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草莓社区》。

小武道:我了解你这种心情。他舒服麽?胡铁花笑道:你能再找草莓社区

在莫主任和陳羽他們在興東一中的校長辦公室簽訂協議的時候,夏京大學招生辦的胡主任等人已經重新驅車上了高速公路。

招生辦這個工作,平時大多數時候都是挺清閑的,但是每年有兩個時間是特別忙的,一個是競賽出結果的時候,一個就是高考放榜的時候了,特別是高考放榜的這個前夕,更是最忙最辛苦的時候。

除了要不斷地找人打聽最新消息之外,還要不斷地聯系考生,不斷地一個個地方去奔走。

要是全都在省城一個城市的話,那還好,他們只在同一個城市奔走就行了。

但大多數時候,那些拔尖的天之驕子們都不是一直在一個城市的,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就不得不四處奔走了。

往往在這個時候,他們是沒有機會在酒店睡覺的,睡眠的需求,基本都是在車上解決的,在司機開車四處奔走的時候,他們便在車上輪流閉一下眼,稍微休整一下體力和精力。

這次他們之所以過來這邊,除了因為陳羽這個目標學生之外,還有另一個目標學生,是在隔壁H市的。

在確定陳羽這邊已經爭取不到之后,那便趕緊想辦法趕往H市,爭取把H那邊的那個學生搞定。

所以,胡主任在從興東一中出來之后,立即便馬上不停蹄地向著H市趕去。

“胡主任,剛收到最新的消息,那個陳羽的成績,可能進入了前五!”

就在胡主任閉目養神,思考著接下來怎么搞定H市那個尖子生的時候,助理的臉色忽然變了一下。

前五!

胡主任的眼睛驀地睜了開來。

“好一個莫小斌!”

胡主任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前十和前五,看似差別不大,但是完全不一樣的。

在這一刻,他完全明白了過來,剛才莫主任為什么那么狠,直接給優秀學生代表了。

什么狗屁潛力,狗屁的品格……

這家伙,絕對是提前收到了消息!

虧得他剛才還在笑話人家,擔心人家會被領導干掉呢!

我就說這個老狐貍怎么會突然干出這么頭腦發熱的事情來,這個混蛋,有消息也不提前透露一聲,還在人家學生面前說得那么冠冕堂皇,無恥!虛偽!

“有具體的排名嗎?”

胡主任強壓下重新調頭回興東一中的念頭,向助理問道。

“打聽不到。”

助理搖了搖頭,“打聽到前五,已經是極限了。”

胡主任也知道,在這個時候想要打聽到具體名次是不可能的。

“胡主任,我們要回去再爭取一下嗎?”

助理小心地詢問道。

“不用。”

胡主任擺了擺手,“回去也沒意義,水木那邊直接給優秀新生代表,我們能給嗎?”

“一個前五名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給了就給了吧,我們還是按原計劃去H市,爭取把那三個學生全部簽下來。”

胡主任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抹堅定的神色。

雖然剛才在興東一中吃了個小虧,丟了個前五的學生,但是H市那邊有一個前十的,還有二個前三十的,這三個拿下來的話也不虧。

作了這么多年的招生工作,他早就明白了一,你已经看走了两次眼了。”

“总好过你陈总长的生性多疑。”韩兼非在掩体中伸出一根中指。

“弹药快没了!”看着这两位大人物相爱相杀,一直维持压制火力的王牌机师大喊道,“快想办法。”

“别担心,给韩老板点儿时间。”陈明远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他空着手都能对付装甲,这点儿火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韩兼非骂了一声,对那个联盟机师道:“你的装甲过载可以拉到20个G吧?对面是老式的,最多拉10个G,你怕个毛!不是联盟王牌吗?J4机动会吧?一会儿靠近了,你就用J4机动,向右接一个本瑟姆冲击,如果没打死,就用榴弹补一枪。”

“还有你,”他对着那个叫布伦的机师说:“他上去的时候,你把剩下的弹药全都打出去,一点儿都别剩,就打拐角那边,别让那几个拿电浆枪的感染体有机会开火。”

“不对,”布伦说,“左边那个装甲怎么办?”

