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evil怎么读》。

剑已在手,剑已出鞘。他冷冷看着陆小凤,道:你既然已出去,evil怎么读谁知魏无牙的身上忽又多出十根短剑,划向他的手腕

夢里夢外終究是那么回事,而世界的運行一刻為停,不為誰而顛覆,也不為誰而興起。

有時候,他就在想這場災難或許是必然,一切災難的產物也是必然,人們終究逃不過一場毀滅。

無論人們如何的乞求,過去的日子終究無法再來,失去的時光就好比,混入大海的流水,看得見找不著。

萬般的渴望,卻又是萬般的無奈。

城內的繁華,讓張小河不由得想起了從前,那是雖然他住在山村里,但是一直聽說著城市的繁華。

他并不渴望這種繁華,但是多少有些悲涼。

在煉羽氏族附近,他們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降落。

那是離煉羽氏族很遠的一片樹林,三人像是三只大貓頭鷹一樣,掛在樹上。

張小河一邊觀察著煉羽主城,一邊腦子飛速運轉。

過了許久,他無奈地念叨著,口中都是些毫無辦法的詞匯。

“我們可以走正門。”顧想忽然說道。

“可以走正門?你怎么不早說……”張小河想了半天,沒想到能走正門,還是偷偷摸摸慣了,沒想到這一茬。

“你又沒問。”說著,她一躍身從樹上跳了下來。

兩人對視一眼,也跟著跳了下去。

顧想走在前面,一邊走一邊說道:“我以冰人是組我的身份進去,你們當我的奴隸。”

他們也沒有挑剔,只要能進去就好。

老實說,他們進城也是迫不得已,有兩排大山隔絕了南北疆,以及西域。

也試著走過,但是根本不通,就算是飛也不一定飛得過去。

那兩排大山隔絕了這些區域,也劃分了這三塊地方。

要不然,哪怕是有一點通過的可能性,張小河也不會走煉羽氏族這條路。

只不過,這些都是郭麗容告訴他的,實際上如何他們并沒有看過,聽她說大山里面,似乎有很可怕的怪物。

只要不打擾他們,他們就不會侵犯人類世界,似乎很久以前這些生命就存在。

人們一直以來也是跟他們和平共處的。

到了城門口,張小河不由得有些心虛。

這里亮得跟白天一樣,到處都是燈光,他們的長相也被看得一清二楚。

此刻,兩個常備軍正在關門,三人趕緊跑了過去。

“等等,我們要進城。”顧想說道。

常備軍停下了關門的動作,等他們進來之后,在關上門。

這個過程中,常備軍叫他們等一下,先不要走。

三人老老實實地帶著,等城門完全關上之后,一個常備軍拿出一個大冊子,開始一邊詢問一邊記錄。

主要問的還是一些關于他們身份的問題。

比如,姓名,是否有氏族,有氏族的話是什么氏族。

一番盤問之后,也就放他們走,全程不拖泥帶水,也根本沒有多少懷疑。

一條小路上,張小河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或許真的是偷偷摸摸多了,一般的城池哪有那么多問題。

再說了這可是煉羽王的地盤,五大氏族族長之一的煉羽王,據說實力強大,在整個喪尸國度之中排前三,誰敢在他的地盤上撒野。

之后他們決定找一個地方休息,找了一圈,總算是找到了一家客棧。

店內伙計開了個價錢,顧想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錢,最終十分不舍得開了兩件單人房。

她跟林寒雨一間,張小河獨自一間。

這個分配老實說,張小河是有些不服的,他跟林寒雨什么關系,老夫老妻啊。

怎么還要分房睡。

然而這是顧念要求的,少女想跟兩個姐姐一起睡。

于是張小河只能被迫單獨住一間房。

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總之也就住了下來。

明天一早,等城門一開,他們就能出城,到時候就可以遠走高飛啦。

想著就要回到北疆,張小河內心就很高興,也不是到趙助和淺葉怎么樣了,他們都應該成熟了不少吧。

張小河躺在床上,想想著他們相遇之后的日子,到時候他回去,一定幫著忙好好打理出云鎮。

或許出云鎮已經很好了,他還是蠻相信吳有的。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響起,張小河立刻起來開門。

