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抗美援朝战争时间的起止日期》。

他不屑金阶玉堂的前程,更爱结易,可是你穴道解开了后,万一抗美援朝战争时间的起止日期

彭龙飞马上冲了过去,想要一把抱住陆明。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陆明却躲开了,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语气。”

彭龙飞一脸疑惑,陆明什么时候跟他打电话?

不过他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一脸惭愧的说道:“我这不是怕你是推销电话吗?”

他似乎也知道了,那个电话号码是陆明的,然后悄悄的把那个电话号码给拉了出来。

陆明冷笑的看着彭龙飞,不过还是寒暄的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也就是今年而已。”

陆明点了点头,当初明明他跟彭龙飞一起创业,但是半路彭龙飞却说要出国。

所以两人便失去了联系,本来陆明打算老死不相往来的。

毕竟他并不想要这种背叛过自己的朋友。

因为他知道,彭龙飞是害怕自己的项目会破产,所以才会编出一个出国的理由。

倒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竟然在国外闯出了名堂。

“那你今年刚一回来就干坏事?未免也太着急了一点吧。”

陆明的一番话让彭龙飞有些疑惑,连忙询问道:“我何时做了坏事?还有出国那件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彭龙飞刚想解释,陆明就站起身来说道:“你别跟我提这件事情,我不想听你解释。”

彭龙飞岂能识趣的闭了嘴,然后小心翼翼的提起了另一件事情。

“我做了什么坏事?”

他刚一回国无非就是投资了一些公司罢了,其他时候便待在了这条小巷子里。

这里是当初他跟陆明创业的地方,他回国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竟然还在。

所以他便立马买了下来,他本来以为陆明不愿意见他的,但是没有想到,他们还能见面。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联合陆氏想要搞垮顾氏?”

彭龙飞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更疑惑了,这陆氏不是陆明的公司吗?

“这难道不是你的意思吗?”彭龙飞有些疑惑的看着陆明。

他刚投资的时候就收到了陆氏的邀请,还道出他跟陆明的事情,所以他便自然的认为那陆氏的公司是陆明的。

“我何时跟你说过这些?你从哪里道听途说的?”陆鸣有些疑惑地看着彭龙飞。

彭龙飞此刻更摸不着头脑,他连忙说道:“难道这陆氏的总裁不是你吗?”

陆明摇了摇头,他当初被陆家长老赶出陆家的时候,好像这个彭龙飞并不在场,所以不知道这些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我何时成为陆氏的总裁了。”

这一下子彭龙飞明白了,到底怎什么回事。

“有人骗我,说他是陆明!说只要我愿意帮他做一件事情,他便原谅我。”

所以彭龙飞才会做这种事情,不然他怎么会违背自己的良心了。

陆明一下子就明白了,是谁在搞的鬼。

想来也就只有他的叔叔了吧,他倒是想起来了,当初彭龙飞出国的消息也是自己的叔叔告诉自己的。

李言知道各门各派都有“天骄”的存在,那是一个门派未来的栋梁和希望,是门派传承和发扬的核心,除此之外,一些大的家族和门派中还有一种“天骄”存在,被人称为“掌心骄子”,这种称谓其实是一种讽刺。

这类弟子往往也是天纵奇才,修炼同样也是一日千里,灵根至少也是三系地灵根才行,可是他们往往出身都有个由头,不是门派中某个长老的嫡系,就是家族重要血脉弟子。

他们自幼修炼就十分迅速,而且从来不愁修炼资源,几乎是要什么有......

花无缺竟眼睁睁瞧着他走……他拥抱着她光滑柔软

万长空看着李潇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

大喝道,“行了,你回去吧,注意以后别乱来。”

李潇回过神来,就要往出走。

万长空突然说道,“对了,明天开始,你去精修团报道。”

李潇微微一愣,然后点头说了一声好,然后就快步往回走去。

他迫不及待的回去研究下,自己化虚境的实力变化了。

等回到营房之时,霍冲和公孙鹤飞两人正坐在桌旁喝着茶水。

看到李潇回来,霍冲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大,军长大人找你干什么?”

