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可以看各种直播平台的软件》。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这两个红“他说是自远道赶来的,但小人可以看各种直播平台的软件

“方兄,今日一會,你我志氣相投,本人甚為高興。如你這般人現在已經很少了。本人希望你能高中科舉,屆時可和岳飛他們那樣,為國盡忠效力。有你我這樣的人努力,大宋尚有可為。”趙公子放下酒盅后拍了拍方子安的手臂道。

方子安笑道:“趙兄直率慷慨,子安也是和趙兄一見如故。在下一定努力便是。”

趙公子點頭道:“好,天色已晚,我看今日興盡于此。改日有機會,咱們再來相聚。惜卿,方兄,我得告辭了。”

方子安愣了愣,這趙公子怎么說走就走了,一桶葡萄酒還只喝了一半,天還沒黑呢。正欲說話挽留,卻見秦惜卿起身行禮道:“好,惜卿這便命船夫靠岸。”

秦惜卿是主人,她這么說,方子安也沒話好說了。于是秦惜卿命船夫靠上望山橋左近的石階碼頭,三人出了船艙,那趙公子拱手道別躍上堤岸,柳蔭之中有人出來迎候,一輛馬車也在岸上等候著,趙公子上了馬車,沿著蘇堤大道疾馳而走,片刻間消失在暮色中的柳蔭深處。

馬車不見了,方子安回過頭來道:“秦姑娘,在下也應該告辭了。”

秦惜卿笑道:“怎么?酒未喝完便要走么?那可不成。趙公子可以走,你卻要留下來喝完了酒。”

方子安苦笑道:“你又不喝酒,我一個人喝,豈不是喝悶酒么?”

“我陪你喝。”雙寰少女菱兒脆聲道。

秦惜卿笑道:“你瞧,陪你喝酒的人有了。你可莫要不識抬舉,菱兒可沒陪過人喝酒,多少人想和她喝酒她都不肯呢。而且,我也難得有一天清閑,你走了,惜卿一個人也沒有興致了。回到萬春園紅船之上,又是一番吵鬧鴰噪。”

方子安想了想道:“主人盛情,我怎敢不識抬舉。那便喝光了酒便是。”

于是三人重新進船艙,烏篷船離開河岸繼續游蕩。那菱兒酒量不錯,也不多言,陪著方子安一杯接一杯喝,那簡直不是喝酒,而是拼酒了。

一桶葡萄酒快要見底的時候,方子安終于忍不住向在一旁叮叮咚咚撥弄琵琶弦的秦惜卿道:“秦姑娘,那趙公子……是什么人?我感覺有些怪怪的。”

秦惜卿定神看著方子安笑道:“哪里怪了?”

方子安道:“說不出來,總之就是覺得怪怪的。看他樣子,應該是貴胄公子。但其言談舉止卻又不似一般的貴介公子。他不像個做官的,但身上卻有些頤指氣使之氣。總之,有些奇怪。”

秦惜卿笑道:“短短一會,你便看出這么多來了么?莫猜了,以后你會知道他是誰的。”

方子安道:“怎么?你不打算告訴我他是誰么?”

秦惜卿道:“時機未到,時機到時自然告訴你。”

方子安點點頭不再多言,一口抽干杯中殘酒,拱手道:“秦姑娘,我得走了。多謝款待。直接送我上蘇堤吧,我自己走著回去。”

秦惜卿眼神中有些失望:“這便要走了么?還早呢。”

方子安道:“不早了,打擾姑娘這么久,又喝了這么好的美酒,認識了那位投緣的趙公子,我很是開心。興盡當歸,我已經很叨擾姑娘了。”

方子安說罷拱了拱手,已經開始躬身往艙外去,秦惜卿卻在他身后叫了一聲。

“方公子,其實今日請公子來,不僅僅是引薦你和趙公子見面,而是另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知于你。”

方子安扭頭愕然道:“我都要走了,你才要說么?真有你的。”

秦惜卿輕聲道:“那是因為惜卿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告訴你這件事。正當你溫書備考的關鍵之時,告訴了你,怕你分心耽誤前程。不告訴你,又覺得不應該。”

方子安苦笑道:“那你到底是告訴我還是不告訴我呢?秦姑娘應該不是這種糾結矛盾之人吧。”

秦惜卿咬咬牙,點頭道:“罷了,就算我今日不說,遲早你也會知道。到那時或許反倒要怪我。方公子可知道二十多天前在望仙橋當朝宰相秦檜遇刺的事么?”