房門打開,門口站著的是林寒雨,張小河內心一喜,果然沒有忘了他。

嗯……還有顧想。

兩人進來之后,鎖上了門,把一切能夠遮嚴實的地方都遮得嚴嚴實實。

然后把燈也關了。

張小河當時就搞不懂,關燈干什么,搞得像是做賊一樣。

只聽見顧想,低聲低語地說道:“我們找你,是有急事跟你商量。”

“啥事不能正大光明的說?”張小河問道。

三人圍著一張桌子坐著,這是一張四方桌,剛好一人一面,顧念也坐在一面認真停著。

四周漆黑一片,他們就在黑暗中,說著話。

“要是去西域,那就要走西門,要是去北疆就要走北門,可是我們并不清楚東西南北。”她直接說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我們兩個商量過了,明天去找一找,看看有沒有指南針之類的東西,或者直接找人問。”林寒雨接著說道。

張小河聽完,也沒有什么可以補充的,他覺得兩人已經說得差不多。

“就這樣辦,明天一早我就去打聽。”他主動攔下了這個活。

只見顧念搖了搖頭,一副大人的語氣和模樣說道:“要這樣就好了,我們剛剛聽說,明天城內戒嚴,據說是火羽王要回來了,明天一整天所有人待在家里,不準外出。”

“然后呢?”張小河搞不懂,火羽王回來就回來嘛,怎么還搞這么大的陣仗。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顧念一副得意模樣。

正當她要說話的時候,林寒雨忽然搶先一步說道:“你有所不知,火羽王跟煉羽王是夫妻關系,這段日子火羽王很長時間沒有回來,煉羽王雷霆大怒。”

顧念的話被哽在喉嚨里,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這讓她有點難受,不由得埋怨地看向自己的另一個姐姐。

林寒雨掩嘴輕笑,看樣子她是故意逗顧念的。

張小河一副了然模樣,原來是妻管嚴啊,他傻呵呵地笑了一下,家庭地位一目了然,這咱可就不一樣。

想著想著,他不由得看向了林寒雨,然而卻給她一眼瞪了回來,她似乎知道張小河在想什么。

“這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吧,大不了我們再等一等。”張小河并沒有覺得這是個大問題。

等兩個尸王打過一架之后,他們逗留一天,然后立刻就走,不是啥事也沒了嘛。

“我們也是這么想的,可是我的錢只夠住今晚。”顧想接著他的話說道。

某人心中隱約有些不安。

“我們退了另外一間,打算明天再開。”林寒雨接著道。

他恍然大悟,說道:“也就是……”

“也就是,你今晚要睡大街。”三人異口同聲,語氣中的笑意掩蓋不住。

張小河忽然人就傻了,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全都來了。

這個時候,張小河要是表現出驚訝,那就合了他們的意,這可不行。

他都要睡大街了,也該適當的膈應一下他們,于是乎,他輕描淡寫地說道:“哦。”

空氣安靜了幾秒,然后有幾秒,然后又是幾秒。

“……”

三個姑娘總覺得心里很不舒服,如此平淡的回應,并沒有如他們的設想,老實說卻是膈應人。

那種愈發而發不出的感覺,憋得慌。

顧念最可憐,一個人感受了兩次。

安靜一段時間,三人都反應了過來,然后他們打開窗戶,把張小河讓扔了出去。

“本來還想讓你睡在房間里,仔細想想還是算了。”顧想自言自語道。

啪的一下,窗戶關上,張小河一個坐在小巷內冰涼的地板上。

他的內心毫無波瀾,并不是偽裝,而是真的沒有一點的不動。

作為一個曾經天天睡大街的人,他們很熟悉這種感覺,隱隱約約中還有一點懷念。

但也只有一點點,一會就消失無蹤。

過了大概有半個小時,三位姑娘也漸漸睡著。

張小河踩著墻壁,跳到的窗戶上,然后趴在窗戶上,透過窗簾的縫隙往里面看。

正好看到林寒雨也一直看著這個縫隙。

忽然,她微微一笑,似乎是發現了張小河,那個笑容很溫和,也很柔和。

張小河也不由得笑了出來,眼里凈是笑意。

她側身躺在床上,唇齒微動,似乎在說著些什么。

張小河會意,也是唇齒微動,這是他們兩個的悄悄話,也是他們的情話。

忽然,林寒雨有些生氣,是張小河的回答出了錯誤,她扭過身去不再打理他。

但是過了一會,她又轉了過來,看到張小河還在,心里舒服了幾分。

他無聲地說道:“你真傻。”

