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灯草和尚 电影》。

这一系列的胆怯,有我们自己的我,当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如灯草和尚 电影

……

当路正行和小萝莉同姚云告别的时候,姚云这个小丫头倔强的扭过头不去看他们两个,她只是紧紧的握着爷爷云浩平的手。

然后他们就这样分别了,姚云始终没有回头,路正行觉得心中似乎有些空荡荡的。

毕竟这个小女孩在的时候虽然有时候让人头大,但却也有很多捧腹大笑的快乐。

按照此前制定的计划,路正行和小萝莉将要回到明越3000那辆车上搜集地球上的一些证据,然后把这些展示给星际联盟的公众看。

当然路正行也要去七仙谷,去看一看那位谷主到底留给了自己一些什么东西。

可是在此之前路正行还要做一些准备工作,因为明晶需要从姚破军这二得到一些物资。

在满足路正行的需求之后,姚破军已经派人想办法去搭救岳达阳等人了。

安排完了这一切,姚破军就已经开始安排基地疏散的事情,当然这次疏散不再是因为绿蔓罗刹了,而是另外一个威胁,那个威胁就在在基地指挥室下方40公里的地下深处。

破军山下的这处军团指挥部指挥室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他并没有因为地球联盟的撤销而撤销。

因为这支军队原本就不是因为地球联盟而存在的,为地球联盟的消失解散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基本上从来也不太受地球联盟的管辖。

所以在地球联盟宣布解散的当天,这支军队便改名为蓝星军团。

蓝星军团的司令姚破军是个真正的军人,他的祖祖辈辈几乎也都是军人。

当地球上再没有了国家之间的对立,那军人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保卫这片星球的和平抵抗来自外星的侵略。

此时的指挥部里非常的繁忙,就连小萝莉里达菲尔也被眼前的气氛感染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土著的星球,会有这么一些人众志成城的在这里为了一件事而奔忙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路正行政在忙碌,他正在按照明品的要求从姚破军的军需库里调用着一些物资。

姚破军很忙很忙,他在破军山已经呆了足足有40年,他早己终于大概掌握了这期仙谷中群山运转的奥秘之一。

北斗7星第7颗星,因为姚光又叫破军,而他就叫姚破军,这冥冥中果然自有天意。

此刻地球被暗水文明封锁这是莫大的耻辱,这是军人的耻辱,这是热血男儿所不能接受的,他们宁可死,也不能忍受这种被闷杀的命运。

15年前姚破军就已经发现了姚光的奥秘,姚光可以引动星辰,引动这一片土地和大山的运转。

他已经积累了足够的数据,他已经找到了如Q光的所在,那便是在这破军山的深处。有一个鼎炉中,光满了星尘儿,在那星辰之中一直散发着某种特殊的光芒。

这种光芒照射着周围的6根巨柱,这巨木主似乎支撑起了天地,支撑起了大山,支撑起了人世间的一切。

星尘到了目的地,天也漸漸亮了。

所有人都下了車,他們走進一片樹林,過了樹林就看見遠處平地上有幾輛機械設備,還有一堆零散的人工挖掘工具,再往前是連綿不絕的山脈,近處的山已經被挖出了一個洞口,在洞口搭支了木頭框架子。

張青林一邊跟著隊伍往前走,一邊掃視著周圍的環境,老七用胳膊擁了一下張青林,“別亂看…”然后他瞟了一眼前面的硬漢,快步向前走著。

這片區域沒有任何明顯的地理標識,所有人走到機械設備旁,低頭拿了工具,朝著山洞走去。

“老張,我們不會真的去挖礦吧,這叫什么事啊,找個機會,溜吧!”程澈把大壯放在旁邊,走到張青林跟前憤憤的說道。

“干什么呢,不許交頭接耳,快拿東西干活,那個傻子,別在那晃腦袋了,趕緊著進去干活。”皮膚黝黑的硬漢沖著張青林他們大喊著。

張青林注意到硬漢腰間別著一根鞭子,推擁著程澈到那一堆工具前小聲道:“今天別指望著離開了,你看,嗯……”

