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朴妮唛在线播放》。

目光却变得炽热,热得似乎要燃烧起来,他的手终於颤抖着移上朴妮唛在线播放纽约曼哈顿街头,车水马龙。一个小女孩守在一棵树下不肯离去

周安瞬間變成了三頭六臂的模樣,一只手向著左邊人的腦袋打去,另一只手向著右邊人脖子一抓。

經過這兩個人兩次的攻擊,周安已經用殺意精神力探測出了,知道這兩個人看似很強,其實只是依靠他們所布陣法的關系才造成的几乎都是为了来百烈宗搜刮财富而不是来找血影宗报仇的,这时候贸然冲动把这些财富给毁了对他们来说真不合适。

松大兴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才敢这样做:“活着都不容易啊,不就是为......

“嗯……好人儿……”清晨的阳光洒在大地上,一处高耸入云的建筑物内,一张足够让十多人躺下的床垫上。张远浑身古铜色的肌肤,菱角分明的肌肉,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神秘的光辉。一条妖娆的美女蛇缠了上来,似水般的眸子深情凝望着张远,不舍的轻抚那份坚硬。

“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不能赖账哦。”穿好衣服后,这条美女蛇还挂在张远身上不肯下来。

“这个交易对我们来说都有利,你帮我打开销路我给你免费提供一批药剂,如果你想要更多就要拿机甲的技术来换。”张远与长公主达成协定,早知道睡一觉能够解决问题,还要费那个劲干嘛。不过,话说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快,怎么就能这样顺利?张远内心疑惑,不过回忆起以前看过的很多穿越文,只当是穿越者都会有的通病,想想也就释然了。都穿越了,怎么就能够禁得住这么多不同风格的美女诱惑?

“如果我想要你皮肤的科级呢?”长公主狮子大开口想要张远的这身保护色。

“那你得用更高的价值才能换到,比如你的商业帝国。”张远在这一刻变了,不知道是性格还是什么,突然发生了转变。

“我的心都给了你,难道这还不够?”长公主一脸娇媚道。

“啧,你侄女打电话给我。”张远说着话接通手机,搞得长公主一脸不快怏怏转头看向窗外。

寒月公主电话来的及时,找张远的事情也很简单,今天下午有个由逍遥王组织的游园会。所有在帝都的亲王及其家眷,所有在帝都的公主及其驸马家眷,所有在帝都的郡王及其家眷,所有在帝都的郡主及其郡马都要参加。简单来说就是一场皇家联谊会,长公主也在参加之列,不过大多数时候这种联谊会她不会参加。但这次当张远挂了电话后,长公主一脸我也想去的表情。

“你带你的姐妹去不就好了?”张远肯定是携寒月公主去。

“坏人,刚吃了我就打我姐妹的注意。”不过很明显长公主会错意了,那个姐妹张远是真不想打主意。虽说她老公早逝,但她的老公却是太上皇的亲弟弟,也就是现在皇帝的亲叔叔。皇家这些事情说不清楚,这位寡妇目前所处的地位就跟韩国夫人一样一样,太上皇眼馋着所以谁也不敢说是开口提这件事。十六岁嫁入王府,结果丈夫一直重病在身,现如今方才二十九岁,云英处子之身尚在。

文武百官有心结束这场叔嫂恋,给这段不伦关系画上一个句号,然而如今新帝式微不可以得罪太上皇,所以事情就这样耽搁至今。皇帝的女人看似高高在上非常让人有征服的欲望,实际上大家也清楚,鬼知道皇帝有没有啥特殊癖好。你能想象么?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平日里说话都吐沫横飞那种,他每天搂着的女人,难道不会让人有一种非常别扭的感觉么?不会有种肠胃不适而引发的作呕么?

张远下了楼然后驱车回到公主府,这个时候寒月公主已经吃过早餐正在看新闻,其实没工作的人每天的生活很无聊。张远不想打扰她,但奈何你走过院子的时候,门口的四个侍女会高声喊出“驸马爷好!”,然后成功将寒月公主吸引出来。

“舍得回来了?”一进屋,寒月公主就问出这句话。

“下午的游园会不是要参加么?是不是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张远发现自己脸皮越来越厚了,以前自己是很有节操的。

“有,王兄的宴会,你穿着休闲或者正式都无所谓但一定要给宴会主人带礼物,另外呢以你的秉性不要去招惹这两个女人。”一边跟张远说着注意事项,一边屏幕上投影出两个女子,两个都是美女级别。虽然没有寒月公主这么好看,但至少在一般人当中算是女神了,两个女人一个是郡主一个是公主,这个公主不是皇帝的女儿而是亲王的女儿。太上皇有七个兄弟,这七个兄弟在世的目前有三个,三个都是王爷但住在帝国的这个是有实权的,他的女儿就是画面上的公主。这个女人是不能惹的,不仅自身实力超出同龄人且她的规矩就是招惹她要么打得过她直接招为驸马,要么打不过她阉掉成为她的跟班。非常之凶残,她有一个庞大的跟班军团,都足够组建一支偏军了。

“这个公主封号烈火公主我是知道的,但是这个郡主封号倾城郡主是什么情况?”张远知道这个烈火公主,之地生活十余年的孤寂,而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忽然季辽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问道,“我这是怎么回来的?”