“让你怎么打,你就怎么打,联盟王牌怎么竟是这些自以为是的臭毛病?这儿还有三个四个大活人呢,你说怎么办?”

说完,他站起来,拎起四棱大锤。

联盟王牌机师的弹药显示屏上,刚好弹出弹药耗尽的警示,肩部转膛枪空转了几圈后,缓缓停了下来。

“上!”韩兼非拎着锤子向感染体的机动装甲冲去。

最快反应过来的布伦,开始向走廊尽头拐角处射击,另一台机动装甲则直接抛掉已经耗尽弹药的转膛枪,以不亚于韩兼非冲锋的速度向前冲去。

在几次快速交替的横向机动后,联盟装甲越过韩兼非,来到右侧感染体装甲面前,下蹲、转体、挺身、肩撞等动作一气呵成,无比顺畅。

虽然是战场上百战百胜的王牌,但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么顺畅的标准机动加上近乎完美的战术动作了。

就像韩兼非预料的那样,这台装甲的所有反应都卡在了他的点上。

一声榴弹响后,那台装甲的驾驶舱被炸成粉碎,一个感染体刚刚跳出来,就被鹧鸪的单兵榴弹凌空打爆。

与此同时,韩兼非已经冲到另一台感染体装甲身前,四棱大锤“碎颅”在喷气动力加持下,直奔下肢关节砸下,如同一枚小炮弹一般,竟然将那处关节直接砸断。

在近处目睹一切的联盟机师顿时感觉膝盖一软。

赵小南紧紧跟在他身后,两把霰弹枪火力全开,凤凰装甲完美抗住了那巨大的后坐力,竟然打出两把冲锋枪的感觉来,那个感染体竟直接被打碎在装甲驾驶舱内。

走廊尽头的感染体再次撤离,走廊里总算安静下来。

六人继续前行,但这次似乎没有什么感染体再出现,即使偶尔会有一两个感染体从墙壁或天花板上爬过,也并没有疯狂地扑过来袭击。

“有些不对啊。”韩兼非说。

果然,当他们来到四层试验舱核心位置的时候,那种熟悉的颤动感终于再次从脚下穿来。

黑暗中,四面八方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感染体,他们有的空着手在墙壁上攀爬,有的拎着巨大的消防斧,还有一些拿着自动武器和单兵反器材武器,如果不是皮肤铁青,看起来和普通陆战队员并么有什么区别。

在这大群感染体的后面,另外四台机动装甲也露出正在转动的枪膛。

“跑!”韩兼非脸色大变,“中埋伏了!”

我杀他,只因为我有个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

“咚咚咚”一阵走走形式的敲门声响起,也没等屋里人回话,主治医生带着两个小护士应声而入。“你怎么还带着氧气罩,不怕氧中毒么?便宜也不是这么占的。”主治医生略有些责怪的看着靳言,两步走过来一把拉下靳言脸上的氧气罩挂在边上。

靳言:“……”

达拉:“?”

医生完全不顾及房间的气场已经产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继续冷脸教训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一天就知道赶时髦,玩什么自驾游,也不看看自己的技术行不行,幸亏那山崖也就几米高,算你们命大!”

两个小护士在后面窃窃地偷笑,还时不时的往靳言身上偷瞄,靳言虽然受伤略显憔悴,但却仍旧憔悴的很帅,反而少了些他平时那种痞里痞气的劲。此时满脸尴尬还带着点生气,更是让人觉得十分可爱。

“驾照买的吧!”医生又补了一刀。“怎么样今天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靳言此刻骑虎难下,他硬着头皮摇了摇头。顿时感受到来自达拉锋利如刀一般的目光。

“没事别老躺着,适当动动有助于恢复。”医生撇下一句,就潇洒的推门而出,小护士临走前还冲他笑着眨眨眼睛。

随着房门“砰”的一声关闭,屋内的两人面面相觑,靳言感受到来自达拉充满杀气的目光在一寸寸的逼近,看的靳言不寒而栗。“你干嘛!你想干嘛!谋杀亲夫吗?”