洞邊周圍有端著電棒巡視的人,這些人明顯是監督他們的,只要他們敢跑,就得嘗嘗被電擊的滋味,張青林拿起工具回身走到大壯那,拉著他向洞口走去。

進了洞口,撲鼻而來的一股石灰味,張青林他們跟著那幾個人一路走到了一個岔口。

一邊是已經挖出來的通道,一邊是挖著半截的。

硬漢指著挖著半截的通道喝道:“你們兩個在這,傻子過來,跟我走。”說著,揪起大壯的衣服向通道里走。

張青林拿著工具快步走到跟前:“等等,讓傻子和他在這,我跟你過去。”

“安排你在哪,你就在哪干,別他媽跟我廢話,趕緊干活。”硬漢皺著眉,不高興的說道。

張青林指了指大壯的腦袋,“你看他這個樣子,肯定會耽誤工作進程的,我知道這邊只是清理這些石頭,他們兩個一起干,挺適合的。”

硬漢瞪了一眼張青林,眼珠轉了一圈,他松開抓著大壯的手,說道:“好,那你跟我進去,你倆聽好了,上午必須把這些石頭清理干凈,不然沒得飯吃。”

“老張,你小心點,放心,我會看好大壯的。”程澈雖然有些不情愿和張青林分開,但是也由不得他。

張青林跟著硬漢走到通道最前面,又拐了一個彎,然后看到前面有幾個人已經在用手里的工具挖掘了,硬漢指著前面一個空缺的地方。

“你負責那。”說完,轉身就走了。

張青林看著這個只有兩米高的洞里,除了每個人頭頂上的礦燈,周圍黑漆漆的,每個人都在拼命的揮動著手里的工具鏟,挖著自己身前的那一塊地方。

他用頭頂上的礦燈照著前面,也動起手來,他鏟了一下那層層碎石頭渣子。

正奮力挖著,突然有人敲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停止手中的工作,猛然扭頭,其他人都在工作,沒人注意到他的舉動。

他望了望兩邊和身后,回過頭繼續鏟著,過了一會兒,又有東西敲了他一下。

張青林這才覺察不對勁,他握緊手里的工具,心不由得揪了起來。

韦奇呆望了半晌,突地仰天笑道派,但是门户高洁,弟子也很少

等楊琪欣被孫靈按住,回憶起剛才發生了什么時,她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這不以個人意志轉移,該羞恥還是羞恥。而且黑輻射帶來的影響還沒有褪去,她渾身上下都泛起了有些病態的粉紅。

“呵,不用再按著我了,我沒事了。”楊琪欣咂了咂嘴,等孫靈松開自己,趕緊從包里拿出水給自己灌下:“這算是我的初吻吧……”

孫靈想了想:“但應該不算我的。”

人工呼吸能算嗎?

非常勉強地壓住自己的渴望后,楊琪欣開始審視身體——剛剛我是放電了嗎?

她的身材似乎比原先更好,而視力,體力等等基礎素質也全都得到有效提升。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進化者吧?

而且是可以使用閃電的異能者。

“你知道嗎?”楊琪欣決定靠交談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我以前一直不太喜歡你,覺得你這個人太正經,太死板。不適合成為朋友。”

“但現在,我覺得你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讓人安心的。”

孫靈:“……你是在,和我拉關系?”

她印象里,楊琪欣每次和人談心都是在算計對方。這也是孫靈很少和這家伙產生交集的原因之一。

“你就當作是吧。”楊琪欣撇嘴:“那些黑石怎么辦?我們得想辦法收起來吧?”

“等李樂拿著盒子來。”孫靈揉了揉眉心,面色同樣有些發紅。她同樣被黑輻射照到,最多是持續時間比楊琪欣小一點,意志力也更堅定一些。

與此同時,屠紅山的某個巖洞里,李樂和林茵他們正在吃晚飯。

午飯都還沒吃成,原本的兩只野雞也不知道掉哪去了。李樂抓來只兔子生火燒烤,又摘了點野果,配著壓縮餅干一起啃。

他對食物很有追求。能吃好就盡量吃好,實在不行才追求單純吃飽。

“李樂,你吃。”林茵拿著根兔腿喂李樂,秀了對面的潘門歸一臉。

隨后看不下去的小潘同學躲到洞口望風去了。

三月中旬的山中晚風依舊寒冷。洞中更是格外冰涼。唯有篝火和人本身能給予溫暖。

雖說有精神力和流金甲,但林茵還是執著地往李樂身上蹭去。反正潘門歸也滾蛋了,旁邊沒其他人打擾,和李樂干啥別人都不會看見。

當然她只是單純取暖。現在林茵沒太多心情想那些,甚至有點沒胃口。

抱著妹子的李樂聳肩,把林茵咬過的兔腿啃干凈。

共同進食無論在自然界還是人類社會中,通常都意味著雙方是配偶或母子之類的親近關系。

嗯,少部分特別親密的朋友也會吧。

兔子的毛皮和血液在角落里靜靜呆著,巖石之上,紅色漸漸泛濫。

越野車在蟲群的追殺下快速行駛。

車上的救世四號小隊隊長戴新芒和僅存的隊員石浩然連吃飯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只能想辦法盡量遠離蟲鎮。