方子安點頭道:“當然知道此事,我雖埋首苦讀,不想知道外邊發生的事,可是連續數日官兵搜捕刺客,卻光顧了我的小院數次,自然是知曉的。”

秦惜卿微微點頭道:“我猜公子也知道,這件事現在牽扯甚大,當日秦相公雖然安然無恙,其中一名刺客也當場死了,但是秦檜認為,此事必有幕后指使之人,所以不但對逃走刺客展開全城搜捕,還對此事展開追查。而且,還真的被他查到了些證據,牽連抓捕了六七名官員。甚至就連殿前司指揮使楊存中都不得不上奏皇上為自己辯白,差點卷入此事之中。”

方子安有些吃驚,秦檜遇刺,這事兒當然不小,秦檜也必不肯干休。從城中連續數日都在搜查刺客的行為便可揣度出秦檜的震怒。但沒想到事情居然鬧得這么大,都開始在官員中調查幕后指使者了,這也鬧得太過了。方子安心里一合計,認為這或許只是秦檜的借題發揮,乘機剪除異己的手段罷了。

“那些大人物要做什么,跟我有什么關系呢?秦姑娘說跟我有關系,我卻不懂了,莫非認為我是刺客么?”方子安笑道。

秦惜卿怔怔的看著方子安,一字一句的道:“方子安,沒跟你開玩笑,跟你當然有關系。你的老師周鈞正被抓了,他被查出是刺殺的幕后主謀之一,今日上午已經被大理寺收監了。擇日便要受審了。”

方子安大驚失色,嗔目叫道:“什么?”

……

五月末發生的那次刺殺秦檜的事件,雖然在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為臨安百姓們所淡忘,但是,這件事卻在大宋朝堂之上掀起了軒然大波。秦檜三日未參與朝事,躺在家中靜養,寫給趙構的奏折說她雖無大礙,但驚杨摽字显进,正平高凉人也。摽少豪侠有志气。魏孝昌中,尔朱荣杀害朝士,大司马王元徽逃难投摽,摽藏而免之。孝庄帝立,徽乃出,复为司州牧。由是摽以义烈闻。擢拜伏波将军、给事中。元颢入洛,孝庄欲往晋阳就尔朱荣,诏摽率其宗人收船马渚,摽未至,帝已北度太行,摽遂匿所收船,不以资敌。及尔朱荣奉帝南讨,至马渚,摽乃具船以济王师。时东魏迁邺,太祖欲知其所为,乃遣摽同行诣邺以观察之。使还,称旨,授通直散骑常侍、车骑将军。稽胡恃险不宾,屡行抄窃,以摽兼黄门侍郎,往慰抚之。摽颇有权略,能得边情,诱化首渠,多来款附,乃有随摽入朝者。时弘农为东魏守,摽从太祖攻拔之。摽父猛先为邵郡白水令,摽与其豪右相知,请微行诣邵郡,举兵以应朝廷。太祖许之,摽遂行,与土豪王覆怜等阴谋举事,密相应会者三千人,内外俱发,遂拔邵郡。众议推摽行郡事,摽以因覆怜成事,遂表覆怜为邵郡守。太祖以摽有谋略,堪委边任,乃表行建州事。时建州远距邵郡三百余里,且深处敌境,然摽威恩夙著,所经之处,多并赢粮附之。比至建州,众已一万。东魏遣太保侯景攻陷正平,敌众渐盛。摽以孤军无援,且腹背受敌,谋欲拔还。恐义徒背叛,遂伪为太祖书,遣人若从外送来者,云已遣军四道赴援。因令人漏泄,使所在知之。摽分遣讫,遂于夜中拔还邵郡。朝廷嘉其权以全军,即授建州刺史。时东魏以正平为东雍州,遣薛荣祖镇之。摽将谋取之,乃先遣奇兵,急攻汾桥。荣祖果尽出城中战士,于汾桥拒守。其夜,摽半步骑二千,从他道济,遂袭克之。保定四年,迁少师。其年,周军围洛阳,诏摽率义兵万余人出轵关助之。然摽自镇东境二十余年,数与齐人战,每常克获,以此遂有轻敌之心。时洛阳未下,而摽深入敌境,又不设备,齐人奄至,大破摽军。摽以众败,遂降于齐。摽之立勋也,有慷慨壮烈之志,及军败,遂就虏以求苟免。时论以此鄙之。

