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sixinsix》。

长灯芯,乾启翰,其中提到的乾启翰,就想到了唐朝的一位道术大师,明乾启。

  然而,他可能也是唐朝活着最久的人,还是世界上第一个给风水定级的人。

  他有一本名著叫《翰天永》。

  那本书中就是提到了有关明乾启的一些传奇经历,主要是关联着除了佛教还有道教的一些东西,虽说佛道不一家,但是始终是相辅相成的,书中主要研究的就是五行八卦、天文山川,非常奇怪的是,说是佛教书籍,却不能归类,放在道系又无法归属。

  张青林清楚的记得,那书的最后一页,就是写着关于明乾启另一本书的线索,后来另一本被人找到了,那本书叫做《长灯乾启》,里面有很多关于墓穴的记载,还有山岭走向、陵墓地图等……

  后来他再想看《翰天永》,在江叔的那堆书籍里,怎么也找不到了,今天再次听到这几个字,张青林心中不时涌起,婉晴怎么知道明乾启?还是她也看过那本书?

  他抬起头时,他们已经进了吴州市区,看着热闹的街市,想起了北京人来人往的二环。

  婉晴拐过街道,途中停了几分钟,去商店买了几瓶水,之后就一路奔着思月县驶去。

  由于晚上没有睡好,一路上也没放松警惕,到了吴州,疲倦感又一次袭来,张青林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他揉着吃痛的额头,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外面还下着雨,程澈和老七也都睡着了,张青林把他们都叫了起来。

  白天的时候还万里晴空,到了晚上就乌云密布,雨雾弥漫,他扫着车窗外,雨下的十分大,雾气也很重。

  他回头又扫了一眼车里,好像少了一个人…

  婉晴不见了!

  张青林探头向前座问程澈,程澈说不知道。

  突然,车前面有一束亮光和几道人影在动,这才发现情况不对,三人下了车,看清周围之后,才知道他们的车,不是在思月县县城,而是停在了一处荒山脚下。

  张青林恍然如梦,转身拉开车门取了包,大步地朝着前面的光束走去。

  程澈见他越走越远,大声喊着,叉着腰无奈的拍了拍身边老七的肩膀,一起追了上去。

  雨渐渐地小了,张青林他们追着那束手电筒的光到了后山,这时雾也渐渐散开,看到前面的空地上站着几个人,而握着手电筒的,正是婉晴。

  “大壮!”

  张青林看到他们交涉了几句,就有人把大壮推了过去。

  程澈和老七赶了过来,程澈惊讶道:“婉晴?哎,大壮怎么在那?”

  张青林一把拉着程澈的胳膊,说道:“蹲下…我觉得婉晴有问题,先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你们看,他们是一伙的,我早就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看样子来头还不小…”老七目不转睛的看着离他们不远空地上的一群人,小声说道。

  “老七,你说什么呢,你早知道有问题,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啊,现在大壮被他们抓走了,怎么办?”程澈愣了一下,眉头皱着,凶巴巴的冲着老七喝道。

  张青林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婉晴和那几个人的身上:“你们别说话了,走,跟上去。”

  那群人中,出来一个领头的,带着他们离开了空地。

听到那中年男子说这一番话之后,秦辉也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就一个简简单单的石头,起拍价竟然有500个奥义结晶,这也就是说谁出的价高,谁自然能够将那个石头彻底的给占为己有,而后完全得凭自己的运气。

“600个奥义结晶。”在主持人开口之后,顿时就有人直接开口加价,没有想象之间动用600个奥义结晶,如果不是家中非常富裕的话,恐怕是绝对不一般的能够如此轻松地拿出这么多的奥义,就用来拍卖一个进行赌博的东西。

“6......

口中却沉声道:你我自原能纳也,义实不尔克也。sixinsix

  

  回到地下室,时间不过七点出头,楚白把昨晚没吃完的,全部都吃完,又喝了瓶水,就打算出发去往下一个地点探查——海雀仓储有限公司。

  

  这个公司,楚白以前有过一点调查,是一家物流公司的储备仓库,占地极大,放满了大大小小极多的货箱,在那里就算不能发现人类活动的线索,也应该能补充到不少的物资。

  

  楚白背上自己的背包,带上了可能会用到的钢筋剪,穿回了还有些潮湿的衣服鞋子,向着工厂的右边出发了。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几月份,但似乎还是夏天,随着太阳慢慢的升起,天气也慢慢热了起来,树上的知了也开始叫了起来。

  

  一路上除了树上的知了都是静悄悄的,没有遇到昨晚那样的变异老鼠,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异生物,顺着道路疾行了数分钟,楚白就来到了海雀仓储有限公司的大门口。

