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蓉秘史》。

酒店套房,看完莫凱澤的傷,安德烈抽著雪茄,滿不在乎地說:“問題不大,只是髕骨磨損而已,休養幾天就能走路了。”

“幾天?”莫凱澤用異樣的目光看安德烈,心說你把我當什么了?我可沒有電影里那種恐怖的自愈能力。

“走路又不代表康復,拄拐走也是走嘛。一點小傷而已,不要那么緊張,遠沒有到截肢的地步。”安德烈嘿嘿一笑,回憶道,“想當年我小腿中彈八枚,脛骨都斷了,現在不依然好好的?”

“誰知道是不是假肢?”莫凱澤躺在床上,淡淡地說。

“讓你知道。”安德烈卷起褲腿,露出滿是腿毛和傷疤的小腿,拍了拍說,“看見沒?貨真價實的真腿,如假包換。”

“如假包換假肢,你是個狠人。”莫凱澤拿枕頭墊著背部,靠在床頭上。

“好好養著吧,可別在換假肢這條路上走到老師前面。”說了莫凱澤一句,微米耳機里傳來手下的聲音,安德烈走出臥室,“喂,說吧,什么情況?”

客廳里,路璇盤腿坐在沙發上,濕漉漉的米灰色長發披散在肩上,瞅了打電話的安德烈一眼,繼續埋頭修著指甲。

“再仔細搜一遍,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要放過。”安德烈沉著臉掛了電話。

“看樣子結果很不理想。”路璇低著頭說。

“山腰到山頂都搜遍了,沒找到她。”安德烈口中的“她”自然是指風王殿,“他們這么做是最讓人頭疼的,風、水、黑暗,這三尊王殿是想和我們打游擊嗎?我嚴重懷疑他們的宿主都是中國人。我的意思是中國的游擊戰太有名了,你懂我的意思嗎?我想你應該懂。”

“漢語說得不錯。”路璇拿起指甲銼,“不過你是不是該先把褲腿放下來?你的腿讓我想到了薯蕷,薯蕷知道嗎?就是山藥,也許你連山藥也不知道。”

“山藥我知道,就是那種光白、水嫩、美味的食物,前幾個月去中國我剛吃過。”安德烈放下褲腿,有些小得意,“我的腿有那么好嗎?”

“我說的是剛從地里拔出來的山藥!毛旺盛得堪比長毛象!”路璇拿起手機,搜索出一張沒有去毛、去皮的山藥圖片,朝安德烈扔過去,“睜大你那雙近乎瞎了的眼睛好好看一看。”

看了兩眼,安德烈就把手機放到桌上了,臉色尷尬:“打人不打臉,我最近可沒招惹你。”

“所以我打的是腿。”路璇攤了攤手,俏臉上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

“……”

房門打開,看到安德烈,以辰主動打招呼:“布朗主管,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想我了嗎?”安德烈笑瞇瞇地說。

“呃——這個你還是問莫凱澤比較好。”以辰干笑著把問題推給莫凱澤。

“真是好兄弟,他說讓我問你。”安德烈撇撇嘴,“集訓挑戰進行得如何?快結束了嗎?另外,對這次集訓有什么感想?”

“進行一半了,再有一個小時差不多可以結束。”以辰接了一杯水,“感想的話,如果可以,我不想再來這里了。”

安德烈扭頭看向路璇,一本正經地說:“我不是喜歡挑事的人,但他確實給我一種對你這位老師有點意見的感覺。”

路璇抬頭瞧了一眼以辰,隨意地說:“不對老師有意見的學生不是好學生,不對學生下死手的老師不是好老師。”

路璇輕描淡寫的話令以辰聽得心驚膽戰,有意見?下死手?

他心里有一萬個聲音喊冤,同時又暗罵安德烈多嘴。

安德烈卻不知道以辰在心里罵他,對以辰聳聳肩:“看起來你老師對你還是挺照顧的。”

“謝謝,你真是個好人。”以辰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言不由衷地說。

當以辰等人走出酒店房間時,集訓隊正好從外面回來。

集訓挑戰結束了,不得不說俱樂部設的挑戰難度不小,一隊只有兩人挑戰成功了,其中一人以辰等人還認識,正是羅森特。

二隊沒有人挑戰成功,倒不是他們水平不夠,而是沒有意義,身為令行部成員,他們參加集訓是為了進行極限運動使得強化劑的功效能更好地發揮出來。

見到安德烈,一隊每個人都非常興奮,俱樂部主席親自來看他們的集訓成果,這是他們沒想到的,也是他們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酒店大廳,安德烈宣讀了每個人的集訓測評,并為每個人頒發了集訓紀念勛章,隨后又為挑戰成功的羅森特兩人頒發了獎杯和三萬澳元的獎金。

