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青春之放纵白》。

她了解别人又有什么用?过了很之近畿。战失利,洪助之。兵部青春之放纵白

“喔,這個倒是可以。”老朱點頭答應了韓度,繼續下令,“今晚這里的發生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泄露絲毫出去。”

老朱說完,在韓度和太監身上掃視。

“遵旨。”兩人齊齊躬身應道。

老朱沒有說泄露的后果,但是其后果卻不言自明。

這時朱標插話道:“韓度你現在既然是八品寶鈔提舉司提舉,再回刑部大牢卻不合適了。而且現在已經宵禁,你要回家也是多有不便。”或許是想到了什么,停頓了一下,“或許你哪怕是回去了,你家里也不方便你住下。不若就在孤的東宮住上一晚,明天再回去吧。”

韓度明白,自己家里現在還真不適合自己回去。韓家全家入獄,家肯定是被封了,哪怕是沒有封,韓家遭逢如此大變那些下人恐怕早就一哄而散了。他回去也是孤零零的一個人,還不如在東宮暫時住上一晚,明天再回去慢慢收拾。

“臣,謝過太子殿下。”

一旁的太監得到老朱的示意,走到韓度身前,“韓大人,請吧。”

“臣告退。”韓度連忙朝御座上的老朱和一旁的太子施了一禮,跟著太監出門。

“有勞公公。”韓度跟著太監走到一個僻靜之處,將手里的寶鈔和銀子全都塞到太監手里。

“韓大人這是干什么?”太監沒有拒絕,但是也沒有收下。

韓度抱拳一禮道:“沒有別的意思,在下是真心感謝公公。只是在下現在身無長物,也就這點東西,還請公公不要嫌棄。”太監作為朱元璋身邊伺候的人,與之交好會有多少好處,韓度心知肚明。就算是不能交好,那至少也不能得罪。

太監佛塵一擺,道:“如果韓大人是真心實意的感謝咱家,那咱家就收下。不過丑話說在前頭,咱家的上一任就算因為向宮外透露消息被陛下給斬了,所以即便是咱家收了韓大人的銀子,咱家也是不會給韓大人通風報信的。這樣,韓大人還要送銀子給咱家嗎?”

“公公對下官有救命之恩,下官是真心想感謝公公。”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韓度豈能不送?要是不送豈不是更加得罪這太監?左右不過是幾十兩銀子罷了,反正只要自己能夠活命就是最大的收獲。至于銀子,韓度不相信憑借著他遠超這個時代的知識和見識,會賺不到銀子。

“既然如此,咱家便收下。”

奉天殿里燭火幽幽,殿內無風,燭焰紋絲不動,像是一個個靜立著的侍衛。

老朱和朱標父子對視著沉默。

忽然老朱幽幽的問道:“太子,你覺得韓度這個人怎么樣?”輕飄飄的話語里面帶著幾分探究,帶著幾分考校的意味。

“此人,”朱標聞言,眉頭緊皺,停頓了許久才繼續說道:“此人聰明過人、遠見卓識,能想常人所不想,能思常人所不思,是難得的人才。但是......”

“但是他行事肆無忌憚、隨心所欲,就像在寶鈔一事上,他便以大明為中心,除了大明之外完全不顧其他藩屬各國的死活,做法狠毒。你是想說這些吧?”老朱接著朱標的話,反問他。

“兒臣就是這樣想的,這樣的人有能力、能做事,但同時也是一個,一個禍患。”朱標梗著脖子直視朱元璋,這是他真實的想法,他不打算在老朱面前隱藏。

老朱笑著點點頭,“太子,你說的都對,朕很欣慰你在看人方面有這樣的本事。那太子認為此人,可用否?”

朱標沉吟,片刻之后回道:“能用,但不可大用。”

朱元璋聽了搖頭嘆息。

朱標詫異,問道:“父皇,兒臣,兒臣錯了嗎?”

“太子你的確是錯了。”老朱肯定的說道。

朱標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正色道:“還請父皇為兒臣解惑。”

“為帝王者要知人善用,什么是知人善用?咱想你的那些大儒師傅早就告訴過你了,咱就不用多說。咱只是給你舉個例子,漢太祖劉邦曾說: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餉饋,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知人善用者如劉邦,知人不善用者如項羽,太子你明白了嗎?”

“兒臣明白。”朱標恍然大悟。韓度謀略惡毒又怎樣?他又不是在禍害大明,反而是在幫助大明,增強大明的實力而削弱周邊各國。

彼之英雄,吾之仇寇!反過來,彼之仇寇自然就是吾之英雄。什么是好,什么是壞?好人果能讓維多發下法則之誓,那還有什么可擔憂的?”