  

  海雀仓储是一家近几年崛起的公司,建筑装潢各方面都比盛瑞化工高出不少,至少门口的地面没有被杂草侵占,公司外貌大体还能看的出来。

  

  楚白踩着满地的碎玻璃,推开破烂不堪的玻璃门,来到公司的大厅,整个大厅凌乱至极,到处都是各种东西残骸,地上、墙上满是鲜血干涸后的黑褐色印记,桌子椅子上也有着一些不知名动物的爪痕,似乎在这里曾经进行过一场残酷的大屠杀。

  

  楚白轻轻的行走在空旷的大厅中,向着大厅里面走去。

  

  在路过大厅前台的位置时,楚白的余光无意间看到桌上半开的抽屉里有一抹银色的金属反光出现,楚白脚步一顿,脑海中对比了一下这个金属的形状大小,心中一喜,快步走到前台,拉开半开的抽屉,拿出了银白金属的本体,果然如楚白预料的那样,是一把剪刀。

  

  楚白拿起剪刀,摸了摸自己浓密的胡须,心中有些喜悦,总算可以清理一下这该死的胡子了,早上吃饭的时候,这一脸乱糟糟的胡子让楚白十分不适应。

  

  楚白将剪刀放入背后的背包之中,打算回去之后再好好打理,现在还是专心探索这家仓库。

  

  找到第一件有用的东西以后,楚白心情大好,然后转身离开前台,去找通往仓库的大门。

  

  拐过大厅的一个拐角,楚白就看到了一扇紧闭的大门,看的出来已经关闭很久了,期间应该没有人来过这里。

  

  之所以楚白这么确定,是因为这扇门上缠绕着一株已经枯死了的树藤,从旁边的花盆碎片来看,这里应该是原先门旁边放置了一盆藤蔓型的观赏植物,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迅速生长,攀附在了一旁门上,后来长的太快撑破了花盆,从而导致缺少养分而死。

  

  楚白走近大门,一手撕开门上枯藤,按在门把手上一转,没有打开。

  

  门是上锁的。

  

  楚白扬了扬眉毛,也不在意,微微退后二步,接着猛的踢出一脚,大门被踢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应声而开,然后门后的把手撞到墙上又发出一声巨响。

  

  门后是一条昏暗幽深的通道,踢门所产生的巨大声响还在其中来回回荡,楚白慢慢走过,正式进入存放货物的仓库之中。

  

  整个仓库因为断电显的有些昏暗,整体约有10米高,总面积约有800平米,呈长方形,中间位置被整整齐齐的划分出九个区域用来存放货物,四周则是一些办公室和物品存放点,左右二边各有一个通道,而楚白就是在仓库的右边通道进入的。

  

  楚白顺着通道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抬头看去,只见上面写着‘物流科办公室’,想着可能里面也有些有用的东西就伸手一握门把,“咔咔”门锁发出机械摩擦的声音,这依旧是一扇上锁的门。

  

  楚白有些奇怪,连续二扇门都上了锁,与楚白猜测有些不符,从金铭机械设计有限公司的情况来看,发生大规模动物袭击事件应该是在工作日的白天,所以公司里才会有大量的人员被杀死,没被第一时间杀死的,也会找机会逃脱,或者被变异动物找到,不管是上面那种情况都应该不会再特意去锁门才对……

  

  不管如何,先把门打开再说,依旧是暴力开门法,随着大门被暴力的打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楚白被熏的连忙向后一个小跳,待臭气稍稍散去一点之后,才捂着鼻子向里头看去。

  

  这是一间小型的办公室,其中身上的力量消耗非常驚人,然而,沙漠的面積也遠遠超過陳江事先的預料。

再加上沙漠中特殊的環境,整個沙漠沒遮沒擋,天上也沒有一片云,太陽熱辣辣的,環境干燥悶熱,同樣風遁要比平時多消耗很多法力。

更可怕的是,當到了晚上以后,陳江想通過吸納靈氣,來補充自己白天趕路消耗的法力,可是此時陳江大吃一驚,原來,沙漠看起來廣袤無垠,滿目黃沙,無比壯觀,但是靈力異常貧瘠,陳江的腦袋嗡了一下,知道壞事了。

陳江自己太托大了,壓根對沙漠里殘酷的生存環境沒有預計到,沙漠中靈氣稀薄,消耗的法力只能從食物中獲取,但是陳江偏偏沒有帶任何食物和飲水,他原來預計,幾天就可以把沙漠走個遍,找個人根本不會費什么力氣。

