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欲擒故纵什么意思》。

那烟雾立刻沉重得像是有形之物知用什么在上面画了许多柄长剑欲擒故纵什么意思

“这当然没问题,他现在军正在军中关押着。”

  “只是你突然要见他干什么?”

  听到沈川的话,曹操疑惑不已。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听闻那黄公覆,勇武过人,是一员猛将。

  “若是能将它招于幕下,必然能让我军实力,有所增强。”

  “唉,二弟你有所不知,其实在你昏迷这段时间,我早已试过无数方法企图招降于他。”

  “可是此人不仅对东吴忠心耿耿,性子更是暴躁如火。”

  “我几次招降不仅未能落到好处,反而是被骂的狗血喷头。”

  “但又不忍心杀害于他,所以才将他暂押在军中。”

  “你想着想招降于他,恐十分困难啊!”

  一听沈川这话曹操也开始大倒苦水。

  沈川说的这些,他岂能不知。

  只是那黄公覆性子太过刚烈。

  实在难以招降。

  “无妨,小弟也只是想试一试。”

  “万一若能成功,岂不是我军之大幸。”

  “而且就算不成功,顶多就被骂他一顿嘛,又不会掉块肉。”

  听了曹操的话,沈川也只是淡淡一笑。

  他是真的想要尽一份力,既然曹操把他当亲兄弟对待。

  那无论如何,他都要对得起这份情。

  而且黄盖虽不是三国二十四名将之一。

  却是东吴十二虎之一,并且高居第二。

  不仅战力不俗,智力也是非凡。

  此次火攻之计便是他率先提出。

  这样的人才若是能收于麾下。

  必然能大幅度提升军中战力。

  所以哪怕只有一丝机会。

  沈川也想试一试。

  “那好吧,既然你想试试,那我兄弟二人,便再会他一会。”

  “来人!”

  “把黄公覆押上来。”

  见沈川不愿放弃,曹操也没再多劝。

  “也是,大不了就是再被骂一顿嘛。”

  “没啥大不了。”

  抱着这样的心思。

  曹操就陪着沈川,在军帐之中等候着。

  “放开我。”

  “你们这群无胆鼠辈。”

  “要杀便杀,何必白费心机。”

  “你们去告诉那曹贼,让他赶紧早些杀了我。”

  “不然若是让我寻得机会脱困,来日我必亲手斩他。”

  “你们听到没有…”

  不一会帐篷之外,就响起一片谩骂之声。

  不用想,是军士压着那黄盖到了近前了。

  果然,不一会儿,就见曹纯带着四个士卒,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男子,进到帐篷里面。

  “丞相,人已带到。”

  曹纯恭敬的向曹操行了一礼。

  只是当他看到,那跟曹操同座一席的沈川时。

  眉目微皱了一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跪下!”

  一个押送的士卒向那个被绑的男子,厉声呵斥。

  “我呸!”

  “我黄公覆跪天跪地跪双亲。”

  “却绝不会向他曹贼下跪。”

  “一个大汉奸贼,想让我黄公覆下跪。”

  “他受得起吗?”

  那被五花大绑的男子,大声猝了一口。

  语气也是十分嚣张。

  “ 放肆!”

  “一个败军之将,安敢在丞相面前无礼。”

  听到黄盖的话,曹纯眉目一皱,厉声大呵。

  随即抬起脚掌,就准备一脚踹向黄盖膝盖。

  逼他强行下跪抖了抖身子,目光死死鎖定在了中年男子身上,點頭道:“聽說貓的反應速度就已經是蛇的七倍了,云紋虎不愧是虎族妖獸中的佼佼者。”

中年男子鼻子動了動,皺眉道:“怎么你身上一股子南溟臭魚的味道?你不是人?你越界了!”

“我臭你媽個魚!越你媽個界!”那股味道自然是因為李衍吸收了妙妙本源精血而散發的,聽見中年男子侮辱妙妙,李衍勃然大怒,鎮鬼之上流云劍氣纏繞,在空中拖出一道長長的虛影,狠狠斬向中年男子。

“你怎么說臟話?”中年男子全然不知自己犯了李衍的忌諱,沒到逼不得已的情況不想用身體硬扛,連忙側身躲開。

李衍在這一瞬間便發出了數十道斬擊,看起來好像無數分身圍繞著中年男子一般。但劍光中心,中年男子也在閃身之際不斷留下虛影。中年男子看起來好像是中了數劍,其實只是他和李衍不同時刻的虛影重疊而已。