聽到薩萊斯的發言,坐在他那邊的強者都紛紛點頭。

現在蠻族這邊主要分成兩個陣營,一派是以薩萊斯為首的投降派,主張通過談判確立巫族的地位,至于星球上的資源,就是交給維多他們也沒什么,只要保證種族生存,一切都好說。

而以內森為首的主戰派則認為正是有這些人出工不出力,才讓維多他們以弱勢兵力一直欺壓他們一頭。

巫神表面上是中立派,好似兩不相幫,可是實際上卻是堅定的主戰派,不然現在蠻族早就投降了,

可是隨著維多那邊實力的增長,薩萊斯那邊的實力已經占據了三分之二,巫神也不敢獨斷專行,明面上支持主戰派了。

正在主和派占據上風,將主戰派駁斥的啞口無言之際。

巫神終于有了反應。他先是在椅子扶手上重重的拍了兩下,將兩邊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然后他才開口說道,“今天找大家來,是為了商量抵御維多的辦法,可不是讓你們來吵架的。”

“薩萊斯,我們要和維多談判,那也要在戰場上將他打疼了。不然維多感覺有機會滅了我們,你覺得他還會答應我們的條件嗎?”

薩萊斯聞言連連點頭道,“巫神大人說的對,我也支持與維多正面戰上一場。我雖然主張和平解決問題,但是卻絕非怕死,只是想給族人留一條生路罷了。”

見到薩萊斯如此表態,巫神也微微松了口氣。如果薩萊斯真的撂挑子,他帶著區區三十多人去抵擋維多,那簡直就是去送死,畢竟維多的個人實力,比他可是強了一籌不止。他也是靠著這些掌控法則的強者才能勉強抵擋。

見雙方達成了一致,巫神也開始制定戰略,會議廳也重新變得熱鬧了起來。

...........

在蠻族召開會議之時,維多也正坐在寶座之上,一手托著腦袋,慵懶的坐在那里,聽著拓跋鐵的匯報。

突然維多開口打斷道,“你說那小子已經是化虛九重巔峰的實力了?而且在化虛巔峰境中也不算弱者?”

拓跋鐵點了點頭道,“男爵大人,那小子天賦真的不錯,和小姐也算相配吧?你為何要阻止他們見面?”

維多嘿笑一聲道,“我凌維多的孫女又豈是那么好娶的。再說,小雪可是覺醒了我的神之血脈,未來可是有機會成神封爵的。那個傻小子如果不到掌控法則之境,能有追求她的機會?”

聽到維多男爵的話,拓跋鐵只有點頭應是的份,畢竟他只是一個下屬,在這件事上能發表點看法,已經是多年追隨維多男爵,深受信任的原因了。

要是在卡宴帝國之中,他敢對其他貴族這么說話,早就被人打死了。

維多又問道,“萬自在那老東西怎么樣了?在下境待了那么久,有沒有偷懶?”

拓跋鐵為難道,“男爵大人,你也知道,我雖然掌控了五大法則,可是去到下境,直接就被壓制到了一重法則之力,根本感應不出萬大人的實力深淺。要不,您把他招上來,自己看一眼?反正咱們馬上就要對蠻族用兵,萬大人來了,咱們也能多一絲勝算。”

維多擺了擺手道,“還是別了,那老小子坐鎮下境,我才能放心。這次進攻只是一次試探,為的是給蠻族提供壓力,讓他們別去下境搞風搞雨。據我估計,用不了十年,咱們這邊的實力就能對他們形成碾壓,到時候一舉滅掉這些蠻子,豈不是一勞永逸?”

聽了維多男爵的話,拓跋鐵點頭道,“還是男爵大人高瞻遠矚。只是如此一來,咱們回歸帝國的行程又要拖延下來了。”

“無所謂,反正在帝國之中,還要受上官管束,哪里有在這里自在。而且這次任務給的時限可是500年,如今過了才不到一半的時間,那么著急做什么。”

“不說這些了,李瀟那小子現在是在萬法塔中修行吧?”

“是的。那小子自從在卑職手下吃了虧之后,直接就進了萬法塔,現在已經十多天沒有出來過了。”

維多男爵聽聞此言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這次回去,在保護好小雪的同時,也關注一下那小子,千萬別讓他離開帝都城。那些蠻子現在肯定恨他恨的發瘋,他要是出門,你暗中保護一下。”

說完這些話,維多男爵擺了擺手道,“就這樣吧,還得辛苦你下去。等小雪突破到掌控法則之境,你就可以和她一起回來了。”

驴子开心地又唱起了戏,天上太就可以拿去。”傅红雪拿起银票

“你很纠结?这段影片放出去,鹰眼成为千夫所指,但军部也蒙羞,还有鬼豪也脱不了干系?”徐浪想了一下,反问道。

邪羊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很纠结。所以,你来决定吧,你是督军。”

“不,这件事,交给你来解决。无了嘴巴,似乎是生怕在此時哭鬧會引來不吉,會被治罪。

西開爾帶著眾將也將目光放在了巫師的身上,等待著最終的判決。

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巫師終于開口,他大聲的喊道:“吾輩溝通長生天之后,得一啟事。西開爾...”

說著......

陆小凤道:木道人当时正在盛,突听一人叹道:「可怜的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青春之放纵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过去做直播

十面

我在过去做直播

远征士兵

我在过去做直播

度己了

我在过去做直播

蓝艾草

我在过去做直播

寂寞的光棍

我在过去做直播

河流之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