李潇没好气道,“还不是刚刚你让我试验虚化,然后出了问题,幸亏军长大人及时赶到,不然咱们都得被天雷劈死。”

霍冲悻悻然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会这样啊。”

公孙鹤飞抿了抿嘴,其实他知道化虚物品的规矩,可是他刚刚却没有说出来,本来想看着李潇出糗,没想到会那么危险。

李潇躺在床上,然后对两人说道,“行了,都早点休息吧。别在那里傻愣着了。”

霍冲没好气的道,“好心没好报,我们还不是担心你嘛。”

“好好好,是我不识好人心好吧。赶紧睡吧。”

突然李潇一拍脑袋说道,“对了,明天我就去精修团报到了,以后就你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霍冲和公孙鹤飞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羡慕。

精修团可是化虚境大师汇聚的地方。

不仅有军中晋升的化虚境修士,还有精研所的大师,与他们交流一番,肯定会对修炼大有裨益。

可惜精修团的入门门槛就是化虚境,其他的精修师就是再有背景,也进不去大门。

李潇躺在床上直接进入了精神世界。

他直接来到李羽的身边,然后上下打量着李羽。

李羽被他看的莫名其妙,恭敬的问道,“主人,你在看什么?”

李潇啧啧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的实力也有化虚境啊。虽然需要我来补充,可是也算是大巫师了吧?”

李羽嘿嘿笑道,“主人,本特的实力可是相当于化虚三重。现在我只有化虚一重的实力罢了。不过主人,我发现这具身体在你晋升化虚境之后,也要晋升炼神境了。”

李潇闻言微微一愣,他不知道这精神体分身如何炼神。

他直接将2号召唤过来。仔细的查看了一下2号的身体。

可是2号还是炼气境巅峰,根本没有晋级的趋势。

他再次检查了一下李羽的身体,却发现他确实已经快要成为炼神境了。

李潇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说道,“也许精神体分身想要晋级,需要有一点灵魂能量。”

早知道应该问问万长空,怎么给武器赋予灵智的。他不信他打造灵器也是切割自己的灵魂打造的。

那样的话,他有多少灵魂之力也不够切的,现在早成疯子了。

不过等进了精修团他见到万长空的机会多的很,到时候再问也一样。现在还是早点休息好了。

........

清晨,蛮族驻扎的山脉上。

本特大巫师从帐篷之中走了出来,

他边走边用手轻轻敲打着脑袋,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总感觉好像丢了点什么东西。”

他对面帐篷中走出的大巫师,看着本特站在门口发呆的样子,笑着道,“本特,怎么了?精神力还没恢复吗?”

“不是我说你,不要舍不得精核嘛,早点恢复状态才是正经,小心时间久了,境界下滑。”

本特回过神来,看着对面的大巫师,奇怪的问道,“你是谁?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那个大巫师在本特跟前挥了挥手。本特一脸不耐烦的将他的手打开。

那大巫师奇怪的嘀咕道,“这也没瞎啊,为什么连我都记不得了?”

本特掏出法杖,大喝道,“赶紧说,不然我杀了你。”

那大巫师看着本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连忙道,“我是希夫啊,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本特,你怎么了?”

本特收回法杖,扫视了一圈四周,然后问道,“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

希夫以手扶额,无奈的道,“本特,你怎么了?难道老年痴呆了?可是你只有80岁啊。怎么会这样?”

说着希夫上前拉住本特的胳膊,然后说道,“走,和我去见阿列克谢,让他给你检查一下。”

被希夫拖着,本特不自觉的跟着他走向了阿列克谢的大帐。

阿列克谢刚刚起床,正坐在桌边喝着一碗清粥。

看着两人联袂而来。

阿列克谢笑道,“这么早,你们两位不去吃早餐,来我这里干嘛?想要混点吃的?”

希夫面色凝重的道,“阿列克谢,你快帮本特看一看,他不知道怎么了,连我都不记得了。”

阿列克谢听到希夫的话,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然后看向茫然四顾的本特。

他拿起桌边的法杖,然后默念的地方历练一下吧!”

赵无痕行礼道:“谢师父!”黄裳疑惑道:“为何谢我?”赵无痕道:“师父当初告诫我不要好高骛远,如今愿意让我前往江湖历练,说明我已经不是好高骛远。”

黄裳道:“那是自然,不过时刻都需谦虚谨慎啊!”赵无痕跪下道:“是,徒儿铭记于心,生死不忘。”

黄裳道:“不对,你要活着!别死。”赵无痕起身流泪道:“师父,我走了。”说完便使出轻功离开,心中默默道:“我一定安然无恙的回来!”

赵无痕向西北而去,来到益都路,赵无痕左顾右盼,稀奇古怪的玩意看的赵无痕眼花缭乱,见前面有人三个人在强抢民女,赵无痕见状立即冲上前去却见一中年男子飞来,三拳两脚把那三人打跑。

赵无痕上前道:“前辈好生厉害!我刚才本来也想上前。”中年男子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少侠年少手持长枪,不是是否一人?”