一番致辭后,安德烈宣布集訓圓滿結束。在歡呼聲中,安德烈開香檳,與集訓隊一同慶祝。

“終于結束了。”以辰唉聲嘆氣。

“結束了你不應該高興才對?”莫凱澤目光怪異。

“這你就不懂了,高興只是短暫的,疲憊才是永遠的。這次集訓結束,就意味著下次集訓開始,苦日子還長著呢!唉,你我的未來就是這個樣子,看透了,但沒有辦法。”以辰耷拉著腦袋,拍了拍莫凱澤輪椅,“你還好一點,有了它最起碼短時間內日子會比我

有句话说,人生若只有初见,那么一切该度多少美好?

逐渐之所以是美好的,因为大家都怀着美好的心情去对待它。

但随后随着接触人们产生了种种龌龊,产生了种种矛盾,于是。心绪就越来越不好,这反而正是恰恰印证出初见的纯洁与美好。

江边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这完全是诗人们搔首弄姿惺惺作态罢了,江月就在那里,人也是经常流动的,见与不见人世人,月是月,月从来懒的看人,而人却经常是看......

前面的半匹马竞用两条腿奔出来觉得萧少英这青年人有很多可爱黄蓉秘史

朝阳初升,海面波光潋滟煞是好看。

赛场上叮叮当当的一阵嘈杂却大煞风景。

“这些人怎么在拆擂台?安德鲁不是说他们以后天天都可以上所以才不争的吗?”

“大哥,安德鲁说的话他们塞腓本地人又听不到。至于拆没拆,其他地方的人以后也不会关心,组委会当然要把材料运回去继续利用,又可以省下不少经费!”

“可以留着当旅游景点嘛。”

“……天天让人来打你的脸?你乐意安德鲁也不乐意啊,呵呵”

除了拆擂台,组委会还干了件“涨脸”的事。

敏公主把第一名的奖励——五级护符捐了出去,让颁奖的尼尔克先生换成低阶的宝贝送给幸运观众。

尼尔克先生与组委会委员们一合计,正好把剩下的上百把比赛备用的一阶武器全送出去。

“皆大欢喜,哈哈!”

————

“克拉斯”事件爆发后,各国高层开始暗自排查上岛人员中是否还有类似的“危险”分子。

克拉斯被“侵染”和“侵染”别人都是通过一式手印,具体的情形他早已记不清,尤里骑士揣测是“主人”让傀儡使用完手印后自动忘却。

按照克拉斯的说法,修为越低越容易被完全控制。

完全被控制的人平时并无异常,只有激活“主人”指令,言行才会与往常相悖,因此对各家族五六级修士的排查并没有什么收获。

在众多大修士众目睽睽之下,中高阶修士想闹出大乱子的几率微乎其微。甚至是克拉斯这样七级中期修为的地仙老祖,如果距离稍远即发动自爆,在尤里骑士等七级后期强者的眼里也只会是大一些的烟花。

各家族的飞机相继正常离岛,高层担心的“流弹”袭击也没有出现,看来幕后黑手的眼光较高,性价比低的事他还看不上。

回程的飞机上真玄宗众人显得自在许多,与偶像一个月的相处下来也大多了解了他的脾性,钟前辈对外人显得威势十足,对自己人还是很和蔼可亲。

————

不提敏公主和恕公子两人粉丝的疯狂,真玄宗十一“真仙”回到京城后又很快分道扬镳,该回去上学的回去上学,要上班的回去上班,还有要回家汇报的也赶回家做报告。

时间已经到了六月下旬,距离学校考试也没有几天。这次所有学校都人性化安排,将各科考试日期与世界比武大会时间错开,加上周秦两位学霸师妹现在记忆力超群,取得高分应该不在话下。

一二一寝室的哥仨获得岳师兄的“真传”后天天像打了鸡血,又不能跟别人说,每日里闷骚的要发狂。

“老三,你说你去了塞腓岛看比赛?不是吧?!小说里写的也没有这么神啊,我刚获得个奇遇,现在马上又告诉我奇遇是顶级的。”林老二捉住刚刚回校的岳师兄就不放手。

好不容易岳师兄慧眼识英雄,刚把自己三人领进门,只教了入门拳法就不负责任失踪了一个月!电话又打不通,现在说是没注意,没电自动关机了!

