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手机壁纸图片2021最新款》。

一開始在醫學院的生活還不賴,這里大部分學生是鉆研類的,兩耳不聞窗外事,總之沒那么浮躁,白慕低調些專心聽課也就避過了許多騷擾。

中午去食堂吃飯白慕找個能看到秦雪兒的位置就可以了,而且她大概知道一些劇情走向,在秦雪兒會遇到危險的時候出馬就好,平時還是跟她隔著一段距離好了。

“你為什么不隨時跟著雪兒啊?你不是貼身保鏢嗎?”

這樣過了幾天,方曉馨在白慕回家后問道。

白慕一臉淡然:“若是校花身邊出現了一個年輕男子,而且形影不離,我想對秦小姐的名譽會有所影響。我在遠一點的地方保護小姐就可以了。”

方曉馨微微蹙眉,白慕說道:“方小姐請回吧,男女授受不親,尤其是在一個屋檐下,還是有點距離比較好。”

“你———”方曉馨氣憤地跺了跺腳,然后轉身離開,背影都充滿了怒氣。白慕面無表情, 她早就做好了斬桃花的準備了,對待這種事情就是不能藕斷絲連,得來個快刀斬亂麻。

嗯,這么看,她還真是一個好人。

日子一天天過去,白慕雖然身上錢不多,不過夠生活。她在醫學院經常一直待到半夜回來。也許是知識太過誘人,那些新奇的東西讓她流連忘返吧。

白慕看了看手表,今天早點走好了,她早早到教室附近等著。今天一個秦雪兒的愛慕者會綁架她,白慕決定今天跟她們一起走。

秦雪兒和方曉馨出來的時候,看到穿著黑色襯衫的少年靜靜倚著墻,眉眼清淡,莫名給了人一種無形的距離感。

穿黑色衣服單純因為白慕覺得耐臟,她倒沒想那么多。畢竟,在醫學院做一些解剖的時候她很難忍受衣服沾上血跡,那樣讓她看起來很像一個變態殺人狂。

白慕看到倆個女生,淡淡地點了點頭,沒說話。她見過的美人太多了,盡管這倆個女生確實足夠漂亮,也不足以讓她動容。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能夠以女生的身份出現,這些妹子總不可能被她掰彎。畢竟在這個世界里,她的桃花運估計會相當好。

“今天你這么早回去?”秦雪兒有些驚訝。

“嗯。”白慕點了點頭。想了想,她補充一句:“我今天有點心神不安,覺得會有什么事情發生,你有點心理準備。”

秦雪兒見白慕跟她主動這樣說,怔了怔,然后點點頭。方曉馨倒是有些好奇:“這就是所謂的心血來潮?”

白慕嗯了一聲,沒多說,轉身離開。

坐上車后,白慕說道:“請讓我開車,今天。”

言簡意賅,秦雪兒有些驚訝,然后想了想,還是同意了,讓司機坐在副駕駛上好了。

白慕早就考了駕駛證,她坐在車上,時不時看向后視鏡。有幾輛車一直跟著,也許等下會有車截胡。白慕跟金主打了電話,說明了情況,并告訴他地址,等下自己會開到那兒去。

而且他现在已经看得十分清楚了,这个男人根本不想把香炉卖给他。

而且他的话里也是处处留有给自己回旋的余地,她的那位郎性的朋友虽说是给了钱,但是还没有来拿东西,如果她突然改口,不想要这东西了,张成还能把这些东西卖给别人。

到时候这个“别人”是谁,还不是他们这些卖东西的人一张嘴?