“第二個蟲卵不會離得太遠。”戴新芒冷靜分析:“如果它真的大規模轉移我們肯定會發現。所以蟲卵距離蟲鎮不會超過五公里。”

“地下通道肯定有聯通向鎮外。”石p>李樂口袋里的精神結晶越來越多。總量相當于五百點精神力。也就是五十塊普通的精神結晶。

而他自身的精神力已經超過七百點。

再加上流金的貼身甲和長刀,以及蟹腦血,他這次真的是賺了個缽滿盆盈。

末世乃強者天堂,弱者地獄。

穿過大門后,看著四面八方涌來的中高階食腦者,李樂聳肩,朝林茵伸手。

林茵:“?”

“靠!”李樂翻白眼,自己動手從林茵的包里摸出汽油燃燒彈,點火丟出。

毫無默契可言。

“這有用?”徐小星皺眉:“太多了吧,那種章魚腦袋起碼有十幾只,你打得過?”

“別太高看這些怪物……具體的內容想知道我要收費。”李樂拿出兩把左輪開始射擊:“而且這里遠不止十幾只。”

只不過剩下的怪物都在觀望。

當擁有智慧后,不同的食腦者自然也有了不同的性格。有點魯莽,有的謹慎,不知道這種性格是否和感染前的人類有關……

子彈精準地落在敵人的要害上。

槍槍爆頭,血花飛濺。無論是隱身的還是被一群小弟簇擁著上來的,只要沒有用精神力防護自身,全部屬于一槍就能干掉的存在。

林茵熟練地一個個鎖住在火焰中掙扎的食腦者,讓李樂的攻擊效率更上一層樓。

徐小星看著這一幕,摸出幾塊精神結晶:“怎么收費?”

殺掉四五只高階食腦者后,剩下的怪物們就此退去。李樂一邊給槍換彈一邊朝路邊的車輛走去:“一塊精神結晶……一個問題。”

這人手上估計沒有太多結晶,還不至于讓自己煩。

幾顆精神結晶對李樂來說并不重要,反正自己身上的儲備很多。撿完這些尸體能有近百塊。提出這個門檻就是不想讓徐小星問太多。而且這次一塊結晶一個問題,相比上次漲價幅度相當大。

“那好。”徐小星留了大概五六塊結晶,打算離開之后找人研究,現在拿一塊出來沒問題:“第一個問題,這個所謂游戲的出現原因。”

這是個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解釋的復合問題。要是李樂認真講肯定會說上很久,這將透露很多信息,而且最后也只能講出幾個沒有證實的猜測。

于是他只用一句話便結束了問題:“我不知道,你換一個。”

“好吧。”徐小星皺眉,再次問道:“我想知道如何變成你這么強。必須是我能做到的攻略,而且得具體一點。”

“多殺食腦者獲得精神結晶。強化精神力,鍛煉各種技巧。包括精神力技巧和戰斗技巧。”李樂撇嘴:“而且,多半追不上我。”

徐小星忽然想到什么:“外面也有喪尸嗎?”

李樂拿出一根新的棒棒糖放進嘴里:“這個問題算我送你——很快就會有了。”

提前體驗并適應末日,你們是幸運的。

當然,如果因為這個而提前死了,那就是真正的倒霉蛋。

終點二字越來越近,似乎隨時都能抵達。

ps求收藏啊求收藏。雖然字數太少求了也沒啥用,但反正不求白不求

之言为嚣②,耳不听五声之和为聋’。间者。袁紫霞身上哪直仕么珍贵之物?她整个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灯草和尚 电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贱贱的皮卡超人

白色的木

贱贱的皮卡超人

独寒

贱贱的皮卡超人

三三娘

贱贱的皮卡超人

枫叶晨光

贱贱的皮卡超人

一叶刀圣

贱贱的皮卡超人

小虾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