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xax69》。

但他们找遍了所有的地你,你最好也不要逼我xax69

“唐宇哥哥,你以后還是不要給我送飯了。你爸爸肯定是因為你給我做好吃的才出手打你的吧。如果是這樣,我寧愿中午餓肚子,也不要你單獨給我做飯了。”白小瑩看著唐宇,有些委屈地說道。

“小瑩,你別這樣想。你是我妹妹,我們是一家人,哥給你做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再說了,哥樂意給我家小瑩做好吃的,你就別擔心啦!”唐宇親昵地摸著白小瑩的小腦袋,笑著說道。

“嗯。唐宇哥哥,在這個世界上就只有你是真心對我好的,等小瑩長大了,一定好好報答唐宇哥哥。”白小瑩看著唐宇的笑臉,拍著胸脯說道。

“小瑩,哥不圖那些。哥只要能夠看著我家小瑩健健康康、開開心心地長大就行了。”唐宇看著白小瑩的大眼睛,說道。

“嗯嗯,唐宇哥哥最好了。”白小瑩發自內心地笑了起來,笑容很甜,很甜。

唐宇等白小瑩吃過了午飯,又從包里掏出了兩百武靈幣,塞給白小瑩當零花錢。

“唐宇哥哥,我不能要你的錢。咱家都窮成這樣了,我只要一百武靈幣當生活費就行了。”白小瑩還了唐宇一百武靈幣,說道。

“小瑩,這錢你拿著,哥還有錢。再說了,一個女孩子家家,出門在外沒有一點零花錢怎么行?拿著,你不收就是不給你唐宇哥哥面子。”唐宇拒絕收回那一百武靈幣,重新把武靈幣塞進白小瑩的小手里,雙手捂著白小瑩的手,說道。

“嗯......那......我就先攢起來,如果唐宇哥哥什么時候想要回去,小瑩一定給你!”白小瑩咬了咬嘴唇,還是答應了。

“怎么用是你的事情了,你就先回學校吧。哥明天中午再給你送飯來,你想吃什么,告訴哥。”唐宇笑了笑,問道。

“唐宇哥哥,你做什么我都會吃得干干凈凈的。”白小瑩說道。

“那好,哥明天給你做紅燒牛肉成不?保準你這小饞貓吃了還想吃!”唐宇刮了刮白小瑩的鼻梁骨,彎著眼睛說道。緊接著轉身準備離開。

“哥!”白小瑩拉住了唐宇的衣袖,說道。

“嗯?還有什么事嗎?”唐宇轉過頭,問道。

“唐宇哥哥,謝謝你......”白小瑩紅著臉說道,“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經餓死在街頭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學習努力修煉,以后保護唐宇哥哥!”

“傻丫頭,說什么呢你?我走了啊,你在學院里要照顧好自己,要是有誰欺負你,就告訴哥,哥替你出頭!明白了嗎?”唐宇嘴角咧開了一絲發自內心的微笑,摸了摸小瑩的腦袋,笑著說道。這丫頭,還真是可愛!

......

“唐宇,你的臉咋了?腫得跟個榴蓮一樣!”楊軒看著唐宇腫脹的臉頰,不禁笑出了聲。

“滾,你臉才腫的跟個榴蓮似的!有你這樣的比喻嗎?沒心沒肺的家伙!”唐宇沒好氣地說道。

“要是我啊。早就帶著小瑩跑咯!我要是攤上這樣的一個爹,不得哭暈在廁所!”楊軒隨手拿起了一本書,搖了搖頭說道。

“那是你,不是我。”唐宇笑了笑,聳了聳肩,說道。

“你看,我的小月也來了!”楊軒看向藏書閣的大廳,眼睛都射出來了光來!直勾勾地盯著那邊看。

“小月?誰啊?”唐宇疑惑道。咱們有認識叫小月的人嗎?

“就是公孫月啊!咱們班上的那個大胸長發妹子啊!她可是我的菜!你可別跟我搶啊。哦,我忘了你已經是有妻之夫了。拜拜,我就先過去了。”楊軒也沒和唐宇多說什么,屁顛屁顛地朝公孫月那邊跑了過去。

“說我見色忘友,你不也是這樣嗎?呵,還說我。”唐宇瞥了一眼楊軒的背影,隨手拿起一本書,不屑道。

就在這時,一個老者的聲音憑空響了起來:“這么多年過去了,老夫終于遇到一個滿意的人!先天靈力值九十九,一個百年不遇的人才啊!小子,你過來。”

“誰在說話?”唐宇皺了皺眉頭,合上了書,疑惑道。難道是自己幻聽了?

“別人聽不見我說話,只

格蘭特的優柔寡斷注定是要讓自己還有別人為此付出代價。作為一個神職人員他是合格的,但是作為一個領導者,他是不及格的,特別是在這個時候,教廷內憂外患一起來爆發,帝國更是被一個腐朽而昏庸的皇帝把持著,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沒有雷霆手段很本是不可能鎮壓下這些不安因素的。

教廷倒是不用擔心,那里有著很多的高手在保護,但是皇宮可就不一定了,這里面有兩只瘋狗正在亂咬人,逮到誰咬誰。

佐伯的實力并不是很強......

