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趴下去》。

第十三章 跟團

“姐,你是不是吃什么藥了?!”

“沒有啊。咱們不是一直沒出過門嗎?你吃的啥子我也吃的啥子。你比我早入境,就不許我厚積薄發啊?”

“之前厚積的也只是內勁,入境之后轉成真勁了。你怎么能進步這么快?”

這個月姐弟兩人經常切磋,葉璟玟進步的速度讓人咋舌,入境才一個月真勁強度已經幾乎與葉璟龍差不多。

“我真沒吃過啥子啊,哦,我好好想一下,好像最近我還真的有吃過一樣,跟你不一樣的東西……”修行進步飛快讓葉璟玟心情大好,眼珠一轉笑吟吟道。

“啥子?真的有?”一直旁觀的葉司命驚訝道。

“就是那天破鏡的時候吃的老媽炒的蘑菇啊,老媽炒的好好吃,對吧,爸?”眼看連老爸也上了當,葉璟玟嘻嘻笑道。

“咳,你個臭丫頭!連你老爸也忽悠!”景欣笑罵道。

葉司命也不由啞然失笑,自己是思之心切,居然也幻想女兒找到了“天材地寶”。

傳說古時修士可以服食一些天材地寶以輔助修行,或增強體魄或明性養慧,甚至還有讓人直接破鏡或增長修為的奇藥等等,而這些在現代已經完全找不到,徹底成了傳說之物。

————

“她這個很有可能是破鏡的時候對本真感悟更深,所以心法進境會很快。”葉蘅武贊許道,“以前也有人沖破關隘的時候,極短時間內心法圓滿馬上又沖擊下一層,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不過這種情況也有幾十年沒有聽說過了。玟丫頭說不定一年后就能超凡,保持下去甚至能很快趕上你。”

“真的?”葉司命為女兒欣喜道,很快趕上自己,那未來知命可期啊。

只可惜感悟的內容只能意會無法言傳,因為一旦言傳必定會附有修士自己的描述,反而會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不錯,據我所知,以前一些有名的修行天才都是如此,不過他們入境的年紀要早一些,后來也都成就命衍以上。對了,鐘老就是這樣的天才人物。”葉蘅武提到鐘前輩又是一臉仰慕之色。

“對啊,鐘前輩就是十八歲入境,十九歲超凡,然后勢如破竹,幾年就突破出神境,三十歲入化,三十八歲無羈……”

鐘前輩是近一百年來東桓修士心中的偶像,一百二十歲命衍中期修為,過往成就幾乎人人能背誦,想到女兒或許也能稍附翼尾,葉司命心里抑制不住激動。

“咱們這兩天就要出發,家里都安頓好了吧?”提到鐘前輩,葉蘅武終于說起了正事。

“是,因為這次您也要去,所以前天我們已經搬到大爺爺那里。雖然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但我跟景欣還是擔心,決定讓他們再過一段時間才出門。”

雖說任永強告訴他,殺手招認針對的是整個葉府,并不掌握葉璟玟的詳細信息,但他還是不放心,最好這次把這些渣滓都徹底解決了,那才一勞永逸。

“嗯,這次我,司永,還有你,三個人出征,你大爺爺留守,家里面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你把該帶的東西都準備好,特別是防護裝備,戰場無情,不可掉以輕心!”葉蘅武叮囑道。

“我會的,爺爺。”葉司命點頭道。

這次葉家派出的三人都是精心挑選,葉蘅武無羈巔峰,葉司永是葉蘅真長房長孫,是司字輩的領軍人物,目前已經是入化境巔峰,而葉司命亦是出神境巔峰,可見葉家對此次歷練的期待極高。

————

“就這兩天?”岳求真嘀咕。

“什么就這兩天?”秦麗問道。

“啊?哦,這兩天我可能要請假回去一趟。家里有點事。”忘了她們現在聽力越來越好,以后可要注意了,岳求真心里默想道。

“阿真你要回去?家里的事需要我們幫忙嗎?”周媛媛正好洗完手回來。

“不用。具體的等我回去才知道呢,很快就回來了。”

“回去以后記得給我們打電話。”秦麗叮囑道。

“哦,我知道了。”

“對了,你準備坐火車回去還是坐飛機?可別忘了提前訂票啊。”周媛媛提醒道。

“還是坐火車吧,飛機我還沒坐過。”咦?葉司命他們是坐火車還是坐飛機?自己居然忘了這個事,幸好媛媛提醒了,要不然萬一他們到時候坐飛機,自己怎么跟團游?!

