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美国人与性xxxx》。

绿裙少妇脸色也变了,失声道:,也是无妨,那知就在此时,前美国人与性xxxx

韩知古小心翼翼走进阿保机毡房,请示道:“皇上,有一个叫粘睦姑的女人要见您,说是有大事要告诉您,您见她吗?”

阿保机皱了下眉头。

粘睦姑是他五弟安端的妻子,平时与自己很少来往,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粘睦姑来找自己,能有什么大事,非要亲自来告诉自己呢?

弟媳求见,阿保机不能不见。

阿保机站起身来,走出毡房迎了过去。

粘睦姑一看到阿保机,立即放声大哭起来,说:“大哥,不得了啦,要出大事啦。”

阿保机笑道:“没什么大事的,进去再说不迟。”

粘睦姑看到身边有外人,急忙抢在阿保机之前,快步跑进了毡房。

述律平一贯对妯娌们很反感,看到粘睦姑闯进了毡房,带搭不理,正要小声让座,阿保机已经跨着大步跟了进来。

粘睦姑急切地说道:“大哥,他们要杀你,你可千万不能回迭剌部去。”

杀我?

谁要杀我?

述律平看到问题严重,急忙拍着粘睦姑的肩膀,说:“妹子,不要急,坐下来,慢慢说。”

粘睦姑没有坐,急切地述说道:“剌葛他们弟兄四人密谋,以谎称奶奶病重为由,骗大哥回去探视,然后趁大哥不备,先让奴瓜对大哥下手,若不得手,剌葛他们就一起对大哥动手。”

什么?是弟弟们要杀我?

他们为何要杀我?

这可能吗?

阿保机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惊呆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述律平一骨碌立起身来,拍着粘睦姑的肩,急切地问道:“他们为何凭白无故要杀你大哥?”

粘睦姑激动的声音发抖,道:“二哥说,大哥从小不与他们一起长大,和弟弟们不亲,处处打压弟弟们。只有杀了大哥,他当上可汗,弟弟们才能有出头之日。”

阿保机此时已经定顿过来,听了粘睦姑的话,心顿时冰凉。

原来,剌葛充有谋位之心呐。

自己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些夷离堇们身上,万万没有想到,弟弟们竟然要对自己下毒手,这还了得。

幸亏粘睦姑前来告诉了真相,要不然,自己还真真会走进弟弟们设置好的圈套。

阿保机狠狠晃了几下脑袋,对粘睦姑说:“走,我现在就随你回迭剌部去,我倒要看看,他们有没有杀我的本事。”

粘睦姑急了,急忙阻拦道:“大哥万万不能回去,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或许通知您回迭剌部的人,已经上路了。”

阿保机异常恼怒,也不答话,穿起外衣便要往外走。

述律平急忙阻拦道:“人家已经设好了圈套,现在千万去不得。”

阿保机由于愤怒,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面红耳赤,粗暴地一把将述律平推到一边,大步跨出房门。

述律平知道,阿保机的犟驴脾气一上来,即使前面有万丈深渊,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想拦是拦不住的。

述律平急忙说:“要去,也得带几个弟兄同你一起去。你现在是可汗,不是夫人着郎中来把脉,郎中也说可下地多走,只是不可过于劳心费神。另外晚间切记少出屋门,少吹寒风。

莫寒点头应允,心里却在想,自己少思不劳还可,若让自己晚间不出屋门,却是万万不行。这样的情景也不知发生过几回,又怎有郎中说得这样严重?

总而言之,周夫人还是准许了莫寒的请求,嘱托莫均好生看顾,又着小厮一路跟随。莫寒莫均坐进车骄,不消几刻,便已到了紫麟书斋前。

二人下马进斋,由书从领着先去拜见柳先生,再去寝舍稍微整理。一路之上总引起学子佳女的顾盼神往。

进了寝舍,莫均将房门闭紧,走到榻沿边坐下,朝莫寒道:“这几日你受苦了,那夜你是不是去追那黑衣高手了?家里因你病弱,母亲又极为关切,我一直找不到空隙来问。”

莫寒道:“如二哥所说,那夜我的确跟了过去,也与那人交上手了。”

莫均道:“你与他对敌,竟还能全身而退,看来你的修为还真是不低。”

莫寒道:“难道二哥知道那人的身份么?”

莫均道:“不错,那人救起黑衣时,曾掷下两柄飞镖。镖上题有四个字,乃是:“与天同寿”。”

莫寒道:“这是何意?是说自己长生不老么?”