王大小姐道:百里长青不但押了八个筹码,他只想快点

鄭遇回到一派繁忙的云翚山莊時,已是半夜時分。他休整了一夜,來日便又投入到了各種建設當中。無論未來會怎樣,建設好這座親友的避難所,才是真正的當務之急。

就在這一天,根據哈勃望遠鏡傳回來的訊息,三艘星外飛船即將到達火星近地軌道,距離地球已經不足一個天文單位。而世界各大國的核武庫,也已枕戈待旦,一些秘密研制的新奇武器,也被迫投入到了實戰準備當中。世界各國政府,為了應對這場末日危機,早已忙得焦頭爛額。可整個人類社會卻已變得混亂不堪,幾乎處于失控的邊緣。

鄭遇離開合肥時,路過一家超市門口,就看到幾撥人為了搶奪物資而大打出手,場面混亂之極,連警察都管不住。他甚至還聽說,有些超市和商鋪,已被人哄搶一空,即便是報了警,也根本追不回被搶的商品,哪些做老板的連哭都哭不出來。

這就是所謂的情勢比人強,沒有誰可以置身事外,即便是馬柱國等人,若非靠著強大的武力,才搶回了屬于山莊的物資,說不定也會陷入無休無止的爭奪當中。

忙完手頭的活,鄭遇回到別墅剛沏了杯茶,丁玲的父母便找上門來:“小遇啊!前兩天看你忙,所以一直沒來跟你道聲謝。今天和你方姨過來,首先是要說聲謝謝。若非是丁玲有你這么個男朋友,我夫婦二人這會可能就要在超市里,和別人搶物資了。”

“叔叔阿姨,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你們不用道謝。我和丁玲相處了整整四年,雖說現在已經分手了,但情誼畢竟還在。這點小事,無足掛齒。”鄭遇請二老坐下后,又多沏了兩杯茶。

丁父聞言有些尷尬,不知下面的話該如何繼續,丁母連忙接過話頭說:“小遇啊!阿姨知道你有你的難處,否則是不會和玲玲分手的。可叔叔阿姨今天厚著臉皮前來,其實是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阿姨不用跟我這么生分,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就是。”鄭遇一邊品茶一邊說道。

“啊!是這樣的。”丁母瞥了丁父一眼,繼續說道:“玲玲有一個表哥,現在紐約華爾街工作,是個金融奇才。我那老姐姐死得早,就留下這么個兒子,一直靠自己打拼,才有了現在的成就。可現在全世界都亂套了,美國政府根本就不管在美華人的利益,他想回來連機票都買不到,所以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路子,能讓這孩子回國。”

鄭遇想了想說:“阿姨說的是周啟明吧!我聽丁玲說起過他,是個聰明能干的人,考上哈佛工商學院后,就一直留在美國工作。不是說已經拿到綠卡了嗎?美國政府也不保護這樣的精英人才?”

丁父搖頭說:“就連土生土長的美國人,美國政府都照顧不過來,誰還管咋們這些華人的死活。再說了,現如今最吃香的,都是搞科研的那些尖子生,像他這種搞金融的,反而沒什么優待權了。”

“不是說我國駐外的使領館,都在組織撤僑嗎?他完全可以去使領館申請啊!”鄭遇疑惑道。

丁母愁眉不展說:“去過了,可申請的人太多,國家又要照顧那些有著特殊身份的人,又要優先撤離搞科研和學術的人,還不知幾時才能輪到這孩子。”

“看來這年頭,有錢也不好使啊!”鄭遇頷首說:“那我想想辦法吧!二老也不用著急。”

丁父丁母連忙起身說:“小遇,那叔叔阿姨就先跟你道聲謝了。”

鄭遇送走丁玲父母后,誰知才過得一刻鐘,老舅又跟著找上門來說:“小遇,幫幫你表妹吧!她現在波士頓度日如年,想回來又買不著機票,去使領館排隊報名,還不知要等到幾時才能輪到她。”

看著老舅一臉焦慮的神情,鄭遇也不知該如何安慰。要說到這位表妹,小時候和自己也算是親近,經常玩鬧在一起。長大后因為常年在國外讀書,聯系便少了,加上又是個女孩子,所以漸漸有些疏離,估摸著也有兩年沒見過面了。

“放心吧老舅,朵朵是我妹妹,我不會放任不管的。”鄭遇懇切地說道:“我會知會美國那邊一聲,另外也會讓政府里的人幫忙,盡快接她回國的。”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唐旭堯喟然一嘆說:“早幾天叫這丫頭回來,死擰著不肯回來,現在想回來卻又回不來,你叫我說什么好?唉!真是讓人操碎了心。”

鄭遇笑了笑說:“女孩子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也正常。再說幾天前,世界上也沒幾個人會相信那些流言,如今事到臨頭,卻又弄得人心大亂。說來說去,還是怪這些外星人來得太快,太突然了。”

“那你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了。”唐旭堯搖了搖頭,原本挺拔的身姿,忽然顯得有些佝僂和疲憊。

都說天下父母心,只為兒女碎。兒女不成父母,永遠也體會不到父母心。鄭遇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還有那個曾經溫暖舒空中隱隱的一些法則絲線。

李瀟明白,這就是書中說的法則之眼,有了法則之眼,感悟法則起來一定會事半功倍。畢竟人的壽命有限,如果每次感悟一條法則,就需要百年時間,那感悟法則的強者提升的壽命,全用來修煉都嫌不夠,那和修煉機器又有什么不同?