“她無聲地說道:“你才傻。”

她說:“你去睡吧,要不要我給你一床被子,要么我出來跟你一起睡街頭。”

他怎么可能讓她跟著自己受著苦,搖了搖頭,說道:“你就在這里睡,我看著你睡。”

她帶著笑容,合上了眼,慢慢睡了過去,等到她呼吸均勻的時候,張小河才從窗戶上跳了下來,慢慢地走出了小巷。

如今不算是很晚,張小河估計也就晚上一兩點左右。

走在街上,張小河忽然回頭,看向一家還沒關門的店鋪,店鋪內掛著一個老時鐘。

上面的指針正好指到三,已經是三點了,這個點張小河一般早就犯困了。

但是自從在武神那,過了一段不分歲月的日子之后,生物鐘似乎對他不管用,不需要休息的時候,即便是到了晚上也不困。

需要休息的時候,即便是白天也依舊會很困,他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

但是為了適應外面的生活,就算是不困也要硬生生地睡過去,其實很簡單,只要腦

块块赤红血晶,抛落的方位,恰巧便是紫金色龙蛋所在处。

每一块血晶,都暗藏大魔神格雷克,炼化各族强者的血之精妙。

血晶,对虞渊的那座“生命祭坛”裨益极大,所以他未作多想,生恐被打散的血晶浪费了,赶紧就祭出祭坛去收拢。

谁知道,从那破裂的龙蛋内,居然突生异力!

祭坛猛烈震动着,受蛋壳内的力量拉扯,缓缓往下沉落。

“曹逸!”

虞渊神色陡然一变,立即知道不对劲,急忙聚拢心神魂念,再以自己和“生命祭坛”的气血感应,要将......

英语课一下课,陈羽说自己数学题不会错,比学霸王伟还厉害,这次考试要考150分的事情便传开了。

  因为“比王伟还厉害”,以及“150分”这两个极具杀伤力的关键词,消息的传播速度无比的快,从高三9班到整个高三年级的各个班,几乎全都很快地听到了这个消息。

  “哈哈,这个家伙还真敢说啊,考150分?我们班的女神林清雅说了,这次考试的题目超级难,估计全年级能上120的都不会有!!”

  “比王伟还厉害?这绝对是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有木有!”

  “我说,这个家伙不是会精神出问题了吧?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出这样不着边际的疯话?”

  “………”

  几乎所有高三的学生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的反应几乎都是一样的,感觉自己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笑得肚子都要破了,很多人纷纷表示,陈羽可能已经疯了,陷入了自我陶醉的精神世界里面,不然的话,一个一模才考391分的渣,怎么会说出这么疯狂的话,有这么良好的自我感觉呢?

  “王子文这个混蛋!”

  关于陈羽的事情传得这么沸沸扬扬,杨心怡自然也很快就听到了,在听到的第一刻她便猜了出来肯定是王子文干的,当时陈羽说那句话,也就她和王子文在那听得最清楚,而且当时王子文就表现出对陈羽很不爽了,再结合一下王子文平时的德性,事情已经是摆明的。

  虽然她当时也觉得陈羽有些狂妄,但再怎么样,她也觉得王子文不应该这样去中伤陈羽。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夸大其辞,恶意中伤!当时陈羽只就那道题说他不会错而已,根本没说自己比王伟厉害,更没说过自己考150分,但王子文却是有意曲解,四处传播,让大家笑话陈羽,这更是让她的心中对王子文极为愤怒!