“田下先生,我们凹晶溪馆的东西,你随便看,喜欢的我给你打折!”谭江边兴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指了指放在最外面的那些架子上的东西。

蛇蝎美人上官小仙 上官金说,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心,最手机壁纸图片2021最新款

吃饱喝足以后,自然是洗洗睡了,但是王二虎还是觉定把今天的买卖好好地总结一下的好,毕竟现在他也是一个小老板了。

“嗯,除去菜钱还有肉钱,今天居然赚了两千块,看来买传单的钱算是值了。这样子下去的话,半年内我应该可以回本了。”王二虎有些欣喜,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传单还有开门迎客给便利的缘故。

算完账以后,把明天要准备的东西都记上,今天就剩一些肉类,菜的话就全没了,还要多买几个酒起子,要不然没酒起子会被人笑话的……

终于,在王二虎将自己扔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以后的事了。

“咦,那是什么?”王二虎把头一歪,结果看到了桌子上有一个银色的戒指。

“对了,这是昨天那个姑娘的,只是早上没看到她啊!”王二虎拿起戒指仔细地看了看,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伸出手指一模,手指流了一丝的血,这伤口是今天切东西的时候弄到的,只是那个时候根本不严重他也就没去管他,做厨房的那个会没几道疤的。只是没想到现在居然流血了。

“咦,这玩意儿居然还会吸血?”王二虎有些慌张,不过他素来胆大,还算镇定。

“看来,这东西跟这个小家伙有缘啊!老娘都弄不懂的东西便宜这小家伙了。”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双眼睛,有些不爽地看着王二虎。

“奇了怪了,这玩意怎么还吸血啊!”王二虎看着自己越来越大的伤口有些苦恼。自从选择放弃学业以后他就迷上了小说,一边打工一边读小说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可以说小说使他的打工生涯不至于太过难过。

因此对于小说才会出现的情节他并不是很难接受,只是这种现象往往伴随着未知,而未知才是最恐怖的。

“这是科技戒指?”王二虎不禁猜想道。

“……古墓里面的玩意儿,可能吗?”谢钰涵邹着眉头想道,觉得不太可能,看来她也是网络小说的痴迷者。

“难道是空间戒指?这是滴血认亲?”

“想多了,你一个凡人什么都不会,连精神力都没有怎么撑开空间?而且空间戒指哪有滴血的,都是用精神力结印的。”谢钰涵瞪了这个胡说八道的家伙儿一眼,心里不满的嘟囔,她也好奇得紧,当初得到它的时候她也傻乎乎地学着小说里的样子滴血认亲,结果那个戒指连鸟都不鸟她,要不是这玩意儿从古墓里面掏出来,老早就被扔了。

“难道哥的体质逆天,被哪位大神选为传人?”

“这位哥哥,你想多了,你就是一个普通人,连灵根都没有,菜得很。”谢钰涵无语地看着满脸兴奋的王二虎,这家伙比她还自恋。

“亦或者世界要灭亡了,而老子是未来的救世主?”

“小说看多了吧!这青天白日的,哪来的世界灭亡啊!”谢钰涵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看着戒指一直在狂吸王二虎的血,她老早就跑了,毕竟她是一个嫌麻烦的人。

这时候,戒指好像是吸饱了血似的,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坏了,这是空间传送法阵。”谢钰涵一惊,赶紧出手,要拦下王二虎,毕竟他只是一个凡人,什么都不会,万一要是有危险的话岂不是她在害人。

“是你?”王二虎一看是昨晚的小姑娘,有些失神。

“靠,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王二虎已经被吸进去半截身子了,谢钰涵犹豫之下,一咬牙,拉着王二虎的脚跟去消失了,而那道光在谢钰涵消失以后也跟着不见了。

而此时,两人一起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面出现。

“这,这是哪儿啊?”王二虎晕乎了好一阵子这才定住了神,瞪着眼睛四处张望。

“老娘也不知道,不过,放心,有老娘在,没事儿。”谢钰涵一手拿着剑一手拍着胸脯说道。

“呃,是你啊!话说你怎么也来了?看来你的身份还挺不一般的嘛!”王二虎见面前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很神气地拍着胸脯保证,有些好笑,可是看到她手上的剑时顿时间觉得这家伙不简单。

“呦呵,还挺聪明的。”谢钰涵瞟了王二虎一眼,由衷感叹道,今天她可是在王二虎的店里蹲点了很久的,对于一个干满十八岁却能够以一己之力开店做生意而且还要照顾两个妹妹的小家伙印像还是挺不错的。

