妮,自己也避開,樹枝抽向高空,撕裂了空氣,發出巨大聲響。

格蘭妮后怕,剛剛要不是陸隱把她推開,她就要承受融境生物的攻擊了。

“繞開,避過去”陸隱大喝。

說話間,四面八方出現無數條樹枝抽打而來,明明兩人距離變異巨樹還有相當一段距離,但依然在其攻擊范圍。

此刻想要繞開巨樹很難,如果以巨樹攻擊他們的范圍作為半徑,他們想要繞過去最起碼十秒鐘,這還是保守估計,巨樹不可能讓他們順利通過,尤其是格蘭妮,以她的速度想要繞過去很難。

陸隱在半空騰挪,眼看格蘭妮支撐不住,一掌擊出,裂空掌將樹枝打偏,身體急速沖到格蘭妮身側,一把抱住,直接沖向變異巨樹。

“你瘋了”格蘭妮大驚,眼看著前方巨樹越來越近,無數枝條如巨蟒騰空,隱約可見大地上白骨累累,極其恐怖。

陸隱沉聲道“你看后面”。

格蘭妮回頭望去,臉色煞白,他們的后路被封住了,無邊綠色枝條組成墻壁封堵,讓他們退無可退。

“完了,融境生物,我們死定了”格蘭妮悲哀道。

陸隱目光冷冽掃視著四周,一條又一條枝干抽過來,陸隱靈巧躲避,偶爾可以借助枝干的力量前進一大段距離,此刻他距離那顆變異巨樹本體只有不足三千米,離得越近越能感受到這株巨樹的龐大與恐怖,能量令虛空扭曲,遮天蔽日。

陸隱慶幸面對的不是智慧生物,這株變異巨樹雖然強悍,但攻擊完全憑本能,這才讓他帶著格蘭妮還能安全生存,不過時間一長肯定堅持不住。

格蘭妮從凝空戒內取出十多顆火焰晶體砸落,火焰從大地燃燒。

陸隱無語,“你還想把它燒了?”。

格蘭妮苦澀,“試試吧,說不定它怕火呢”。

這話沒問題,植物怕火天經地義,但看著眼前這株遮蔽天空的巨樹,想把它點燃至少火山噴發才有希望,金陵城外那些火焰晶體礦藏都不夠的。

陸隱沒工夫跟格蘭妮廢話,他目光一凝,那是?人?

變異巨樹下,一道黑點左右騰挪,然后越來越大,跟陸隱他們一樣是人。

那個人比他們還接近巨樹,此刻不停后退,躲避著樹干的攻擊。

“好強”格蘭妮驚訝,她自認撐不住樹干的攻擊,如果不是陸隱她已經死了,但遠處那個人顯然游刃有余,很輕松的樣子。

當陸隱看清那個人的一刻,目光冰冷,是那個銀發男子。

月光下,全力天星掌被一把漂亮的蝴 蝶刀化解事情要请教魏大人。”李承乾虽然没有把话说透,但是也再变相的告诉你,我有事找魏征,我不能走。

魏夫人无奈,说道:“这样吧,太子就留在府上吃饭吧?”

“不用麻烦了,孤得魏大人回来了,问完事就要离开?”李承乾说道,表现的很着急。

“这么着急?”魏夫人有些吃惊。

一旁的魏树玉开口问道:“太子,这么着急,可否告知是什么事情?”

“树玉,不得无礼。”魏夫人沉声呵斥。

太子摆手道:“魏夫人,无妨。树玉如果能替孤解决这件事,孤还要感谢他呢。”

魏夫人颔首道:“既然如此,还请太子殿下告知,看看妾身母子能不能帮助太子殿下。”

李承乾点了一下头,道:“事情是这样的,今日孤的聚义牙行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手持金牌打了聚义牙行的一个牙人。”

“等等,太子说的金牌,莫非是陛下的那块御赐金牌?”魏夫人问道。

李承乾点点头:“正是。”

“天哪,拿着陛下的御赐金牌去太子殿下的聚义牙行打人,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难道那个人跟太子有仇?”魏树玉感觉不可思议?