機場到處是監控,飛機上也是,掛在外面也不行,還有衛星,搭同一趟飛機?出國好像還需要護照,不對,這是去打仗,很可能是軍機……

一團漿糊,忘了現代的交通工具已經大不一樣了!

————

當天晚上,葉司命又在洗手間里暈了一次。

“你們什么時候出發去利迪斯?”

“后天早上七點就出發。”

“準備怎么去?我

此时那辆商务车确实进入了闽南的境内,并且进来后没过多久,就从高速上下来,然后开始走起了过道,主要是这帮人惦记着车子别被警方给锁定了,毕竟现在路上的摄像头到处都是。

  从岭南到闽南,也就十来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这个时候车子基本在闽南偏东北一点的地方了。

  中午时分左右,别克商务车进入了在泉市郊区一代的一个庄园里。

  车子进来以后,庄园门口就站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左手腕上戴着串佛珠,穿着身中山装,为人看......

劫,杀人如草,而邻右人影范学院附属中学初中部第三趴下去

“你干什么!”林茵無力而堅定地伸出手,搶先把槍握在手中。

小溪露出猙獰的表情,精神力直刺林茵腦中,讓她的頭疼更加強烈,然后撲了上去:“給我!你這賤女人!”

兩個少女在面包車后座扭打起來。慌亂中,林茵打開保險射擊。鈧鈧兩聲打了個空。

只希望李樂能聽見吧。

“是我叫人救了你!我哪里對不起你了!”林茵對小溪的激動和憤怒表示不解。她實在不能明白閨蜜到底是為什么這樣攻擊自己。

“你救了我?”小溪占著林茵頭疼的劣勢繼續一拳打在她肚子上:“你早說道末日要來!你為什么不跟我說清楚?你還記得我們是朋友啊?朋友就是個屁!”

林茵抓住小溪的頭發,擠出精神力想進行反擊:“我早就提醒你和玲玲了!是你們自己沒信!”

小溪聽到玲玲這個名字,更加瘋狂,不顧自己還被扯住的頭發,張口狠狠地在林茵的肩膀上咬住。

鮮血流進她的嘴里,有些腥甜。

恍惚間,仿佛回到了那間被食腦者堵著門的女生宿舍,兩個幸存者在用最后的力量廝殺著。爭奪生命與食物。

一聲槍響,擊中小溪腹部。

又一聲槍響,射穿她的胸口。

鈧鈧鈧。

林茵一腳踢開小溪,打空左輪的子彈,還在不斷扣動著扳機。

等她回過神來,提著五六塊精神結晶的李樂已經將小溪的尸體丟到車外,并一把奪走了林茵的手槍。

“嗚……哇!”林茵鉆進李樂懷里,大哭起來。

這是她第一次殺人,而且殺的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這應該是最快的成長方式吧。

——

新臨海基地外的街道上。

“劉哲,你背叛了人聯!”前異常事務局的陳峰組長用手槍對準面前的老對手兼老同學。

“不,這不是背叛。”情報局的臨海一組組長劉哲看起來比前段時間更加蒼老,但面容卻依舊平靜:“是人聯已經完了。我只是比你們先意識到這一點。”

陳峰的手顫抖片刻,沒有開槍。

“好了陳組長,把槍收一收。”徐小星和關萍從旁邊走來,“現在是亂世,接下來可能還會變成軍閥割據的時代,我和孫少將他們的區別只是起點不同。”

所以,劉哲局長投靠我也無可厚非。

現在徐小星手上有兩千兵力,近萬民眾。而且相比于新臨海的來者不拒,他只收有勞動力的人和高級知識分子,只在面對孩童的時候才發發善心。

孩童是未來的勞動力嘛。

而臨海基地方暫時也沒精力對徐家做什么,雙方只能合作。而劉哲身為前情報局組長,手上掌握的東西足夠在徐小星這邊換個好價錢。

陳峰收起槍,慢慢平靜下來:“很好,很好。”

就像劉哲所說,人聯已經完了,不存在背叛的說法。

不然孫少將擊斃前臨海市市長的事情足夠死刑了。可末世到來,誰還有心情管那個?手上有槍才是王道,臨海唯一的機械化重火力部隊都在孫少將手上,其他人怎么和他爭?