“咳咳,你们想要什么啊?”这时候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出现在两人面前。

谢钰涵顿时间举起了手中的剑,小王八羔子,是怎么做到一点事都没有的。

而且此时还正用杀人一般的眼神凝视着自己,让空气都透露着一股寒意。

两人脑子中都是一堆问号,和左边那位同伴一样。

原来,沈问丘刚刚灵光一闪,是想起了自己怀里有一张红色的风行符。

因此,在他即将要撞上石阶之时,他毫不犹疑的运转了灵气,催动了符箓,也正如他意念所想,那一张风行符被唤醒。

接着便是,他与贾叶西比武那一次的诡异一幕再度出现。

其实不然,只是风行符给予了他极快的速度,他也凭借着超级快的速度在撞上石阶前一秒伸出手借着石阶如壁虎一般飞似的爬了下去,再度出现之时,便是在台阶下面。

这也是诡异一幕出现的原因,但那三人是不知道的,自然也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虽然是一场有惊无险,但沈问丘他想不懂的是,自己好好坐着哪里思考人生哲理,也不没去打扰谁,怎么会有人会如此歹毒想要至自己于死地呢?

正是因为不明白,因而他才眼神恶毒回敬石阶上三人,想知道为什么。

但他注定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有一点,沈问丘是非常清楚的。

那便是自己打不过他们。

因为那三人都穿着月青色的服饰,这便代表着他们至少都是凝液境一重的实力。

而他沈问丘不过是纳灵境四重的小蝼蚁,在他们眼里什么东西都不是。

怎么可能干得过对方呢?

何况,唯一能帮上他的小流苏又不在身边,他就算有恨,有气,那又凭什么与他们记恨呢?

打又打不过,帮手又没有,如今这口恶气只得他自己独自咽下。

因此,即便无奈,也有不满,自然也难免会以怨毒的眼神看台阶上三人一眼。

随即便抬步要离去。

然而,他那怨毒眼神的一幕刚巧落入三人眼中。

虽然不知道沈问丘怎么做到一丁点儿事都没有,但他这眼神让三人着实不喜欢。

也不管沈问丘是怎么做到的,其中一人,当即骂道:“妈的,你个小王蛋,私闯内门你还有理了,还敢用这种眼神瞪着我?”

接着,那人便三两步胯下台阶,他身后两人迅速跟上,沈问丘没走两步便被三人团团围住。

只听他面前的青年玩味道:“走?往哪走呀?”

……

“咦,怎么回事?”

“好像有热闹看?”

“快看那边,好像有什么情况?”

广场上往这边看来的弟子,看见那三人迅速将沈问丘围住一时产生了好奇心,吃瓜心理油然而生,对着身边同伴招呼道:“走,过去看看,凑凑热闹。”

听闻同伴的提议,那人也忍不住,好奇心更浓,催促道:“还等什么,走呀!去看看去。”

与此同时,广场四周的内门弟子们都带着或这样或那样的好奇心,以一个敬业吃瓜群众身份纷纷朝着四人这便围拢过来。

看着那身穿月白色服饰的俊俏青年,想要知道他是怎么招惹到那三位内门弟子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本着看戏不劝架的心态,吃瓜吃瓜吃瓜!为这该死的枯燥乏味的修炼生活平添一丝乐趣,那该有多么美好呀!

沈问丘抬头看向那说话的青年,不明白他们什么意思,自己已经不跟他们计较了,但为什么对方还要拦住自己的去路呢?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并不认识这三人,也没得罪他们,怎么会……

正皱着眉宇,忽然他竟觉得眼前这青年莫名的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难道自己得罪过他?可是这也没道理呀?我来这地方才多久?”

“好像我也没跟内门弟子有过交集呀?这不应该呀?”

“叶盛,怎么回事?”那群围过来准备吃瓜的内门弟子中走出一人,拍着他眼前的青年肩膀问道。

“叶盛?嘶…”沈问丘猛然一惊,想起一件事来,原来这个小王八犊子,他见过……

陆小凤道:什么人?老人果然不愧我胡铁花的知己手机壁纸图片2021最新款她当然也不会自己脱了许在路上我会想到一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手机壁纸图片2021最新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至尊神邸

紫青悠

至尊神邸

暮雨子

至尊神邸

烟火成城

至尊神邸

黑桃十一

至尊神邸

孤雨随风

至尊神邸

涂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