这借口也太那啥了。

“你要是现在能拿出机票来,或者有自己在现场的照片为证,那我们就信你!”王老大也觉得白日梦要少作,这忽悠的有点过了,敏公主是什么人?岳师兄居然说敏公主邀请他们过去看比赛!

“没有机票?难道你是坐自己家族的飞机?网上说的每个家族都有私人飞机是真的?三哥?带我们也坐坐啊!”陈老四崇拜地看着岳师兄,不管如何,跟着师兄肯定没错!

“只要你们继续打好基础,很快会有机会和敏公主一起上课。基础打得越牢将来成就越高,加油哦!”岳大师兄继续忽悠道。

刘伊伊说的没错,麻雀虽小也五脏俱全,真玄宗不一定要做到第一宗门,但也要努力做出个样子来,自己百年,不对,升天……之后师弟师妹们有宗门依靠,自己走的也放心。

真玄宗建设事业任重道远,人手自然越多越好,因此可靠的师弟师妹们多多益善,岳求真的斜杠也就能稍稍减少一些。

岳师兄的生活圈子实在太小,数来数去熟悉的就这么几个,要先把手头的资源捉紧,让他们赶快升级。

“尽快给我上磨!嗯,上台面!呵呵”

————

“前辈!”

钟高人吓了一跳!

上次跟前辈说了不要悄悄的在自己身后出现,现在冷不丁的瞬移到自己面前,幸好自己的心脏还好。

“正好有事要跟前辈说。这次我去塞腓岛……”

“克拉斯也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

在岛上的时候岳求真不好问,也不急,现在回来两天了,所以过来找钟灏云了解一些信息。

更主要的原因是岳大修士储物箱里的“红眼睛”需要处理!

开始收的“海鸥”他没注意,其实是岳大修士没经验,后来想起无人机有摄像拍照功能,这第一只“海鸥”可把自己的储物箱里里外外偷窥了个遍!所以他把这只海鸥给人道毁灭,又将后来收的其他“红眼睛”都归置放在一个区域,与储物箱里的其他宝贝分隔开,让他们自己在里面不停晃悠不停互拍!

“奥兰传来的消息说克拉斯也不知道。这两天传来的新消息是西曼和邓迪两人都已经失踪,线索又断了。”

“这是幕后黑手得到消息了?他的信息传递比奥兰人快?”

“现在看来是这样,所以奥兰人正在排查那天待在驻地的修士。东桓国内也开始排查可疑修士……”

“先不说这个又懵懂睡去,竟然糊里糊涂做了一场恶梦。

匀德实爬起身来,走出了毡房,抬头望向天空。

空中并没有梦中的乌云,却布满了朝霞。

朝霞将天空染的彤红,好一派黎明风光。

匀德实想起刚才的梦,心里莫名其妙地有些忐忑不安,想到,霞光万仗,普天红遍,是凶是吉?

那位君基太一说我的营地里有恶鬼,即使真的有,又哪能斗得过那条闪闪发光的金龙,怕是早被金龙驱跑了吧。

匀德实看了一眼四儿子撒剌的的毡房,想到,刚才明明看到那个叫君基太一的白衣老者绕着那顶毡房转圈,真真切切,却原来是梦,真也奇了。

这时,撒剌的的毡房里,隐约传来女人的说话声,匀德实知道,四儿媳临产。

草原上没有专门的接生婆,产妇临产,只能靠婆婆姐妹妯娌帮忙。

所以,老伴和几个儿媳,都在四儿的毡房里忙活呢。

东方已经光芒四射,太阳很快就要升起,时间紧迫,匀德实不敢再耽搁,转身正要进毡房换衣,四儿子的毡房里突然传出了婴儿响亮的哭声。

匀德实心下一喜:哦,自家又一个小生命来到了世上。

匀德实兴高采烈,梦中的惊惧已荡然无存,低头钻进自己的毡房。

大儿媳和二儿媳跑了过来,大儿媳大着嗓门给匀德实报喜道:“阿爸,岩母斤生了,生了个男孩。这孩子出生的那一刻,突然有香气而生,溢满屋室,阿妈说,这种现象从未有过,一定是吉兆。”

霞光无限,室生异香,又是男丁,果然吉兆。

家里又添男丁,自己又将连任,真是双喜临门了。

匀德实心下欢喜,突然想起,刚才在梦中,那条金龙径直扑向自家营地,难道这孙儿上应天星,是金龙投胎?

