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men at play》。

应无物叹了口气,眼白一翻,一三成道:我已将风四娘交了出来men at play

第二天。

林肅的名字響徹了青玄門,倒不是他的修為很高,而是他昨天當場放話要打得大師兄段玉滿地找牙,一個默默無名的砍柴郎瞬間爆紅,青玄門四處都在談論他。

“聽說了嗎?昨天在修煉地大師兄吃癟了哈哈”

“對啊當場被千雪師姐拒絕,然后還被伙食房的林肅放狠話”

“噓,小點聲,莫讓大師兄聽見,很麻煩的,”正當兩個人低聲討論著,旁邊另一位弟子好心提醒。

“反正他算是丟人丟到家了,這次看他怎么收場”

像這樣的談話,除了主峰外,其余五個大峰都在議論著。

當然身在伏魔峰的大師兄自然也聽到了眾多議論、并且嘲諷他的話,段玉一人此時正在屋里瘋狂的砸東西,手中一柄寒光閃閃的劍胡亂揮動著,臉上都扭曲成了一團,嘴里叫嚷著要去砍人,屋里四處都是劃痕。

門外幾個跟隨的弟子都無奈的搖著頭,他們自然知道是何緣故。

“好笑嗎?”在屋里發泄完的大師兄,忽然把眼睛轉向門口的師弟們,冷不丁的問了句。

誰也不敢在這時候觸他的霉頭,所有人都沉默著。

“跟我走,我要去砍了那小垃圾”,大師兄見無人回應,便提著劍快步走了出去。

一群弟子不知該怎么辦,這要是師尊怪罪下來可就麻煩了,而正在這時,院里進來一名氣質不凡的女子,弟子們仿佛看到了救星。

“拜見師母”

“是誰惹了玉兒不高興了?這么大的火氣?”來者正是伏魔峰的副掌門,也是段玉的母親。她自然知道了昨天發生的事情,所以趕緊過來看看,免得鬧出更大的事情。

“母親大人,請為我做主啊”,段玉此時如同三歲孩提般撒嬌了起來,接著開始添油加醋巴拉巴拉的說著林肅的壞話。

“好了好了,我當什么事呢,這多大的事,我會為你做主的,”副掌門看著這不成器的兒子,無奈的嘆著氣。

“哈欠”

而此時的林肅像往常一樣上了后山砍柴,可能是天氣冷了吧,林肅揉了揉鼻子,便開始坐在一塊石頭上開始運功修煉。

調動元氣聚集到丹田處,然后林肅仿佛看到元氣進入一個黑洞一樣,瞬間就消失了,是的他知道他又一次失敗了,他一直都沒明白為什么每次都是這樣。

正當他打算放棄的時候,丹田處閃過一絲白光,迅速的朝他脖子上那個玉壺飛去,瞬間消失不見,林肅并未察覺到。

還是接著砍柴吧,當他舉起斧子時,好像聽見有人在他耳邊呼喊他。

“小伙子砍柴是沒前途的,跟我一起學修仙吧”

一個滄桑的聲音進入了林肅的耳里,他知道這絕對不是幻覺,但是旁邊幾十甚至百米內都沒人,大白天的見鬼了。

“你是誰?”

“我是你狗爺”

林肅有點想罵人,這是誰在大白天的拿他尋開心,但想到對方的修為肯定比自己高出很多,還是按耐住性子。

“那你在哪?”

“狗爺我在你脖子上”

“......”

“咳咳,我的意思是你脖子上這個小玉壺里,”蒼老的聲音尷尬的笑了笑。

“脖子上?玉壺?”林肅不禁摸了下自己脖間這個黑色的東西,他一直都覺得這個是個玉佩,沒想到居然是個玉壺!?

“對,是玉壺,”狗爺再次提醒。

“為什么你會在里面?你是誰?”林肅端詳著這個黑黝黝的東西,在它上面林肅真的看得了一個小口子,只是它太扁了,能用來裝什么東西呢。

“看來你真是忘了,難怪連我都不記得了,”蒼老的聲音嘆了口氣。

“你能出來么?還是我能進去么?”