李承乾摇头道:“没有仇恨,他也不是故意要打那个牙人,孤了解,好像是牙人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导致他对牙人动手。

你们也知道,聚义牙行是孤的产业,所以孤派了护卫保护聚义牙行。”

“妾身明白了,聚义牙行的护卫一定是去抓捣乱牙行之人,也就是在这时,对方亮明身份,把陛下御赐金牌给拿了出来。”魏夫人说道。

李承乾颔首道:“正是,本来孤看在金牌的面子上,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可是对方的竟然将御赐金牌扔给了孤。

他告诉孤,这快金牌父皇只给他一次使用的机会,所以他现在不能拥有金牌,于是给了孤。

孔夫子告诉孤,不该拿这金牌,说金牌是烫手山芋,让孤来找魏大人。”

魏夫人颔首道:“这金牌确实是烫手山芋,太子殿下根本不可以接那金牌。”

“魏夫人也这么说?这是为什么?”李承乾问道。

魏树玉也开口问道:“娘,我也想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不能拿金牌?”

魏夫人叹口气,道:“太子殿下,如果是其他人拿到了这金牌,可能会没事,但是你不行。

太子殿下拿到金牌后,是不是要上交给陛下?”

“那是当然,孤可不敢私自扣押这御赐金牌。”李承乾说道。

魏夫人道:“这不就行了,太子殿下将金牌交给陛下时,陛下一定会问太子,这金牌哪来的。

那时,太子殿下打算如何述说这件事?”

“当然是实话实说。难道还要欺骗父皇不成,也骗不了父皇。”李承乾无奈的说道。

“这不就是了,说出实情,陛下一定会质问太子殿下,为何如此纵容属下,甚至威逼太子殿下将牙行给关了。

其实臣妾猜测,这是那金牌持有人故意而为之,只有这样,才可以惩罚到太子。

这人用心真的很险恶,明着他不敢得罪太子殿下,所以暗着来,将金牌给太子殿下,再让陛下惩罚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这只是妾身粗浅的见解,如果太子殿下愿意的话,可否将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一遍,可以让妾身彻底的分析。”

“好,麻烦魏夫人了。”李承乾彻底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魏夫人听完后,颔首道:“没错了,他就是用心险恶,一开始觉得价钱高,打了人之后,就愿意给钱,而且还是非常痛快,管事不想收都不行。

这告诉大家,他没错。他既然没错,那么错就错在牙人身上,牙人有错,身为主子的太子殿下就有错了。”

“可恶,他这是摆了孤一道,魏夫人,现在孤该如何做?”李承乾问道。

魏夫人陷入了沉默,这件事不好解决,金牌不能随便扔。

牛肉汤没有回头,也没有闪避,瞪眼道:不管怎么样,狗总是狗

本帝何懼,其音何其傲然,此話落下,蕩漾四方,使得那巨大骨骼身心都是猛然一顫!

“豎子,當真可笑,竟敢稱帝!”巨大骨骼目光陰沉,盯著秦炎,一抹殺意赫然爆發。

“你,將其斬殺,讓其知曉我魔族的強橫!”秦炎出現的那一刻,這巨大骨骼便已然感受到了黑袍少年內心的思緒,因此,這巨大骨骼開口,為得便是歷練其后輩,讓其堅定無敵之心!

“遵帝命!”

但見黑袍少年虔誠一禮,而后便是向著秦炎轟殺而去。

“秦炎……今日便將往日恩怨一并清算吧!”黑袍少年話落,已至秦炎身前,丹塔內,黑袍少年不僅得到了無上傳承,更是使得自己實力大增,如此,出手之下,自認為可將秦炎直接斬滅!

然而,但見秦炎手掌抬起,其上一道力量驟然凝聚,這力量看上去極是柔和,但當接觸到黑袍少年的那一刻,這等力量突然變得狂暴萬分。

一力出,摧枯拉朽,竟是將黑袍少年轟出敗米之外,這等力量下,黑袍少年不僅黑袍掉落,其嘴角更是溢出幽黑色鮮血,而那猙獰的面容更是在秦炎眼前展現。

“竟是你……”盯著眼前之人,秦炎眼眸深處古井無波,似乎對于眼前之人入魔,絲毫不感到意外。

“秦炎,我沒想到你竟是變得這般強橫,不過,今日你必須死!”只見這黑袍少年身軀周身幽黑色氣息繚繞,整個第六層都變得晦暗起來。

“你……還不配!”秦炎話落,左手雷霆,右手火焰,頃刻間,第六層便被雷霆繚繞,更有火焰蒸騰著。

“啊!”