侯灌婴舍人,吴楚反时,颍阴侯为将军,请手里拈着针线的少女,放下了手中的针线,

柳先生闻言,下意识回头,却见身后风平浪静的江面上空空如也,当即明白自己是被鼠一耍了,只能无奈地又回过头来笑着说道:“有意思吗?”

鼠一站直身体,掩面大笑:“能耍一次向来以智者著称的柳先生,当然有意思。”

因为笑得太过剧烈,牵动了伤势,他又咳出大口的血液。血液从指缝中低落,部分落于他的衣襟,另有两颗血珠滴落于江面。鲜红的血珠入水而不融,随着水面波纹上下浮动。没过一会儿,被一尾尺许长的银白色大鱼吞入口中。

大鱼似乎极有灵性,吞食血珠之后并未立刻离去,而是围绕着鼠一转起了圈。

鼠一看着不时将头伸出江面的大鱼,清咳两下,随即笑道:“罢了,今日算你我有缘,便宜你了。”

说着他蹲下身子,擦净嘴角,用手抹去衣服上的血迹,将手放入水中清洗干净。

大鱼看着水面上多出的几颗水珠,朝着鼠一点了点头,似在行礼,随后将这些血珠尽数吞下,一甩尾巴,钻入水底消失不见了。

柳先生就在一边安静看着,等大鱼离去后,俯首作揖轻声说了句:“谢谢。”

鼠一做完这件事后,似乎心情大好,眉宇间也一扫刚才的萎靡之色,运起灵力逼干了身上的水汽:“我做自己的事,要你谢什么?”

柳先生不气不恼,站直身体说道:“谢你为我族又新添一位同胞。有你这几颗心头之血,只要他不早夭,总能修出一些灵性的。也许千年之后,我妖族又可新添一位才俊。”

鼠一理着衣服上的褶皱,头也不抬:“你若真的有心,不如也逼出几颗心头之血,为我们妖族多添一些才俊。”

“并非柳某自夸,一些才俊还比不得柳某此刻的重要性。”柳先生神色如常,“若是有朝一日,我和陆白的心愿了了,我便去看他。到那时,便是散去这一身修为,为我族添些才俊又有何不可?”

鼠一只回以两个没有声调的“呵呵”。

“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是愿意留在聊斋,帮你师兄完成心愿,还是选择离去,躲开这段纷乱的时日?”

鼠一沉默片刻,这才躬身作揖:“师父,鼠一给您丢脸了。”

柳先生摇摇头,刚想开口说句何必,便觉耳边有些发痒。伸手一摸,却是他的耳边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纤细的蛛丝。

蛛丝轻柔,被微风轻轻吹拂,晃动着擦过柳先生的脸庞,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鼠一重新站直身子,面露讥讽:

“我在等人,你在等什么?”

柳先生摸了摸脸上那道细浅的伤口,随后怔怔看着手指上那抹鲜艳的红色,发出一声无人能够听清的呢喃:“原来还是红色吗?”