李衍盛怒之下自然不會留手,但依然未能命中中年男子哪怕一劍,反而是在劍招變換的空檔,被中年男子趁機狠狠一爪擊飛。

李衍身體倒是沒什么大礙,只是右膝、胸口、左臂等處衣物被撕裂,看起來落于下風。但衣物破碎反而給李衍平添了一股兇煞之氣,再次揮劍而上。

中年男子也被打出了火氣,明明可以閃避的一劍他并沒有選擇閃避,而是將玄氣匯聚于虎爪之上,狠狠一爪拍向鈍劍的劍刃。

對碰產生的龐大沖擊力揚起一陣狂風,遠處的蘇靈兒青絲飄揚,擔憂地望著因為對拼各自退后數百米的人影,緊緊握住了拳頭。

李衍扭了扭右手手腕,右腕上連接著鎮鬼的根絡也不斷抽動。他眉頭緊皺,不斷思索著對敵良策。云紋虎本就以靈敏見長,肉體強度也弱不到哪去。數輪交鋒下來,李衍已經認清了自己與云紋虎之間速度存在明顯差距。

中年男子一聲大喝,顯然是在平復受到流云劍氣影響而躁動不安的玄氣,右爪堅硬的指甲上居然也留下了一小道微不可見的裂紋。

中年男子一雙虎目遠遠望去,李衍破碎的衣物后方,并沒有留下任何傷口,不由贊嘆道:“好強的肉體!你是哪一族的?”

“聒噪!”李衍怒氣未平,一聲暴喝,再次迎向中年男子。

云紋虎極其靈敏,但肉體的耐力是明顯短板。李衍自恃體力充沛,決意不斷消耗他的體力取勝。

云紋虎這次有再大的火氣也都憋著了,不敢再與李衍對碰。而且妖獸對危險有著特殊的直覺,李衍那無形的流云劍氣也都被它閃躲開去,反倒是又挨了他幾爪。

李衍忽然心生一計,賣了個破綻,故意露出腰腹。中年男子果然上當,一爪襲向李衍腰腹。李衍中了這一爪,但左手已經牢牢抓住了中年男子的右腕。

“我看你怎么躲!”

李衍空門大開,胸口再次中了一爪。李衍身子被沖擊力震得向后一傾,但左手依然死死抓牢,右手鎮鬼直斬中年男子右臂。

若是斬他身子,他依然有辦法將身子扭曲成一個詭異的形狀閃躲,唯有斬其右臂,他必然避無可避。

李衍鎮鬼之上附帶著流云劍氣連斬三劍,依然未能將其右臂斬斷。而他胸前已經挨了十數爪,上衣早已不知去向,露出白皙精赤的上身。

中年男子看似站在上風,其實早已苦不堪言。他只差臨門一腳便可踏入七階圣獸的行列,到那時便是尋常玉花境修者都不敢觸他霉頭,但如今卻被一個不知是人類還是妖獸的年輕男子打得難以招架。最讓他難受的是他揮了這么多爪,只把人家衣服給抓碎了。

“吼!”

中年男子難受異常,再次展露出本體。李衍手中的手腕不斷放大,終于再也握不住了。再對著這如同巨柱一般的虎腕斬了一劍后,李衍迅速拉開了距離。

六階玄獸的氣勢釋放出來,云紋虎渾身原本卷曲的白毛根根倒豎。先前主要在比拼肉體力量和速度,李衍知道他被自己以招換招的打法徹底激出了兇性,暗笑道:要動用玄氣了嗎?求之不得!剛好試試我這新編的網能頂住多大的浪!

”张三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力,既然一天比一天大,他们的

楊磐那雙散發著微微紅光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黑衣女刺客,血紅色的怒氣從他的周身升騰而起。

楊磐將左手伸到背后,只聽到‘撲哧’一聲,他將插在自己背心處的短劍直接拔了出來。

隨著短劍被拔出,楊磐的背心的傷口處開始冒出一絲絲八九十塊下品元石所擁有的能量,其中還有絕品元石。

瘋狂的吸收,沒有任何顧忌。

碰到元晶就收了起來。

怪不得那么多人探險,探險能發財,不過也會喪命。

時間悄悄的流逝,而古風沉浸于修煉之中。

熊倜知道这种莽汉直肠直肚,"什的全身功夫力气,连一点都使不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欲擒故纵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轮回汉末一梦

尽欢无敌

轮回汉末一梦

清供

轮回汉末一梦

梵辰

轮回汉末一梦

汮小道

轮回汉末一梦

6号鼠标

轮回汉末一梦

梦魇绽茶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