黑袍少年止不住的哀吼,但雷火之力何其強橫,更何況這等力量更是魔族克星,因此,雷火一出,黑袍少年近乎崩散。

“豎子,在我面前,安敢如此!”那巨大骨骼話落,一道力量旋即襲來,將這雷火之力旋即崩滅。

“今日,我便親自將你斬滅吧!”那巨大骨骼話落,其丈余蛟尾擺殺而來。

這等力量簡直摧枯拉朽,整個第六層都在顫動,“怎么樣?在恐懼之下滅亡吧!”

那蛟尾擺殺而來,即將接觸秦炎的那一刻,整個丹塔都在急劇的顫動著。

“螢火之光,也敢在本帝面前放肆!”秦炎話落,那一縷殘魂光芒閃爍,猶如耀陽,將整個丹塔都是照亮,此等光輝下,所有的幽綠色氣息盡皆崩滅。

“這……怎么可能?”巨大骨骼顫抖著,竟是不由自主的匍匐而下。

真正的帝魂,縱使只有一絲,亦可驚天動地,“炎帝,怎么可能,你不是……”那巨大骨骼再度開口,想將此事道出,然而,殘魂之內,一道力量落下,將這巨大骨骼直接斬滅。

“咳咳!”

此等一擊下,秦炎輕咳一口,臉色越發的蒼白,猶如白紙,縱使秦炎也未想到,這巨大骨骼竟是會達到封神境,因此出手,所消耗已然不是秦炎能夠承受!

只是先前那等力量,不僅鎮殺了巨大骨骼,更是將那少年震懾,不然,依照秦炎此時的狀態,怕是再難抵擋!

“秦炎,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滅殺你,只是就怕你等不到那一天,丹塔外,可是還有很多人等著你,對了,你中靈城的符秋和周目,怕是也難支撐了吧!”這少年話落,旋即向著丹塔他處逃遁而去!

“中靈城丹殿……”秦炎目光微轉,而后盤膝而坐,畢竟此刻的帝魂危若累卵,溫養了半刻,但見秦炎起身,目光如炬,向著丹塔外凝視而去。

而此時,第七層,丹塵已然傳承完畢,其魂力更是得到了質得飛躍。

“先前好恐怖!”丹塵緩緩睜開雙眼,心有余悸的喃喃道,雖然那等力量并未針對自己,卻是使得自己都要不由得匍匐,不過在最后時刻,那一道力量內一道光輝落下,方才使得自己安定了心神。

“那力量……”此刻,丹塵目光如炬,再度回憶道,“似乎有些數息,不知為何!”

“那是帝魂之力,只是太虛弱了,怕是連其千分之一的威能都未曾展現!”而此時,丹塵魂海內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但見一道身影在其魂海浮現而出,這身影一閃而逝,模樣竟是與自己生得幾分相似!

“帝魂之力?”當聽到這幾個字時,丹塵整個人都是呆滯了,單單這個帝字,便讓丹塵不由得敬重萬分,今日能見到帝魂之力,更是三生有幸,同時,只見丹塵眉頭緊鎖,“究竟是誰催動了帝魂?”丹塵雙眼微瞇,向著第六層而去。

“他們似乎要出來了!”

丹塔之外,不少修煉者盯著閃爍著光澤的丹塔凝神道,此時的丹塔,那縫隙逐漸變化,似是有門庭化出!

“秦炎……”只河的话,皇上即便是看着他已经训斥过韩度的份上,也不会对韩度处罚的太重。

可惜的是,韩度没有意会到汤和的好意,不过韩度说的也是真的,没有半点掺假。

汤和见韩度无动于衷,就要再提醒一番,却被皇上挥手把他的话给憋了回去。

“你继续说。”老朱朝韩度说道。

韩度解释道:“信国公没有发现,那是因为时间太短,察觉不到而已。像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改变,没有几百年的时间,人们是察觉不到这其中的变化的。”

想了想,韩度举了一个例子,“就拿河南承宣布政使来说吧,在千年之前,那可是富饶的中原大地,富得流油的地方。但是现在呢?呵呵,恐怕它在大明内连前十都进不去吧。”

韩度的话音落下,几人都陷入了沉思。他们都是熟读史书的人,中原大地的富饶,几人都看过史书的记载。但是现在的确是变得普普通通,难道真是韩度说的土地会变得贫瘠的原因?

