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成为伯爵家的废物小说》。

秋风梧道好,你杀了他,我就不杀你中丁干什么话都没有说,他成为伯爵家的废物小说军居处饮食随水草如突厥而射猎驰骋示以闲暇别选善射者伏为奇兵。虏

就在趙亮他們面前的小巷子里,有三個人正橫臥在地上,一動不動。

借著微弱的月光,車英最先看清楚那三人的樣貌,忍不住驚呼道:“他們是我的人!”

說罷,她快步上前,仔細查看他們的情況。趙亮此時也不敢怠慢,趕緊湊到近前,問道:“怎么樣?死了嗎?”

“還好,只是昏過去而已。”車英伸出手,分別探了探那三個人的鼻息,稍微松了口氣。

熄燈道長也把了其中一人的脈搏,點頭道:“看來是被人擊昏的,并沒有大礙。”

“能把他們先弄醒嗎?”趙亮問道。

“小道試試看。”熄燈道長催發功力,一掌貼在那人的背心上,另一只手則連拍對方胸前的幾處要穴,只用了兩三個彈指的功夫,那個人便緩緩的醒轉過來。

車英見狀大喜,喊道:“劉成,劉成,你沒事兒吧?”

劉成半歪在熄燈道長的懷里,眼神兀自有些迷離,聽到車英喊他,才逐漸清醒過來,掙扎著坐起身:“哦,盟主,是您來啦?我……我沒事。”

熄燈道長扶他坐正,轉身又去治療另外兩人,趙亮則開口問道:“劉成兄弟,剛才發生了什么?你們是被誰襲擊的?”

“我,我不認識那個人,”劉成痛苦的揉著脖子,回答:“我們之前奉王桐大哥的命令,去把守一個離此處不遠的荒廢小院。沒想到,才走進小院的后巷,就看到有人翻墻而出。那個人動作極快,幾乎是腳不沾地的亡命奔逃。由于事發突然,示警已經來不及了,我們三個只好在后面緊緊追趕。”

他略微停頓了一下,忍了忍頸后的痛楚,繼續道:“那人跑到這里忽然停步,接著轉頭向我們撲來,眨眼功夫,三個人就都被他給撂倒了。”

車英看了看旁邊地上的兵器,詫異道:“眨眼功夫?你們連刀都沒顧上拔出來?”

劉成痛苦的點點頭:“他的武功實在太高了,屬下……屬下辦事不利,還請盟主責罰。”

車英無奈的看了看趙亮等人,嘆道:“諸位,劉成兄弟的功夫底子我很清楚,他在加入藍田盟之前,就是西北一帶有名的刀客,絕對算是江湖上的好手。而另外兩個人的實力也都跟他相差不多。對方能在一瞬間同時制住他們三個,功力確實非常驚人。”

趙亮心道:靠,反穿局的X級特工,鬧著玩吶?連電擊芯片都懶得用,三下五除二,直接徒手就給辦了。這要是讓我給碰上,估計比劉成他們更慘!

鄭盧雅問道:“那個人是否一上來就出招?他沒說過什么話嗎?”

劉成仔細想了想,答道:“哦,對了,他先是問了一句,然后才動手的。”

“問了什么?”

“額……他的話有點怪,讓我想想啊。他好像是問,你們是先秦處的?還是突擊隊的?”

趙亮和鄭盧雅聽完劉成的話,頓時兩眼放光。我靠,能問出這個問題的人,不是失蹤特工流星又能是誰呢?

他倆忍不住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目光中看出了一種興奮而又緊張的神色。鄭盧雅沖趙亮歪歪頭,示意他到旁邊僻靜的地方單獨聊。

趙亮收到信號,先是微微頷首,然后吩咐車英和蒙奇幫著熄燈道長照顧劉成三人,他則跟鄭盧雅一起走到十幾步開外的巷口處。

“接下來該怎么辦?”鄭盧雅低聲問道。

趙亮略作思索:“此處已經是井口鎮的邊緣,流星很有可能鉆到外面的樹林子里了。那里情況復雜,憑借熄燈道長的小羅盤,估計也很難找到他準確的位置,而且我們在明處,他躲在暗處,這樣找過去非常危險。不過,現在天色已晚,如果沒有火把照明,幾乎什么都看不清,他又不熟悉這里的地形,估計想跑也跑不了太遠。況且鎮子外圍還有羽林鐵衛在巡邏警戒,流星應該是溜不掉的。依我看,咱們可以等到天明時分,組織東渡營的兵馬和一些可靠的武林人士,給他來個地毯式搜索,保準能抓到。”

鄭盧雅略微有些猶豫:“你真的打算動用這些力量嗎?之前局長可是明確交代過,最好不要讓外人參與。”

“我的姑奶奶,你又不是沒看到。”趙亮嘆了口氣:“劉成那樣的江湖高手,連一個照面都沒挺過,就被他給放翻了。單憑咱倆,不是白送人頭嗎?”