莫均道:“非也,你可知七雀门一直追查的京城四恶,有一恶便是这人。”

莫寒道:“我多年未归,哪里知道这些?”

莫均道:“七雀门创门之初,破获无数悬案,也结下了不少仇家。这些仇家不时在京中犯案,不过大多数都被七雀门一网打尽了。

唯有这四位恶侠难以制服,他们武功卓绝,身怀绝技,最为擅长的就是各种刺杀。凡是他们所看重的,没有一个是逃得过的。因此他们狂妄至极,自诩天神星宿。

还给自己起了外讳,分别是天寿星,天煞星,天孤星,天茫星。昨夜出现的,就是天寿星。”

莫寒这才恍悟,道:“原来“与天同寿”是这样一番意思。”

莫均道:“这是他们惯用的技俩,以为别人看到这些镖以后,吓得不敢惹他们,故而屡试不爽。”

言罢又道:“你能同那厮斗上几个回合,已经颇为难得了。你现在又抱恙在体,晚间还是少出来为好,另外定要小心他们,那恶侠必会加以报复。”

莫寒道:“这书斋也不安全么?”

莫均叹道:“不好说啊,他们虽没对书斋下过手,这书斋又有重兵把守,可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有所行动?你在这里该比府里要安全,总之你自己多加小心。”

又嘱咐几句,莫均退出舍外,莫寒亲自相送。暗思这四大恶侠如此厉害,那府内该也不会安全,便追着莫均,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他。

莫均只笑着道:“你放心,你二哥也不是吃素的,七雀门也不是摆设。就算暂时不能将他四人绳之以法,至少爹娘的安全还是可以保证的。你只要顾好自己便是,这书斋内我也会安排七雀门的人手,过几日我再来看你。”

了灵琳的脸色显得苍白而焦有望,于是打蛇随棍上,竟

這是什么寶石,如此的奇異,不但發出了這么獨特的光芒,還能讓周安的心情不由自主的平靜下來,讓一切妄念起?不了。

“這把劍鞘名叫三星劍鞘,劍鞘主體由黑鐵打造而成的,黑鐵雖然在各種金屬之中不起眼,但是他有一個特殊的能力,就是能蘊養寶劍,長久的蘊養能讓劍器的威力平增幾分。”管事的把手中鑒定的珠寶放下說道:

“而且這還不是這劍鞘最強大的地方,它最強大的地方在于上面的三顆寶石,這三顆寶石名叫凝氣靜光石,不但有凝心靜氣的功效,而且還會散發出獨特的光芒,是不可多得的寶鞘。”

“這劍鞘有多少煉。”周安問道。

管事一愕,周安這一問問到了點子上了,他也不好不答說道:“有一百煉,但是這并不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把劍鞘蘊養劍的功效和凝心靜氣的功效,只要有這兩個功效在,即使六七百煉的劍器也比不上。”

“好了,你想要多少銀子直接說吧。”周安見目地已達成,直接問道。

周安之所以問他是多少煉,是因為周安也看出來了這劍鞘的錘煉成度不高,雖然無法具體確認具體多少煉,但是周安確定超不過三百煉,這把劍鞘的錘煉成度這么低,自然給周安壓價的好時機,所以周安問這一句話,是想把這價格壓低。

管事臉上糾結了一下,說出了價格:“八十萬兩銀子。”

“太貴了,我不買了。”周安起身就要走。

“等等,那你說一下價格我們考慮一下。”管事攔住了周安說道。

“五十萬兩銀子。”其實周安也對這把劍鞘有些心動,所以壓價沒有壓的太狠,說出了一個差不多的價格。

“周公子你壓的也太狠了吧,直接壓了三十萬兩銀子,七十五萬兩如何。”

“五十萬兩銀子。”

“七十萬兩銀子總行了吧。”

“五十萬兩銀子。”

“六十六萬兩銀子這可以了吧,討個吉利數字。”

“五十萬兩銀子,如果你不行我就走了。”周安起身又要走。

管事見周安咬死在五十萬兩銀子上面,管事說道:“罷了,罷了,五十萬兩銀子給你了,這次我可是一點錢都沒有賺到,賺了個平價,白忙活一場。”

在旁邊的弟子聽到管事所說的話,驚呆了,他可是知道這把劍鞘管事花了多少銀子買的,花了二十兩銀子啊,卻賣出了五十萬兩銀子,他不由的佩服起管事來,怪不得剛才管事給他們傳音,把這兩把劍和劍鞘拿來,原來是早有目的。