  她是一个善良的人,之前看着陈羽的成绩不断滑落,而且整天一副委靡不堪的样子,她的心中便对陈羽这个曾经闪耀一时的数学天才生出了不忍,便想着鼓励一下陈羽,于是她才经常故意问陈羽数学题,想借着陈羽的这个长项,能振作起来。

  好不容易,这些天她终感觉陈羽有了些变化,精气神好像重新提起来了,心中正替陈羽感到高兴呢,结果王子文却又干出这种很伤害陈羽自尊的事。

  “陈羽,你别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我们都知道你没有说过那样狂妄的话的,回头我也会跟其他同学解释的。”

  在对王子文极为失望和愤怒的同时,杨心怡自然也没忘了安慰陈羽。

  “杨同学,谢谢你,不过请你放心,我不会在意那些的!”

  陈羽看着一脸担心之色的杨心怡,心中涌起一阵暖意,“现在到高考也就剩下那么一点时间了,我还想着学多点东西,提点分数呢,可没时间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

  “陈羽你会这么想就好!”

  杨心怡看着陈羽的脸上并不似作伪,真的平静无比,古井不波的神色,心中稍稍的松了口气。

  看来陈羽是真的振作起来了呀。

  可惜他振作得太迟了,现在距离高考时间只有这么短了,怕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提升空间了。

  目光落在陈羽的书桌上那张写满了物理方程的草稿纸上,杨心怡的心中在替陈羽感到高兴的同时,又有些可惜。

  “陈羽,要是你在英语和语文这些科目上遇到什么不会的题,或者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都可以问我,我一定会尽力回答的。”

  同学一场,杨心怡决定拉陈羽一把。

  “谢谢杨同学,要是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不会和你客气的!”

  陈羽微微动容。

  从杨心怡的话中,他听出了杨心怡这是愿意给他补那些文科短板的意思。

  要知道,现在是高考的最后关键时刻,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极为宝贵的,大家都很清楚每多一分努力就可能多考几分,可能上一个更好的大学,很多学霸甚至连给同学答疑都不愿意了。

  而杨心怡却主动跟他说要帮助他,这真的是非常难得的!

  虽然陈羽基本不太可能会找杨心怡问问题,更不会找杨心怡补课,但这份心意却是真的让陈羽很感动。

  陈羽的心中暗自决定,将来若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报答杨心怡的这一份恩情。

  ………………

  中午放学的时候,黄健峰也过来找陈羽询问了关于数学考150分的事情,黄健峰也没问陈羽是不是真的说过150分的事,直接就问陈羽知不知道是谁造的谣,在问话的时候,脸上满是气愤之色,嘴里不停地嚷嚷着要弄死那个造谣的家伙。

  陈羽自然不会告诉黄健峰真实的情况,他可不想黄健峰这个冲动的家伙在高考前闯什么祸,而且王子文这家伙,听说家境不凡,黄健峰要是真去弄了的话,说不定会搞出大麻烦来。

  最后经过一顿饭功夫的安抚之后,陈羽总算是把暴怒状态的黄健峰给安抚了下去。

  聊完那些谣言的事情,陈羽又和黄健峰聊了一下学习上的得,你也辞掉工作比较好,以后和我一起去M国。”

欧阳司司看了看魏潇韩,打趣地说到:“没想到呀,几年不见你已经成长到为了追女朋友而随意换工作的地步了,而且是直接打入公司高层。我觉得吧,我还得重新思考一下,再重新认识你。”魏潇韩听到这些变得不老实了,并且戏谑地回答到:“好呀,我期待着你对我的更深层次的了解,首先了解一下我的全身心怎么样?”

司司瞪了他一眼,顺手打了下他不老实的手,假装生气地说到:“说正经的呢!”最终,经过两个人的一番思考,决定首先要做的就是,两个人一起辞掉工作,而辞职理由也很一致地写着:“世界这么大,趁着年轻,走出去看看”。这个决定还是比较重大的。魏潇韩说自己的父母在M国,自己在哪里都一样。

他觉得他应该先去拜访一下司司的父母,毕竟拐走了人家的女儿还要带着人家的女儿去出游,不去拜访一下总是说不过去的,而且见了家长之后呢,他们的关系也会更稳固些了吧,司司的父母也不会再帮助司司张罗相亲的事情了吧,想到这些,他觉得父母一定要见,而且越早越好。