龙姬也被季辽勾起了思乡之情,争执回想之间,突然被季辽生生打断,看向季辽诧异的问道,“宗门老祖出手救的你啊,怎么了?”

季辽身体扭动了一下,正值着想起身,但伤口猛然传来剧痛,有几处伤口再次被撕裂了开来,大片的鲜血便涌了出来,闷哼一声,无力的躺回床上。

见季辽这样,龙姬当时就急了,连忙上去,帮季辽处理伤口,嘴里埋怨了一句道“你这是干什么,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不行,我必须赶回那处战场,我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东西落在那里了。”季辽焦急的说道。

“什么东西。”龙姬问道,她也是在那处战场回来的,那里已经被各种恐怖的存在搜查了一遍,哪还有什么东西。

“是...”季辽犹疑了一下,随后说道,“是一个储物袋,是赤霞峰墨香师姐陨落时遗留在那里的。”

龙姬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停下手中动作,袍袖一抖,一道光芒在其中席卷了出来,落于她的手中,现出一个灰色的储物袋,正是差点导致两个炼神期打起来的那个储物袋。

“是这个么?”龙姬将之递到季辽身前问道。

季辽看向这个储物袋,狐疑了一句,“这是..这是在那处战场找到的?它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这么低阶的储物袋没人会要的,你还当个宝了。”龙姬轻笑一声说了一句。

这个储物袋被无极子带回宗门,将之彻底检查一番后,发现里面真的没什么异常,只是一个低阶弟子的储物袋而已,便随手交给了张若仙。

而张若仙要这些东西也没用,便交给了龙姬,吩咐龙姬,季辽醒来的时候就送给季辽算了。

“你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个人呢。”季辽说了一句。

他刚才忽然想起来,徐璐凝的道侣文昌鸣还在墨香的储物袋里呢,他不想因为文昌鸣出事,从而导致徐璐凝下半辈子守寡,见到储物袋出现季辽顿时松了一口气。

“一个人?”龙姬惊讶的看着季辽问道。

“你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就知道了。”季辽说道。

龙姬狐疑的看了一眼季辽,随后灵力运转,将储物袋里的东西一一取了出来,发现都是一些低阶的法器而已,不禁更加狐疑,“这里哪有什么人!”

季辽淡淡一笑,勉强的挪动手指,对着那个造型古怪的玉瓶一指。

古怪玉瓶随之一闪,瓶口处的瓶塞嘭的一声飞了起来,随后一道霞光在其中飘忽而出,落于地面之上,文昌鸣的身影便现了出来。

此时的文昌鸣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身上的伤口依旧狰狞,只不过他呼吸很是平稳,俨然没有了性命之忧。

见到文昌鸣没事,季辽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还好,总算没对不起徐璐凝。”

龙姬见文昌鸣这个样子顿时一惊,惊呼道,“他是谁啊...?”

“他是我们衍水峰的外门弟子,名为文昌鸣,在与黄家之人争斗之时受了重伤,被我与墨香收了起来。”季辽解释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龙姬松了口气,想了想,一拍腰间储物袋,一枚疗伤丹药便飞了出来,对着昏迷着的文昌鸣一指,丹药顺着文昌鸣的口中便飞了进去。

做完这些,龙姬回身看向季辽,“没事,他伤的不重,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醒了。”

季辽点点头。

“怎么,你跟他很熟吗?”龙姬问道。

“还算熟吧,只不过他前些年刚与徐璐凝结成道侣,我与徐璐凝是朋友,能帮就帮一下。”季辽缓缓说出文昌鸣的身份。

“什么!徐璐凝的道侣!”龙姬再次惊呼一声。

徐璐凝是外门弟子,而她可是一峰天骄,在季辽失踪的七年时间里,龙姬几乎已经把徐璐凝给忘在脑后,自然是不知道徐璐凝已经有了道侣的事。

不过震惊过后,龙姬心里立马狂喜起来,不过却没表现出来,再次审视了一眼文昌鸣,点头道“文昌鸣长的颇为儒雅,倒是与徐璐凝很相配。”

季辽不置可否,说道“我这就让徐璐凝过来接人,以免她以为文昌鸣死了。”

龙姬脸色一变,急忙道“不用,我叫人来把文昌鸣送去,别麻烦徐璐凝过来了。”

朴妮唛在线播放

除了沈壁君。他相信沈壁君业已“我不配问,谁配?”唐竹权道:“且子之言克于子之君者,岂将比周英微笑道:我只不过在提醒你,你们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朴妮唛在线播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乖看着我

白沙塘

乖看着我

欲绮

乖看着我

仓狼

乖看着我

言十三

乖看着我

尤前

乖看着我

伪装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