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婷婷六月综合站》。

“松林,你看兒子,他的眉毛在動,是不是跟你很像?”

“把他交給農山同志吧。”

“你看,他在咬我的手指頭,一定是餓了。”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

“明華,我們不是已經說好了嗎?農山同志是個什么人我們都清楚,他會替我們把他教育好的。我們的兒子以后一定會是個非常出色的男孩子。”

“他餓了,讓我再喂他一次吧。”

“十分鐘前,你才剛喂過他一次。”

“可是,我真的聽到了,他在叫我,他在喊媽媽。他說,我餓。他說,爸爸媽媽,別扔下我。”

“火車還有十分鐘就要開了。”

“松林,要不我們別去了,我們就留在這。戰爭還沒打到這。我們……要不,要不我們逃吧。逃到我爸媽那里。他們那離前線遠,說不定戰爭根本打不到那就結束了。我們一家人,就在一起,不要分開。”

“前線需要我們。”

“古松林,你以為你是誰?你不過就是個無關重要的小卒子。前線有你沒你根本沒什么緊要的。多了我們兩個,不一定會贏。少了我們兩個也不一定會輸。”

“若人人都像我們這么想,那還談什么保家衛國?”

“保家衛國保家衛國,你就知道保家衛國。你連我們兒子都保不住。你保的哪門子家!”

“明華,你可是個加入組織多年,信仰堅定的老同志!”

“可我還是個三個月不到的新母親。”

“所以我們才更要去。”

“可他才三個月大,就要失去自己的父母。”

“我們去了,現在他失去的是父母。我們不去,未來他失去的就是自己的生命了。”

“……我……知道了。農大哥,我之前教你的兒歌你可千萬,千萬要記住了。如果他哭鬧起來,你就唱給他聽。聽到后,他就不會哭了……還有那封信……一定一定要在他成年的時候給他……”

……

“我說你小子,這次算是便宜你了”

“大哥,老五我就不服氣了,都是自家兄弟,憑什么你就把出風頭的機會讓給老六?猜拳贏了我,卻放水輸給了他。”

“老五,三姐我可得說一句,你別說就比老六大三個月,就是大三分鐘,那你也是兄長,還就得讓著老六。”

“二哥,你看他們,合伙欺負我。”

“呵呵呵……你們聊你們的,我就是個吃瓜的。”

“行了行了,老六,此次任務我們事先了解過,危險性不是太大,但是即便這樣,你還是該小心點。任務是任務,但保住自己的安危,才是第一要務。”

“知道了四哥,我一定會小心的。等完成了任務,我到時候請你們喝酒,藍星,管夠。”

……

“小六,你的情報有誤。他們來了七個幫手,并非一個。”

“啊,怎么會?四哥,那怎么辦?你們還能撤嗎?”

“被發現了。”

“都是我不好。你現在在哪?大哥他們呢?我去找你們。”

“不用管我們。我們估計是走不掉了。”

“那不行,我便是死,也要和你們死在一起。”

“傻小子,說什么傻話呢?既然我們在,又怎么會讓你死。大哥他們已經交上手了,正在拖延時間。就是怕你沖動,做傻事,才讓我來跟你說一聲。他們應該沒發現你的身份。你就安心待著,待會就是見了我們,該出手就出手,不要猶豫。”

“四哥,你說的這是什么話,我們幾個說好要同生共死的。”

“你這傻小子。知道為什么我們都喜歡你嗎?”

“不是因為我最小嗎?”

“當初喝醉了酒結拜,雖說要一起同生共死,但對我們而言,那不過是戲言。唯有你這個傻小子,當了真。”

“四哥……”

“你如果還當我們是哥哥姐姐,就該聽我們的話。”

“我不要。”

“聽著,如果連你也死了。那以后逢年過節,誰來為我們報仇雪恨,誰來給我們燒香供酒?”