“我就是怕發生意外。不管兩邊誰出現傷亡,到最后都是咱倆的鍋。”

“唉,你說的也對,”趙亮想起歷史干擾評估委員會的那幫祖宗,不禁也有些頭大只有這么十來分鐘的時間,轉眼間竟然就過去了,他只剩下了最后不到50秒的時間了。

想在這50秒內把那兩個死也不愿意靠近他00米范圍內的敵人弄進來,他實在是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他現在的軀干和頭部依然被施工,鎖鏈錨固在這個時間和空間點上。

10分鐘只要給他10分鐘,他一定能把這兩個家伙徹底干掉,但可惜他沒有。

為達陽給他注射的生命藥劑和機甲中儲存的能量,都已經再也無法再堅持下去了。

岳達陽當著他的面盡量延長設置了機甲爆炸的時間,即便是這樣,現在也只剩下不到五十多秒了,他怎么能讓這兩個致人靠得更近一些呢?

此時心智大開的月明樓,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示敵以弱。

有時候強大可以聚敵人于國門之外,有時候懦弱卻能吸引敵人的進攻。

奇正相間,這才是真正運用戰術的訣竅。

月明樓的意論很快在機甲的戰術操作界面上找到了那個盡可能節約能量的程式,并且他毫不猶豫的把這個程式啟動了。

頓時,外面原本靈話機動的幾個戰甲單位便顯得綿軟無力,攻擊也已經頻頻失準頭,而且反應也遲鈍了起來,甚至有些微微地顫抖。

熟悉機甲的人都知道,只有當支持機甲的能量入不敷出的時候,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有人管這種狀態叫做“斷能抖”,這個稱號兒確實也很形象。

由于能量缺乏造成的不連續輸出,導致了機甲裝置的功能產生紊亂,機甲的動作便極為失常,時斷時續

經過幾次試探,黑沙組織的兩名高手終于認定赤色機甲似乎是能源快耗盡了。

畢竟這兩個人也星海戰師級的高手,雖然膽子小了點兒,謹慎了一些,但還不是弱智。

兩個人終于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是啊,這也難怪,他們兩個中途還獲得了一次加注能量的過程,而岳達陽顯然沒有這樣的后勤補給,因為他的回歸者艦隊全軍覆沒了。

整整一天的搏斗,再好的機甲能量也是不夠用的,而機甲的能量補充往往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僅僅靠機甲自身,有時候甚至長達十幾天乃至一個月都不可能充能達到滿值。

這兩個人依然很小心,他們并沒有輕舉妄動,只不過當他們兩個并沒有費多大勁就把月明樓的那只赤色機甲的一只手臂斬得粉碎的時候,他們眼中才露出了興奮的光彩。

正所謂“趁大病要他命”,這兩個剛才被打的七葷八素的家伙,覺得自己終于得到了反擊的機會,于是他們就突進了300米的范圍。

當時間還剩下30秒的時候,這兩個人離月明樓的機甲軀干部位只有230米。

正坐著飛船逃離的藍芒大人看到這一幕,也有些莫名的興奮,他驚訝地看到這赤色戰甲竟然是可以戰勝的。

但他卻沒有一點返航的意思,因為久經沙場的藍芒知道“開弓沒有回頭箭”,在任何的戰斗中出爾反爾,反復更改作戰意圖,那都是致命的錯誤。

戰場上無數失敗的先例都證明了這一點,所謂善戰者斷。

那就是高明的統帥要善于決斷,絕不能拖泥帶水,反反復復。

此時那個藍星星球上無論有什么東西讓他垂涎,他也不會回去。

畢竟以他現在的這種特殊狀態,他回去能做什么呢?

萬一有了什么危險,他將連后悔的機會都沒有。

更何況久經戰陣的藍芒大人總覺得地球那個地方有點危險,他一向小心謹慎相信自己的預感,正因如此他才能活到今天。

當時間還剩下20秒的時候,空中能和這兩個人搏斗的只剩下了兩件機甲肢體。

當時間只剩下10秒鐘的時候,空中能夠做出艱難防守的,只剩下了月明樓的一條機甲右臂,于是這兩名黑沙組織的高手便放心地把距離拉近了百米之內。

因為他們發現月明樓至赤色戰甲上的遠程攻擊手段好像也已經用盡了。

當還剩下5秒鐘的時候,月明樓的那只手臂也被這兩個敵人用粒子機槍轟成了兩截兒。

章頂天笑了,盡管重傷,但還是笑了。

白雪期盼的望著陸隱,她從沒有一刻像現在這般無助。

青宇呼出口氣,“你,一直在隱藏實力?”。

陸隱動了動肩膀,“不算吧,人一旦被逼上絕路,可是會爆發潛能的”。

青宇大笑,“螻蟻一般的東西,爆發又如何,我先送你上路”,說著一指點向陸隱,這一指,擊潰了章頂天,炎剛,莫諾等人,橫掃所有學生,同樣擊潰了陸隱之前的天星掌,面對這一指,陸隱目光凜然,抬手,四顆星辰運轉,一掌拍出。