中原大地的转变,韩度不是第一个提出来的。以往的人们解释这种现象,多用天命转移、龙气移动来解释。

老朱想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一点,如果是前人认为的天命转移、龙气移动,倒也罢了,因为不管这天命怎么转移、龙气如何移动,那都是在这大明土地上。了不起就是一些富饶一点,一些贫瘠一点而已,从大明整体上来看,肉还是烂在锅里的。

但是如果是韩度说的所以土地都会变得越来越贫瘠的话,那可就遭了。那就意味着,这京城周边几个承宣布政使现在富饶的土地,在千百年以后就会变得和曾经的中原大地一样?如此一来,那大明岂不是......

别看老朱以往张口闭口说什么,“从来没有长盛不衰的王朝,什么大明要是能够赶上汉朝,延续四百年他就知足了”。

其实在开国皇帝眼里,那一个不希望自己一手建立的王朝能够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

“你有什么办法?”老朱语气平静,但是他的内气却掀起惊涛骇浪。不过即便他是皇帝,面对这自然天道,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把球踢给韩度罢了。

谁让他把这层窗户纸捅破的呢?既然韩度有本事捅破,那在老朱看来,韩度就应该有本事再把它糊起来。

土地逐渐贫瘠化,这问题该如何解决,韩度自然是有办法的。无非不过是增施各种微生物肥料,或者施加各种有利于植物生长吸收的元素。

但在这个时代,没有相关的工业产业,韩度也是无计可施。

不过老朱的目的也不是非要让韩度解决土地贫瘠化的问题,他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想要韩度解决百姓‘吃食’的问题。

对于这一点,韩度自然是有想法的。

“皇上,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土地里的产出不够吃,自然会有百姓入山林,猎取活物食用,也有百姓入水捕鱼。多吃一口肉,就能够少吃三五口粮食。既然靠山靠水都是一条路,那为什么靠海不会是一条路?大海无边无垠,论面积可比土地要宽阔的多。而且海里各种鱼类海产众多,大部分都是可以吃的。就微臣所知,琼州以南有涨海,传闻里面鱼类之多,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号称,一半是水,一半是鱼。”

汤和闻言嗤笑一声,“小子,你没有去过海上吧。”

韩度沉默,他还真的没有去过海上。上辈子也只是到海边游玩过而已,但是在海边游玩和乘船到海上去,完全不是一回事。

汤和竖起一根手指,“其一,海上风浪巨大,而且天气变幻莫测,一个不好就是船毁人亡。海龙王吃人,那可不是随便说说的,那是真的要吃人的。其二,海上有倭寇。你不会认为,倭寇会眼睁睁的看着百姓捕鱼而什么都不做吧?其三,你说的涨海老夫也知道,但是它实在是太远了,鞭长莫及啊。”

老朱在一旁默默不语,让人猜不透他的态度。只是见他看着韩度,饶有趣味。

韩度低头沉思了一下,抬头说道:“海上有倭寇侵扰,这自然是一个麻烦。但臣不认为,倭寇就能够阻拦我大明的脚步。华夏衣冠,几千年来一直都是为了生存抗争。正因为如此,咱们才从当初的中原一偶之地,有了如今大明的万里江山。大海是大明解决天下百姓缺粮的关键,区区倭寇没有实力能够成为咱们的阻碍。”

汤和听了,和老朱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含着笑意。

回过头,汤和又正色问道:“那风浪呢?这可是天灾,又当如何?”

这个更简单。

韩度胸有成竹,说道:“一叶孤舟入海,那自然是免不了船毁人亡的下场。但是舟船越大,便越能抗击风浪。南宋之时,就有千帆竞于海上的场面,难道咱们大明现在还造不出比南宋更大的舟船吗?”

汤和听了,摇着头,说道:“大船,大明自然是有的。先不说这样的大船能不能卖给百姓,难道你认为一户普通的百姓,能够买的起这样的大船吗?没有船,拿什么去打渔?”

庄宗始攻破夹城。嗣昭完缉里的叁个匣子,劈面向这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jufd-409》。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七剑封魔录

说英雄

七剑封魔录

王风

七剑封魔录

大虾就鸡蛋

七剑封魔录

雾里看灯

七剑封魔录

没有影子

七剑封魔录

涛声壹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