“我現在出不去,元力太弱了,你倒是我们才能逃出来,我相信云飞不会拿这个骗我们,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看看。”

  于是房间就安静了下去。

  两点多了,那人终于忍不住了,要信你们信,反正我不信了,我去上厕所了,憋死我了。”说完起身看门走了出去。

  “不行,快回来”云飞大喊道。

  “或许真的不会来了”见有人出去其他一些人也开始放松了警惕。在高度紧张害怕时人总会产生尿急的感觉。

  然后也有两人忍不住去了厕所,看见其他人这样,云飞动了动嘴唇,最终没有说出话。

  就在云飞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啊!“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

  云飞急忙跑了出去。一出门云飞就感到气温骤然下降。

  空旷的楼道上,云飞远远就看见厕所里有个满身是血的人跑了出来,紧接其后一只干枯的手从后面抓住了他,然后那东西就慢慢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同时它的另一只手上还抓着一个人。

  “可恶”这东西明显有了灵智,并且还不低,知道宿舍有符纸保护,所以不敢下手,就在外面等着我们放松警惕,自投罗网!修为高的邪祟竟会这么可怕吗!

  后面的人显然已经死了,一双惊恐的眼睛,致死都没有瞑目,肚子上像是被利刃划出一个大口子,里面的东西都流了出来。

  然后云飞就看到了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

  只见那人像被提小鸡一样,被那东西轻轻松松提了起来,四肢不断挣扎着。接着那东西手臂使劲向下一挥。

  轰的一声,“嘎吱。”

  云飞甚至可以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人就像棉花一样,软了下去,不再挣扎。

  疯了,疯了,云飞此刻已经被吓傻了,就这样看着那东西杀人,一时间忘记了逃跑。

  那东西的手像刀叉豆腐一样,叉人那人身体,往回一抽,一抹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墙壁。

  一颗鲜红的心脏出现在它手中跳动着,还冒着热气。

  “噗咚,噗咚”

  “滋,滋,滋”每一口下去,都会从心脏中喷射出一股血液。

  然后便是,胃,肺,肾等内脏,都被掏了出来,一一啃食掉。

  吃完之后,那东西,抬起头满嘴黑红,舔了舔嘴,盯向了云飞。

  被它这么一盯,云飞浑身一个激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掉头就往宿舍跑去。

  结果却发现门被锁了,打不开。

  云飞没有片刻犹豫,又往楼梯口跑去。

  身后气温不断下降,明明是夏天,此刻却如寒冬般。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一阵阵笑声自身后穿出。

  云飞一阵头皮发麻,心中恐惧一点点放大。

  突然,云飞感到一只冰凉的东西搭在自己肩上,一张脸贴了上来。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完了吗?就要在这里结束了?

  不行!我不甘!我怎么能再这里就结束!

  见云飞不动,那东西笑的更盛。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张手就像心脏位置刺去。

  刚碰到云飞身体,立马缩了回来,整个身体向后退了好几步,畏惧的盯着云飞。

  此刻凡云飞身上冒出来丝丝火焰,在其脚下出现一个太极图。

  阴阳交汇

  降临

  云飞手上出现了一张黑色的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天”字。随后一条腰带凭空出现,绑在腰上。

  天师

  此刻云飞已经失去了意识,无意识的将令牌放在腰带上凹槽上。

  克然昂!

  天师!合体!

她是个结实而健康的女人,一套每句话都很欣赏,很满另-人忽

……

在荷馬醫師院建成后,三個月零15天的時候,那些納米機器人終于來到了馬克姆峰下九哥的安樂窩。

當時九哥并不在房中,他正在和馬玉實驗里轉悠,他現在覺得這里似乎比他的安樂窩更有趣,更有生氣。

林肅也儼然顧不得......

”“以残补残,以缺补缺,船舱的门外,悬着四盏宫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men at play》。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蛋生的世界

陨落星辰

蛋生的世界

九州啼雪

蛋生的世界

九双包子

蛋生的世界

三春景

蛋生的世界

发狂的妖魔

蛋生的世界

宝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