“我……”

“好好活著,你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對不起啊,四哥說好以后以后有空帶你去我老家看看的。恐怕要食言了。你以后有機會,自己去看看吧。那里是黎明軍興起的地方,到處都是映山紅,開花的時候,可好看哩。”

“四哥,我已經發出求援信號了,你們再堅持一會兒,支援馬上就到了。”

“我來的時候,老大和三姐為掩護我,受了重傷,基本沒啥氣了。老二和小五,估計也差不多堅持不住了。我這一生,還沒欠過誰的。就讓我隨他們一起去吧……”

“四哥——四哥——你說話啊,別不理我啊……”

……

“嘿,新來的,你不是鐵了心要加入我們嘛。正好,別說我們做前輩的不照顧你,現在剛好有個立投名狀的機會。這個人是調查局的,剛才在半路上埋伏我們,可惜修為太差,不經打。另外四個人已經尸骨無存了,只剩下他還剩最后半口氣。只要你殺了他,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怎么樣,現在就看你的了?”

“怎么還不動手?再不動手,調查局的援兵可就到了。”

“嗯?我看你小子磨磨唧唧,該不會也是調查局的人吧?”

“我數三個數,你要是不殺了他,我們現在就殺了你。”

“嗯,不錯不錯,干得不錯。就是殺人的手法太稚嫩了些。不過沒關系,以后跟著我們好好干,我們會好好教你的。哈哈哈……”

“對了,今天就先教你一點小知識。你知道,人身上最好吃的部分是哪里嗎?”

“前輩我告訴你。是人心。它是人身上最堅韌的地方,最有嚼勁,回味也最為無窮。只這一處,你就能嘗出酸甜苦辣,人生百味。”<才发现,它炸碎开来的是一枚枚符文,金色的符文,如蝌蚪般大小,密密麻麻,这些符文组成了这个金色的矩阵

  赤阳等几个道人飞入高空,闭目体会

  无数符文穿过他们的身体,符文是虚影,桃云青这些人穿过它们时,既拿不住也摸不到,但那几个道人则不一样。符文印刻在他们身上时有了反应,金色褪去,接着化为乌有。

但不是所有都会如此,仍有许多符文对他们毫无作用

  有人明白了这就是他们的机缘,也闭目感受,这是大道机缘,至于能感受到多少,就看各人的资质了

  桃云青也想学他们,但一闭目显现的却是金鹏神魄分离的情景,他有些不明白,因为他刻意摒弃这些想法,但是很真实的出现在他的脑海,这种情况让他很无语

  但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莲灯芯发出的阵阵的波动,就是这种波动干扰了他,于是他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所有人都在体会,他突发奇想,跟着莲心波动去走,结果他发现,金鹏神魄离体之时越来越清晰,这也印证了他的想法

  他努力去感受,情景越来越清晰,神魄完全离体时的那一刻,突然间停顿了下来

  世界安静了

  耳旁的风声都消了

  神魂与身体分离的一刻,产生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行为,他突然间明悟到了什么,却不知道是什么,努力回忆,却只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心间

  他看到了引起神魂炸碎的事物,那也是一颗莲子,与灯芯相似的莲子,只是很古朴,气息却远远没有莲灯的灯芯强大

难道不是越古朴的气息越强大么?他心里忽然生出这样疑问

  神魂被炸成符文,一点一点变化,一生二,二生四,生生不息,源源不绝

  忽然耳旁又是一阵嘈杂,桃云青睁开眼,符文矩阵开始在阵阵消退了

  赤阳一行人也从闭目中醒来,来到他们身前,脸上一片笑意:“今日多亏了你们,作为报酬,这具金鹏你们平分了吧,不可争抢,灵玉,你来负责!”

  “是!”

一道人出来回答道,正是先前驾驶御风舟的白须道人,他竟是一名筑基修士,先前还以为他是什么高手

  不过即使是筑基,但也不是桃云青这些炼气期弟子可以比拟的

  “谢过众位师叔!”

  众人齐声告谢,人人兴奋异常,这可是金鹏血肉,能分一丝食用也是对身体大有好处,即使不能分到血肉,就是它身上的羽毛,也是对人有好处的,相传有人曾经从游天鲲鹏的一根羽毛领会了游天术,成为当时遁术同级别的第一人!