赵无痕道:“我一人初入江湖历练,先增长见闻。”

中年男子道:“我叫贾范,是这一带的富豪,前面有处茶楼,不如我们边喝边聊。”于是贾范拉着赵无痕就往茶楼走去。

贾范喝一口茶道:“原来是黄兄弟啊!你在梁山肯定学了不少武功吧!”赵无痕道:“确实如此。”

贾范给茶楼递给一锭银子让众人喝茶的离开后便对赵无痕道:“可否请黄兄弟演示演示,让兄弟我开开眼。”

赵无痕道:“那我就献丑了!”

赵无痕右手握枪尾,向前一扫,略曲反挑,左手握枪,向前一刺,侧身面左,枪尾向右,侧击一下,跃空倒刺,空中一转身回头右手一枪向前猛刺,收手。赵无痕道:“这是第一招,叫做月落星沉。”

赵无痕舞动长枪,枪头枪尾上下摇摆,突然枪绕着赵无痕手臂滚动,赵无痕枪落手握,绕脖三转,横向冲前,后拉枪立,凌空旋踢,三跃四打,八方眩击,收枪立于胸前。赵无痕道:“这是第二招龙争虎斗。”

赵无痕反手握枪,凌空一跃,冲锋向前,强风袭来,回枪反刺,转身后扎,左脚侧击,后移转身,进而侧冲,半装一身,反握后刺,赵无痕反手从下向上打一圈收枪。赵无痕道:“第三招神龙摆尾。”

赵无痕冲上前去,左甩右扫,之后又使出了第四招斜阳落日、第五招冰消冻解、第六招燕巢卫幕、一泻千里、百口同声、长驱直入、哪吒闹海、天花乱坠、指南攻北、一夫当关、青云直上、天衣无缝、变幻莫测、止戈为武、七进七出、尘埃落定、流星赶月、风云万变、回天挽日、破崖绝角、无懈可击、五行并下、八攻八克、挑灯看枪、龙蛇飞舞、临难不恐、拔山盖世、六神无主、唯才是举、勇者无惧、招降纳叛,水到渠成、天下无双、直捣黄龙的三十七路枪法给全部使了出来。

贾范拍拍巴掌对赵无痕道:“好枪法,不知你这枪法何名?”赵无痕道:“精忠报国。”

贾范叫道:“好一个精忠报国!”突然茶楼走来几人道:“精忠报国?我来领教领教!”

赵无痕道:“请阁下献招。”贾范挡在赵无痕的面前道:“这个茶楼被我包了,如果你们想挑事,冲我来!”

“就是他!”一人叫道。那人双手拿着双刀道:“在下沙子岭!教你做人!”冲上前去一刀砍向贾范,一刀立前大砍。

贾范见对手招招致命,侧身一躲,翻滚倒退,沙子岭将两把刀尾相接,向前一甩,飞向贾范,此时赵无痕站了出来,枪立于前,使出一招无懈可击,将飞刀打回。

沙子岭见赵无痕枪法不弱,便道:“你敢空手和我对招吗?”

赵无痕道:“有何不敢?”于是赵无痕将自己的枪倒插,然后上前出招。

赵无痕左右出招,一收一放,一拳击去,沙子岭侧躲擒拿,赵无痕反手对招,反成擒拿,两人拆招卸力。

沙子岭眼见就要败下,拔出先前藏好的匕首向前正刺赵无痕心脏,赵无痕余光一扫,使出螺旋九影,躲开匕首,正想使出九阴神爪,但是刚要抓沙子岭脑门时收手,使出擒拿手左手按捏沙子岭手腕,沙子岭匕首掉落,赵无痕反手接过匕首,反拿匕首对着沙子岭的脖子,但停了下来,赵无痕收手握匕一拳击飞沙子岭,沙子岭倒地头晕目眩,最后狼狈离开。

赵无痕打跑沙子岭收功,贾范拍手上前道:“好精妙的武功!不知道黄兄弟师承何处?”

赵无痕抱拳道:“家师已是风烛残年,不愿再涉入江湖!”贾范道:“黄兄弟不如来府上一坐,已表我对你家师的敬意。”

赵无痕对贾范道:“我还需历练,就不加叨唠。”于是将一锭银子交付贾范,持枪离开。

贾范看着远去的赵无痕道:“没想到一个这么年轻的少年竟然如此高的武功。只是这武功,却是我平生未见,应是纳百家之长。”

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神秘,悠然道:我既然已走上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抗美援朝战争时间的起止日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启海盗

砖砖zuan

天启海盗

绿茶一抹

天启海盗

归途何在

天启海盗

咬火

天启海盗

刘家二少

天启海盗

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