匀德实又想起,梦中,那君基太一曾经说过,战胜即将临世,难道,我这刚刚出生的孙儿,便是君基太一所说的战神不成?

匀德实的心里一阵激动。

二儿媳又道:“阿妈说,这孩子长大以后必成大器,让阿爸给孩子取个名字。”

匀德实心中高兴,想到,既然我这孙儿带着香气而来,那君基太一又说我孙儿是战神,这名字,一定要叫着响亮才是。

可起个啥名好呢?

匀德实突然想起,那君基太一曾经慢腾腾拉长了声音说过三句话,自己正要问他啥意思,他却转身不见了。

匀德实略沉吟,想到,何不用那三句话的第一个字,组成孙儿的名字呢?

想到此,匀德实果断对儿媳说:“就让孩子叫阿保机吧。阿保机,这名字叫着响亮。”

二儿媳听完掉头就跑,向婆婆报告去了。

大人们的吵闹声,惊醒了熟睡在左面毡房里的麻鲁的两个孩子。

麻鲁五岁的二儿揉着两只惺忪的睡眼,连衣服都没穿,赤身来到爷爷的毡房前,带着哭音,对刚刚迈出房门的母亲埋怨道:“我大哥已经去现场了吗?说好了我们俩一起去,你为何不喊我?”

麻鲁媳妇急忙安慰道:“你和爷爷、阿爸一起去,不也一样吗?走,赶快回去穿衣服。”

这时,麻鲁的毡房里又传出了三儿的嚎哭声。

大儿媳拖着二儿,进了自己的毡房。

匀德实的心情格外爽快,正要穿起夷离堇冠服去参加柴册仪,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了过来。

听声音,足有几十匹快马正向自己的营地疾驰。

匀德实估计,一定是由于自己迟迟未到,卫队来接应他了。

顷刻间,马蹄声在匀德实的毡房前停了下来。

麻鲁正要出去看个究竟,几名兵士已经钻进了房门。

匀德实看到,为首之人是卫队首领狼德。

匀德实歉意地一笑,正要说我们马上就动身,突然闻到狼德身上满身的酒气,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狼德并没有与匀德实打招呼,用醉眼看着匀德实面前的夷离堇冠服,摇摇晃晃了过来,旁若无人地拿起夷离堇冠服,笨手笨脚往自己身上套。

与狼德同来的几名气势汹汹的兵士,有的帮狼德穿衣,有的手拎大刀守在门口,将匀德实父子和来不及离开的大儿媳,堵在了毡房内。

匀德实全然没有想到,这是一场军事政变,死神正在对着他狞笑。

匀德实眉头一皱,想到,这狼德最近究竟是怎么啦,每天喝的汹汹大醉。

今天是自己继任夷离堇的重要日子,他本该在柴册仪现场助威才是,这一大早,怎么又喝醉了。

看到狼德穿自己的夷离堇冠服,匀德实大怒,威严地呵斥道:“狼德,你又喝醉了,成何体统。你不在仪式现场维持秩序,来我的营地干什么!”

狼德根本不听匀德实的呵斥,狠狠瞪了匀德实一眼,继续往自己身上穿夷离堇冠服。

麻鲁看不下去了,上前给了狼德一巴掌,有用力推了一下,喝道:“狼德,你捣什么乱。”

狼德被麻鲁推搡,险些摔倒,大怒,返回身来,照准麻鲁的面部就是一拳。

这一拳恰好砸中麻鲁的鼻梁,麻鲁眼前一黑,鼻血立即喷涌而出。

匀德实见状更怒,瞪大了眼睛,高声命令兵士:“赶快给我将这醉汉拿下。”

那些兵士都是狼德的拜把子弟兄,本来就是来滋事的,不但不听匀德实指令,还与匀德实怒目对视。

狼德哈哈狂笑,对身边的好友章奴说:“咱们刚才说好了的,若有人阻挡我当夷离堇,我们将会如何?”

”燕南飞道“为什么?”顾棋道已了解,一件兵器的真正价值,黄蓉秘史叹气的人并不是花满楼,是上官小马道:你呢?你是不是叫做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蓉秘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气复苏下的重生

月亮咕咕了

灵气复苏下的重生

江氏储君

灵气复苏下的重生

快穿狂魔

灵气复苏下的重生

水墨青岚

灵气复苏下的重生

衣青箬

灵气复苏下的重生

冲天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