然后他如梦初醒般看着鼠一说道:“你在等人,其实我也在等人。”

“但你比我幸运,你等的人来了。可我等的人却……”

他的话没有说完。

那根蛛丝轻柔地在他脖颈上绕了一圈,然后微风轻轻一扯,他的头颅便被完整割下。

扑通一声,滚落水中。

头颅翻滚间,鼠一看见他的嘴唇微动,无声地说了一句:

“照顾好画皮。”

随后,鲜红色的血才如泉涌一般从伤口处溅出。

这些血液和鼠一之前流出的心头血不同,没有丝毫灵蕴,入水即融,染红了他身前的一小片江面。

虽然眼前的一幕是鼠一这几天以来做梦都想要看到的,但此刻他却没有任何有关于胜利的喜悦。

虽然一直克制着自己的念头,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去想柳先生刚才说的那些话。可怎么想都想不到一个自己能够接受的答案。

他抬起头,看着蛛丝之上的少女,有些迷茫又有些忐忑地询问:“师父,你说他说的是真的吗?白鹿师兄他真的是自己杀死自己的吗?”

少女趴在一朵洁白的祥云之上,手里则有些心不在焉地甩着那根蛛丝。蛛丝划过柳先生的分身尸首,将之切得七零八落,鲜血横流。

不过洁白的蛛丝却纤尘不染一般,依旧洁白。

“我也想知道,可惜这是他的分身。真身不在这里,我看不见他的心声。按他的秉性,应该也不会让真身贸然出现在我面前了。”

有一小片鱼群似乎循着血腥味而来,准备吞食柳先生分身的尸首,被鼠一挥手驱散。

随后他抬手间丢出一颗稍大点的金色光团,这颗金色光团的爆炸威力要大一些,刚好包裹住了所有柳先生零碎的尸身。

一道闪光之后,江面恢复了之前的宁静与祥和,再无柳先生分身的半点存在。

不过诡异的是,被金色光团爆炸波及的蛛丝却无半点损伤,依旧随风晃荡着。

“你的伤势还要紧吗?我这有药。”

鼠一摆摆手:“谢谢师父,用不上了。我等会就会带着画皮离开这里,也离开修行界。”

“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还有别再被人欺负了。这次是刚好我在,换了别的地方,我可救不了你。”

听着少女像是斥责的关心,鼠一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

那个时候,白鹿师兄也总是这么嘱托他们。

“好好修行。”

“出去玩别惹事。”

“惹事了报我的名字。”

……

一桩桩,一件件,虽时隔千年,却历历在目。不仅没有被时间洗去原本的颜色,反而如同一坛老酒般,越沉淀越散发着醇厚的酒香。让人不时想起了那么一次,便觉得有些上头。

揉了揉微红的眼睛,鼠一才笑着说道:“就是因为师父在,鼠一才敢如此冒险。不然我要真正想走,凭姓柳的布置的结界,还拦不住我。而且我虽然没有师父那般的强大,但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毕竟这个世间,也就这么一个柳先生。”

少女想想也是。虽然这个弟子在她眼中还有些不成器,但放在整个修行界,已经是站在

回村之后,日子就開始變得悠閑起來了。

陳立每天基本上都沒什么大事,除了陪老婆之外,就是溜溜鳥,和熊大玩摔跤,陪兩只長大了不少的小熊到處捉弄村民。

偶爾巡查一下領地,看看有沒有什么地方需要自己的智力或者體力支持。

肥皂的傳承刻板,他放在了新手村防止傳承石碑的空地上,讓村民們自愿學習。

10個人學完以后,在村子外面清一塊空地出來,蓋個肥皂廠,讓村民們慢慢實驗就行了。

這方面,他并不想插手太多。

鑄幣方面倒是需要關......

没有人看到西门吹雪是怎样拔剑扭过头,谁也不愿再看他第二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可以看各种直播平台的软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恶性循环

安知晓

恶性循环

桃李老鱼

恶性循环

山乡土豆

恶性循环

田博文

恶性循环

李狂澜

恶性循环

弥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