而有了法則之眼,那么一切就不一樣了,他可以直接看到構成世界的法則之力。然后一點點的分析法則的特性,那感悟起來,速度起碼得十倍百倍的提升。

不過這點對于李瀟其實沒什么卵用,他本身也不靠感悟掌控法則,而是靠作弊。

比如他現在掌控的火系法則,他的感悟全是法則之力反饋而來,自己是一點努力也沒有做過。

適應了一下法則之眼的神奇,李瀟再次感受了一番自己的實力,他發現自己有著完整的火系法則的融入,他的精神力強度就比之前強了十倍不止。也就是說原本他用1份精神力發出的元素法術攻擊力是10。

可是現在他同樣用1份精神力發出元素法術,攻擊力就是100。

如果他提取火系法則之力,用于進攻,那他的攻擊威力還會成倍提升。具體提升多少,就要看他發出多少法則之力了。

但是這樣操作下來,雖然攻擊力強大,但是消耗的法則之力卻不會返還給他。法則之力消耗之后,只能靠法則奇物,或者是慢慢吸收世界之中的同系法則碎片,才能慢慢恢復。

所以平常之時,掌控法則的強者也不會直接用法則之力作為攻擊手段。

實力提升之后,李瀟也長出了一口氣。

進入這個夢境之后,雖然他一直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他的壓力真的非常之大。畢竟那可是掌控法則強者。

至今他還記得在突破化虛境之時,進入的那個操控蠱蟲的大巫師夢境,然后被化成一個蟲王。看似在蟲子世界之中所向無敵,可是在面對大巫師第三層夢境之時,連反抗之力都沒有,差點被直接操控靈魂。

所以哪怕在這個夢境世界之中,他一直順風順水,甚至已經把塔里玩的團團轉,可是他心中的壓力卻絲毫不見減少。畢竟這個世界還有一個上層空間,到時候會面對什么,他心中一點譜也沒有。

正在李瀟感慨之時,突然他通過精神連接發現李羽等人傳來的求救信號。他臉色微微一變,順著信號傳來的方向,快速閃身飛去。

雖然不知道少主為什么突然飛出軍營,但是這些守衛沒有一個敢于攔住多問一句的。畢竟少主喜怒無常的性格,可是出了名的。

李羽等人在離軍營不到1公里的地方等待著李瀟的到來。不是他們不想回軍營,實在是他們現在連維持形體都非常費力。

如果回到軍營,被人看出破綻,反而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不如讓李瀟出來接他們一下妥當。

李瀟在見到李羽等人之時,著實嚇了一跳,本來他看到法則之力積累的那么順利,以為李羽等人也沒遇到什么危險。

可是看這情況,何止是遇到危險,簡直是離死不遠了好嗎。

李瀟二話不說,先給五人補充了一波精神力和法則之力。好在李瀟現在的能量等級非常高,給五人補充滿能量,也只是讓他少了五分之一的精神力罷了,用不了兩天就能恢復。

等到五人身形穩定下來,李瀟連忙問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會搞成這個樣子?”

五人苦笑一聲,李幽代替眾人開口道,“主人,我們遇到了一個掌控法則之力的高手,如果屬下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年輕版萬自在。只一招就將我們五人打成這樣。實力實在不能小看。”

李瀟聞聽此言,自信一笑道,“如果是剛剛之前,我還對掌控法則的強者畏懼三分,可是現在,他們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聽聞李瀟的話,五人齊齊驚喜道,“主人,你突破到掌控法則境了?”

李瀟微笑著點點頭道,“沒錯,我已經突破了。接下來計劃可以執行第二步了。”

五人聞言精神都是一振,然后一起躬身行禮道,“謹遵主人之命。”

李瀟擺手道,“走吧,咱們先回軍營,你們也該回科恩身邊去了,畢竟接下來他的戲份還不少呢。”

說罷,六人化作流光,快速的向著軍營飛了過去。

再次回到營房之時,只剩李瀟自己,李羽五人又回到了科恩那里。

看了看表,現在離天亮還有兩個小時。短短的半夜時間,李瀟的法則之力就從原本的80%,直接突破到了掌控法則之境。

可以說李羽等五人實在是功不可沒。現在他的火系法則之力已經蓄滿,接下來再吸收到法則之力,是不是該提升下他們五個的實力了?

不然在第三層夢境世界之中,他們豈不是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了。

四下欢声骤起,掌声如雷,楚留看错我,我的确不会杀你,但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xax69》。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二次元里的剑客

婔姿珏然

二次元里的剑客

清浅边缘

二次元里的剑客

梦先知1

二次元里的剑客

焦糖冬瓜

二次元里的剑客

乐执与

二次元里的剑客

逍遥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