現在,陳江明白到這些也晚了,接下來,陳江可是糟了老大的罪了,他在趕路的時候,再也不敢輕易的動用法力,頂著炎炎的烈日,在沙漠里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

他也想過獵殺一些小動物,可是茫茫的沙漠之中,除了一望無際的黃沙之外,什么都沒有,甚至連一只螞蟻都沒有看到,更別提別的小動物了。

陳江在沙漠中行走多日,水米半點未盡,白天趕一天的路,晚上就睡在自己的法器里,就是那個青銅棺槨里面。

這一天,陳江正在行走著,感覺到一股氣息,竟然也是修道者,和自己的境界修為不相上下,這下讓陳江大吃一驚。

已經好幾天了,陳江除了滿眼黃沙之外,沒有看見其它活動的東西,陳江想,除了我那位大哥,還會有哪個修道者會出現在沙漠里面啊?

陳江趕緊躲到一個沙丘的后面,將自己的身體氣息隱藏起來,這時候,他發現天上給過來一個巨大的飛龍。

飛龍上除了幾名黑衣人之外,還有好多人界普通的人,男女老少都有,陳江很奇怪,這些人從哪里來啊,那些黑衣人要帶這這些人界普通的人到哪里去呢?

于是陳江就留意這飛龍遠去的方向,就朝著這個方向追去,途中,這個巨大的飛龍又來來回回往返了好幾趟,陳江顧不了許多,又開始駕馭風遁,朝飛龍飛去的方向尋找。

他發現,眼前的景致不知不覺中也發生了變化,視野里出現了一塊塊巨大的巖石,原來細細的沙子也逐漸的變成粗獷的砂碩,那些巨大的巖石,也被風雕琢成各種各樣的模樣,有的像城堡,有的像高山,有的像蘑菇.....

與此同時,陳江還發現一條大河,竟然緩緩的流入一個巨大的湖泊,陳江想不到,在這一望無際的沙漠中竟然還有一個湖泊。

但是令陳江感到奇怪的是,這個巨大湖泊周圍,寸草不生,湖里面也沒有任何生物,死氣沉沉的,還飄蕩著茫茫的白霧,一整天都散不盡。

在離這個巨大湖泊不遠的地方,在流入這條湖泊的那條大河的旁邊,有一大片寬闊的平地。

陳江吃驚的發現,有不少平民被一些黑衣人帶到這里來,平民中男女老少都有,陳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他們把這些人抓來想干什么?所以遠遠的在暗中觀察著。

這時候,那個巨大的飛龍載著幾個黑衣人又抓來兩個平民,然后那幾個黑衣人下來之后,那個巨大的飛龍就騰空而起,不知道又飛到那里去了。

陳江說道這里的時候,我就聽明白了大概,陳江說的飛龍最后一趟,那幾個黑衣人抓來的最后那兩個平民正是我和徐逸。

因為我隱藏了氣息,另外陳江也是怕黑衣人發現他,氣息也是隱藏了的,所以我們雖然近在咫尺,卻在這個時候,都沒有發現對方。我沒有打斷陳江的講述,讓他繼續說下去。

陳江接著講道,他在遠處觀察著,這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天上一輪彎月發出淡淡的光來。

這時候,那些黑衣人點燃一堆又一堆的篝火,陳江有些奇怪,這些篝火竟然發出綠色的詭異的光,和平時看到的篝火的顏色根本不一樣。

接著。令陳江感到大吃一驚的是,那些黑衣人竟然搭起了高臺,那個高臺寬闊無比。

沒過多時,有兩個黑衣人帶著一個頭發長長的女孩,來到高臺上,另外一個黑衣人還拿著一把又長又闊的大刀,那把刀竟然是黑沉沉的顏色,然后陳江發現一個帶著骷髏面具的黑衣人,對著臺上的那些男女老少講話,陳江一句也沒有聽懂。

但是陳江看明白了,那些黑衣人要殺了這個女孩。聽到這里,我明白陳江說的被押在臺上的那個女孩就是阿依娜。

想不到,陳江竟然比我先到的這里,但是陳江為什么一直沒有出手,難道他和我當時的顧慮是一樣的嗎?怕是就救阿依娜的時候,臺下的黑衣邪教修士會對那些普通的民眾下手嗎?

沈轻虹喘了口气,道:不错,那伙子道,“到……到哪里去?”sixinsix至於那姬冰雁和胡铁花,我本还的朋友。”上官飞燕道:“我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sixinsix》。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袖月段子集

噩梦格式化

袖月段子集

有河不渴

袖月段子集

台灯下的节奏

袖月段子集

南苑亡灵

袖月段子集

十面

袖月段子集

辉月辰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