“你是谁亲夫!”达拉生气的对他叫道。

“我昨天好像记得有人说,她会对我负责的!是谁呢?”靳言抬起一双桃花眼笑着看达拉,那笑容说不出的透着迷人的坏气。

“我说的是如果你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会对你负责任的。你有吗?如果你没有,我现在马上就可以让你有!”达拉羞愤的叫道。等一下!“?嗯!”。

“嗯?”靳言脸上的表情此时出奇的精彩,“啊!我错了,救命!”

达拉对着靳言一顿暴揍。她吼道:“你昨天晚上就醒了!”

靳言无辜地眨巴这眼睛,“明明是你把我吵醒的。”

达拉恼羞成怒:“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你不知道别人在担心你吗?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感受,你太过分了!”说着竟眼圈发红掉下了一串眼泪来。

靳言一愣,他还从来没见过达拉哭,他赶紧委屈巴巴怯声说:“对不起、对不起,你别……你别哭啊。”说着他费力抬手给达拉擦眼泪。“你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实在不舍得醒来破坏那气氛……我错了!”

达拉怄气的向旁边一闪躲开了他的手,她说的也是气话,她当然不是真的认为靳言是只顾自己不顾别人了。靳言咧嘴一笑赶紧哄道:“仙女连哭都这么漂亮。”

达拉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有没有正经的时候!”

“我一直很正经啊。”他满眼笑的面若桃花。“我对你说的每一句都是心里话。”达拉被他看的都有些不自在了。“我去给你倒水!”她起身走开了。靳言则一直用那双泛着三尺桃花潭水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盯着达拉一寸都不舍得离开。

“水!”达拉将水杯递到靳言面前。

“喂我。”靳言撒娇道。

“不喝算了。”达拉说着就要收回手。靳言一把拉住达拉的手腕,由于动作过猛扯得胸口一阵撕裂的疼痛,“嘶”。达拉目光紧了一下,但转念一想这小子别又是装的吧,于是便没搭理他。

“别呀,我一条命都换不来你一杯水吗?”靳言咧嘴笑道,调侃的语气中分明带着些许失落。

达拉犹豫了片刻,“对人咱能别这么冷淡吗?别人给你一颗糖。你不接着也就算了,咱有必要还背过身去么?”唐芸数落她的话再次在她脑中响起。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明明不是那么想的,但行为上却总是非常伤人。就比如此时,她对靳言用命护着她这事,其实是真感动的,根本就是动了真心了,别说喂一杯水,就是真的对他负责任,她都…… 唉,她还是迈不过自己心里那个叫做千尺寒冰的深渊。”

等了片刻,靳言微微一笑,笑中掺着一丝丝苦涩,但被他很好的掩饰起来了,他松开达拉的手腕缓缓去接那杯水,胸口的疼痛搞得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着他的动作,达拉看到靳言敞开的领口中还缠着绷带,雪白的绷带上渗出红褐色的血迹犹如一个个对她谩骂的

乾坤世界里,幾個小小的身影一人手里費力地拎著一桶水,水里不停地飄散著柔和而已令人陶醉的氣息。

幾個小丫頭的臉上,衣服上都是黑乎乎的,如同被抹了墨水一般。

一個高挑俏麗的身影跟在她們身后,手里同樣拎著一桶水,只是她的臉上卻更黑了,跟木炭一樣。

“喂,艾希莉,這樣不好吧?”小茹回頭看了一眼,看到優格妮癟著嘴很不開心地跟著,滿是黑灰的臉上顯得是那樣的幽怨。

“哼,有什么不好的?要......

”傅红雪苍白的脸上,已似有火很喜欢你的大师兄?若不是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草莓社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茅庐巧匠

不穿内裤好多年

茅庐巧匠

小已的笔

茅庐巧匠

想你的时候

茅庐巧匠

挽袖天下

茅庐巧匠

惊雷紫电

茅庐巧匠

楼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