  说完这些,赤阳等人就离开了,他们急需找个地方交流体会,这次受益最大的就是他们了,矩阵符文大多都是入了他们的身

  待他们走远,不管灵幻宗的弟子还是长生宗的弟子,都一拥而上开始抢大鹏血肉,都想要点好的,所以谁也不会在意秩序,灵玉大声呵斥也于事无补,但争抢之中怎么都会产生矛盾,一开始一两个人互相扭打,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两大宗门对战,要不是灵玉出手重伤了几名弟子,这场风波还停不下来了

  桃云青没去和他们抢,仅仅得到了一根羽毛,所以之后回到宗门,他也是没有受到宗门责罚的少数几人

  少了责罚,也少了机缘

金鹏的血肉他可是一点没得到,拈着手中羽毛,除了和普通飞禽颜色不一样外,他也没有发现别的不同,更别说感受法则气息,领悟法术了,只得将这根羽毛收起,待到日后看看有没有什么作用,它坚硬程度也是够格的,火烧不化,刀劈不伤,没准找个炼器的能有点作用,想起有个道士薅了能够做一件羽衣的羽毛,他就有些艳羡

  夜深人静的时候,桃云青在洞府内将莲灯取出,昏黄的光芒瞬间充斥了整个洞府

  接着,奇异的事情出现了,莲子上面的光散发着一个一个的符文,充斥了这间屋子

  这莲子今日日间吸收了这么多的符文,此时显现出来

  桃云青只觉轰的一声,眼前一片漆黑,再睁开眼时,已是天明

  他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脑袋里多了一些东西

  仔细看时,发现竟是一篇篇的经文,桃云青忍着头晕看完,心里一阵欣喜,这竟是一片秘书功法

  然而,还没高兴两下就两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桃云青再一次醒来时,身上负面状态已是全无,只觉神清气爽,脑海中的功法秘术也还在

  这是金鹏的法术,名字没有,符文转化的哪里来什么名字,桃云青给它取名鲲鹏游天术,是一种急攻的法术,既有威力又有速度,对肉身也有一定的加持,这是金鹏的天赋技能,若修行贯通能化作九道幻影对敌,威力与自身法力成正比,法力越高,威力越大,按金鹏的记忆,若法力如仙,粉星击辰也不是什么事

  当日金鹏化九道幻影对付赤阳等人,威力就可见一斑了

  与此同时,一处流光溢彩的钟乳石洞中

  赤阳几位道人从静坐中醒来

  “怎么样?你领悟了几成?”

  千机问他,目光灼灼

  赤阳面露惭愧之色:”三成不到!“

  “哎,我也是,这三成秘法,最多幻影成双,能加持遁速,其他也就一般了!”

  “能得到这么多已是不易了,向来借血脉之力传承法术,又有几个能过五五之数呢?”

  “是啊,这遁速加成,以后对敌多添几分方便了!”

  “是啊!我等领悟不过两成,赤阳兄你这份资质无双啊!”

  众人附和……

余金,不问出入;韩信轻猾之徒凶猛,但对方只要武功高强,便婷婷六月综合站

“深夜樂園,徐浪。”徐浪臉帶笑容,說道。

賭鬼的臉色微變,指著徐浪,說道:“說,是不是?是不是你讓她們兩個女娃出老千?坑光了我所有的財產。”

徐浪的臉色,瞬間變冷,我好心來看你,你就這么跟我說話?

“船內,看到了驚喜握住小箭的桃香,她正被鎖在昏暗的囚籠內。

桃香驚喜握住小箭,看向四周,在尋找什么。

陸隱出現,笑瞇瞇看著她。

“殿下,你來了”桃香大喜。

陸隱......

小鱼儿身上巳挨了几鞭子,不禁你自然已知道我那媳妇并不是琵婷婷六月综合站没有把握的事,她是绝不道:为什么不换?老实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婷婷六月综合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祥雨敲窗疑似君

七义之戚少

祥雨敲窗疑似君

四木

祥雨敲窗疑似君

纳兰海映

祥雨敲窗疑似君

藏藏藏剑

祥雨敲窗疑似君

竹宴小生

祥雨敲窗疑似君

古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