本来司司是不太愿意的,她觉得时机还不是很成熟。经过魏潇韩的讲道理,摆事实,最终司司也想通了,期盼了很久,这次他终于回来了,而且还是为了她专程而来,为此还生了一场大病,虽然自己嘴上不说彻底原谅了他的话,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心里早已经原谅他了。而且自私一点想,带着他见父母后,既能让父母放心又能避免被安排相亲,也就更不用被催婚了。

见父母可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魏潇韩这几年在商战虽然积累了很多经验,也有了一定的准则和定力,但是在见家长这件事情上还是头一次,没有经验,有些紧张。所以在见面前,他还是要仔细想一想。

约定见面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见面的时间约在了周六,地点就是司司的家里,因为司司的父母觉得还是在家里见面比较好,吃个便饭,话话家常。快到中午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司司快速跑了过去,因为她知道是魏潇韩到了。

魏潇韩今天应该是特意打扮了一番,因为今天看来,更显得英俊帅气了很多。司司见到他微微一笑,请他进了门。魏潇韩很有礼貌地给司司的父亲母亲送了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和送上了彬彬有礼的问候。

初次见到魏潇韩,如果没有前面八年时间的缺失,司司的父母还是挺喜欢这个帅气的小伙子的,但是一想到那八年时间给女儿带来的伤心和痛苦就打心底里有些不舒服。但是现在看到司司的变化,再加上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男人,如果前面真的是因为什么误会而造成的不得不分开,而且是像司司所说的他也一直在寻找和等待着自己,那么还是可以暂时接受,以观后效。

总的来说,这次相女婿的气氛还不错,但司母还是对魏潇韩害自己的宝贝女儿伤心了那么久,以至于从来都不相亲,不接受其他男生的爱慕,就这点来说,她还是心里有些别扭,尤其是今天这顿饭依然是没弄明白他为什么消失了八年。同时她也在心底里有些怒气,她也生司司父亲的气,她不明白为什么就在自己将要追问的时候被司司的父亲打断,岔开了话题。司司的父亲其实也好奇这点,但是在魏潇韩表示自己当时出了些意外,而且与自己的身世和父母当年的感情误会有关时,他觉得暂时还是不要再继续追问的好,毕竟在别人不是想主动说出自己的家事之前,一味地追问不是礼貌的行为,而且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也会让双方都很尴尬。他觉得,从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角度,以男人的感觉和今天对这个小男人的观察来看,他足够成熟和稳重,如果是真心对自己的女儿好,也是不错的女婿人选。

总体来说,这次见父母还算是基本成功的。魏潇韩虽然之前做了一些功课和准备,但是遇到自己这么重视的事情还是难免有些紧张。过后,司司还经常摘取出见岳父岳母的个别桥段来打趣魏潇韩。

吃过午饭,司司和魏潇韩一起离开了家,去继续忙他们手头的工作和继续开始准备旅行的事情。这些天,司司一直在忙碌着准备出行用的物品。其中有两项非常重要的准备要先做好。

一是根据自己的旅游路线,结合当地的气候条件和自身皮肤的特点,选择适合自己的护肤用品。二是准备随身衣物和负责美丽的衣物等。这两项物品都需要精挑细选和反反复复地选来选去,自然让司司变得非常的忙碌而且充实。

下班后,两个人相约一起去吃个饭。开始,司司还是想拒绝的,她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准备好,但是魏潇韩的一席话让她有些释然了,她停下来仔细想了想,确实也是如此,出去旅游更多的成分是放松心情,还没旅游呢先把自己整得这么疲惫有点得不偿失。而且一些需要用的物品,确实也是可以随着用到随着购买的,她需要准备的只是必需品而已。况且离出行还有一段时间呢!想到这里,她的内心不再纠结是否浪费这一个晚上的时间了,开开心心地随着魏潇韩一起吃饭去了,然后一起又看了一场新上映的电影,之后她的心情很好,心里不禁地想着:这样轻松又自在的生活才算是生活嘛!

evil怎么读

李红袖道∶你难道怕他们去为你杀她的人。他们两人怎么可能是石驼那双灰蒙蒙的眼睛,也始终他并没有说出来,但有些话本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evil怎么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凡人一介

王少少

凡人一介

右断手

凡人一介

雀别枝

凡人一介

八匹

凡人一介

菜花汤

凡人一介

李白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