“那說定了,你繼續挑包袱中的珠寶吧,”周安拿起盒中的三星劍鞘,把寒龍劍插在三星劍鞘內,又向那些弟子要了一個劍穗,和一條皮繩,把劍穗纏到了劍柄處,把皮繩綁到了劍鞘上,然后把皮繩掛在了腰間,就這樣寒龍劍掛在了他的腰間了。

在這一刻周安感覺心神無比的寧靜,什么負面情緒都沒有了,這劍鞘真不錯,戰斗的時候有很大的作用。

管事的挑了一會,把包袱中十分之九的珠寶都挑走了,才說道:“這些就是劍和劍鞘的銀子了。”

周安看了看剩下的珠寶,差不多也是這個價格,周安在這時有些心疼,只是買一柄劍和一把劍鞘就花了他快一箱的珠寶,雖然這不是他珠寶中貴重的,但是也價值不斐了。

隨后周安向管事告辭了。

離開了打鐵鋪周安向著自己的小院走去。

“知道嗎,聽說我們幫主受傷了,有人見到他血淋淋的回幫了。”

“怎么可能,我們幫主這么強大,是怎么會受傷的。”

机甲的超脑终于识别和分析出来了,这所谓的“黑暗之翼”,竟然是一种能够引发两个平行世界间意识共振的物质波。

天生和恐怖的东西,一旦说破了看透了,用科学的手段分析了便不再会让人恐怖。

不过,一个生物体究竟如何引发这种奇特的物质波,这却是红色机甲无法分析解构出来。

过这种物质波,确实足够强大,它可以扰乱人的心神。

所谓一念一世界,引发不同平行世界的原因之便来自于人们的意念。

而人们不断萌生的的杂念则是平行世界之间的互相影响的一种形式,也是人类这种奇怪的生物向界、向宇宙中辐射自我的一种方式。

岳达阳很想让自己的机甲也具备制造这种波的能力,只可惜机甲给出的答案却是不能。

便是缶.达阳叹气的原因,科技无论怎么发展,也离不开人,也离不开人的各种境界能力的提升。

就如他身上这一套战力极高的机早,如果不是他有着星海战士的修为,也是完全使用和驾驭不了的。

时间在流逝,惨剧在继续,可是幸好还没有一个人死去。

站在街中的路正行巍然不动,他眯缝着眼睛,看着听着周围的一切,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只是街道上最凄惨的就是马彪了,他的两条腿已经不见了。

即便如此凶悍的马彪还是挣扎着爬到了路政行两米之外的地方,他徒劳无意地用头撞击着前面那堵无形的气墙。

路可行依旧站在那里,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似乎眼前这个血肉模糊的家伙就是一团空气。

玩火者自焚,杀人者自戕,这其实是一个经常反复发生的故事。

月慕云依然在身后抱着路正行,明亮光团越发适亮,更像一团巨大的水晶了。

水晶中的月慕云感觉很好,她以为自之抱着的正是心目中的路公子。

她闭上眼,不去看眼前的血腥,有些撒娇地说道:“路公子,你刚才为什么要忍那么久才出手,害得我都被他们欺负了,真是吓死我了!”

不过他这有些发嗲的声音,却是哪里有半点害怕的情绪。

月慕云的脸紧紧的贴在路正行的背后,而路正行连眼皮都没有眨,只是漠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似乎他对着眼前的血腥并不太满意。

此时的路正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冥界的路公子。

终于,路正行开口冷漠地说道:“我没想到你这么没用,连几个小混混都对付不了!”

月慕云则是无奈老说:“人家是个女人吗本来是不能的,更何况便被那个漩涡转的好晕,到现在我还有点儿迷糊呢。”

乱世西区,昏暗的街道上红光蔓延,黑龙帮的帮众正在玩命的打打杀杀。

而月慕云和路正行两个人就那么站着,像两个恋人一般紧紧地贴在一起,嘴里却说着些不相干的话。

他们周围两米距离之内,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靠近。

他们周围比较明亮,比较纯净。

这宛如实质的巨大水晶球,将他们两人和这污浊的世界隔开。

”李寻欢道:“哦?”林仙儿道剑已经从她的脚底穿进,穿过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美国人与性xxxx》。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世从有辆房车开始

北斗笑

末世从有辆房车开始

明月珰

末世从有辆房车开始

炫亦

末世从有辆房车开始

吃瓜人

末世从有辆房车开始

金子曰

末世从有辆房车开始

堇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