“找死”青宇大喝,在宇宙中,白夜一族代表了可怕,代表了同級無敵,白夜一族的戰技所向披靡。

砰砰砰砰,連續四聲爆發,前三聲青宇不在意,當第四聲爆發炸響的一刻,恐怖壓力降臨,無法抵擋的沖擊力頃刻間掰彎了他的手指,同時一掌轟在他右胸,將他狠狠震飛了出去。

氣浪噴涌,碾碎大地,互撞的力道宛如龍卷風橫掃高空。

所有人一瞬間失聰,眼前一片灰茫茫,煙塵漫天。

當狂風吹過,煙塵消散后,眾人震驚,青宇被擊潰了。

陸隱喘著粗氣,右掌疼痛,一絲血液破開皮膚流淌,對面,青宇臉色蒼白,咬牙瞪著陸隱,他的右指粉碎,整個人憤怒的顫抖,“你那是什么戰技?”。

陸隱呼出口氣,“殺你的戰技”,說著施展游身步沖向青宇,抬起手掌再次一掌拍出,他要殺了青宇,其他人不了解,青宇作為恐怖大族的人,更能體會天星掌的恐怖,這個人未來或許會給他帶來麻煩。

青宇怒吼,“螻蟻,讓你體會到白夜一族的強大”。

巨大的震動粉碎大地,陸隱倒退回去,在地上留下十多道腳印,抬頭瞪向前方,青宇沖出煙塵,“你以為我就會一式戰技嗎?白夜一族別的不多,戰技無窮”,說著,左手一爪抓向陸隱,陸隱強忍著吐血的沖動,左手同樣抬爪,七式天獸爪。

大地再次震蕩。

恐怖氣浪席卷地面,碎石濺射,洞穿山壁。

所有人看著在煙塵中對轟的兩人,真的被震動了,探境,可以達到這種程度?

地球外,西肯馬爾多等人也被震驚,“這個人怎么這么厲害?那是天獸爪,應該達到七式了吧,那不是宇堂戰技嗎?他真的學會了宇堂戰技”。

“真正厲害的是擋住青宇一指的掌力,青宇最厲害的戰技就是那一指,卻敗了”。

“這個人不簡單,一定要調查”。

米拉目光發亮的看著陸隱,別人看陸隱的戰技,她看到的卻是陸隱已經痊愈的手掌,明明之前被一指洞穿,現在卻好了,這點很神奇。

一聲聲震動仿佛在眾人心間炸響,讓眾多學生駭然失色。

轟的一聲,兩道人影同時后退。

青宇喘著粗氣瞪著陸隱。

陸隱雙手顫抖,他在時間靜止空間不止治療了傷勢,還讓自己體能恢復了不少,等于休息了五天再跟青宇打,即便如此還是很難擊敗他,連四顆星辰的天星掌都無法重創他,這個人真的很恐怖,不愧是可以漫步星空的強者,即便融境強者也未必能以身體承受自己全力一掌。

“少主,讓我替您教訓他”劉少歌突然沖向陸隱,光芒在掌中閃耀。

章頂天怒喝。

陸隱瞥了一眼,左手抬起,“天獸爪”,一爪,虛空獸吼,碾碎光芒,直接擊中劉少歌,將劉少歌轟飛了出去,砸在地上。

青宇冷喝,“廢物,我的戰斗是你可以插手的嗎?”。

劉少歌咳血,虛弱道“對不起,少主”。

陸隱詫異,剛剛那一擊他是打算宰了劉少歌的,居然沒死,而且還能說話,實力比想象中還要強。

“沒想

葉風流這時也發現了飛翔的荷蘭人號,不由得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因為之前他炸沉了幾艘敵艦,按照貢獻獲得了將近五千輪回點的獎勵,所以他很想知道如果能弄沉一艘傳奇戰艦,那么能夠獲得多少好處。

不過就在他拿出便攜式魚-雷磨刀霍霍的時候,卻發現黑珍珠號已經離飛翔的荷蘭人號越來越遠了。

他詫異的回頭觀望,這才發現杰克和巴博薩正默契的督促著水手加速逃離。

“喂,你們這是做什么?”葉風流不滿的對著正操舵......

成为伯爵家的废物小说

忽然间,一个女孩子,吃吃地各兼水陆军务。”俱报可。其但对方一双灰白的眼睛,却在冷胜算。”人曰:“若既娴于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成为伯爵家的废物小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媄珺花香

墨池涌泉

媄珺花香

天地知我心二

媄珺花香

峰子道

媄珺花香

月光幽然

媄珺花香

一叶刀圣

媄珺花香

清澜皓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