劉哲量兵器都倾销给了豫国。青国百姓也纷纷放弃务农,转行做铁匠。另一边,狄处派人到青国以高价大量收购粮食。

就在青国上下欣喜若狂,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时候,豫国突然封闭边境,停止收购青国兵刃。此时,青国才回过味来,他们已经兵刃售罄,无粮可吃。青国想从他国购买兵器与粮食,也被拒绝。于是,青国国力匮乏,一时之间再难与豫国扳手腕。

有一次,任佐对狄处说:“人们时常在学堂、酒楼聚会,议论时政,对朝政说三道四。不如把这些学堂、酒楼拆了吧?”

狄处:“为什么要拆掉?人们聚会,讨论施政得失,是他们的爱好。百姓喜欢的,我们就施行;百姓讨厌的,我们就改正;百姓是我们的老师。

我从没听说,倚仗权势来防止怨恨。拆掉这些地方不难,可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我以为,不如开个小口疏导,这些议论还能成为我们的治国良药。”

于是,人人敬服。

有一回,豫王姬文一匹心爱的马病死了,豫王姬文悲而生愤,下令把养马的人拉出去五马分尸。禁卫正要动手,狄处恰好到场,赶忙上前对豫王说:“杀人也要讲究方法,请问上古神农氏肢解犯人的时候,从身体哪个部位开始?”

豫王一时语塞,对禁卫说:“那就不分尸了,押送监狱处死就行。”

狄处又说:“此人的确该死,请让我数落他的罪状,让他死个明白。”

于是,狄处开始对那个养马人厉声叱骂:“你犯了三条死罪。大王让你养马,你却把马养死了,这是其一。死掉的这匹马,是大王最喜爱的,这是其二。因为你养死了马,而让大王杀你;百姓听说了一定会嘲笑大王,其他国家也一定会轻视我豫国,这是其三。你可知罪?”

豫王姬文听得笑了:“好了,好了,把他放了吧。”

一次,豫王姬文再次下令求贤,狄处一天之内推荐了7位贤者。豫王姬文又高兴又疑虑,问狄处:“从古至今,圣贤少之又少。你一天推荐了7个人,会不会太多了?”

狄处:“大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同类的鸟,它们总是栖息在一起;同类的野兽,它们总是生活在一起。我们如果到低洼潮湿的地方寻找柴胡、桔梗,就是掘地三尺也挖不到;但如果我们去山上找,却能装满一车。

我狄处虽然才识浅薄,却能一心向贤,所以能结识许多贤才;寻找贤士,就像去河里舀水,用燧石取火一样,轻而易举。大王,区区7个人,怎能算多?今后,我还要继续为大王推荐贤能。”

豫王姬文听了,连连称赞。

一段时间以后,豫王姬文见狄处施政稳妥,宽慰不已。随后,豫王姬文再次起用李馈,任命其为御史大夫,监察百官,全面推行《法经》。

一日,李赫前往姬尚府,寻访姬月。李赫正要走进姬尚府大门,突然被门口的侍卫拦住:“且慢,李公子不得入内。”

李赫很意外:“大哥,我是李赫,以前常来的,今天我来拜访姬月姑娘。”

侍卫:“我家小姐说了,别人都可以进府,就是李公子你不能。”

展梦白提气上山,奔行了一阵,双方的本真关系,进一步强化文趴下去乐朝阳变色道:这是什么人?萧铁花忽然间松了一大口气,苦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趴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世惊梦录

小懒虫

异世惊梦录

长峰先生

异世惊梦录

徐子易

异世惊梦录

殆火

异世惊梦录

神见

异世惊梦录

会跑的五花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