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韩老师的课后辅导》。

柳余恨反踢一脚,陆小风就又翻了,这才将事情的始未,说了清韩老师的课后辅导

丁秋云道:

“所以我們不應太😘👄過的嚴格按照🍁👨😊書上的順序?”

“對,不要看著書是這樣🤤🤔🌾👫寫的就不敢😶越雷池一步,寫書的人當時可能很隨意,就沒想到那么多。”

“那就是自己要😂😏明白為什么如此修練,然后按照自己🤗的順序修練?”

“對。”

“原來如此,看來我們對祖先傳下來的典😊籍太畏懼了,它那么寫,我們就那么小心規矩♡的跟著一步步練,誰知反而越🤑🤪👧認真越難練。”

“就是這樣。”

常空突然道:

“你為什么不🤐和韓意在一起?”

丁秋云怔了下,不禁臉變紅了,低聲道:

“他先是懷疑😁我和你有什么,說我們一路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越解釋他還越不信。他娘親倒是相信我,但要我和韓意成親☀😏🤔🙂后在相夫教🤤子不準出門。”

常空嘆了口氣道:

“他不信你們就是☔成親了這也🔥是一個隱患。”

丁秋云點點頭:

“他很大男人。再說,成親了就不準我出門,我的書還沒寫完呢,我想了許久,和韓意不合適,就離開了。”

這時從門外進來一人,頭戴斗笠,身披衰衣,一身黑色棉袍。

那人手提單刀,一邊抖著身上的雪,一邊低聲道:

“來壺熱酒。”

常空兩人吃了一驚,以為是那個漁夫,仔細看了卻不是,是個四十多歲的漢子。那人還到西南🍊最里角那里一張陰暗🌀的角落里坐下。

丁秋云低聲道:

“每一個都可能刺客,我們要小心些。”

“不會,這人武功一般。”

常空道。

丁秋云看了看常空,微笑著道:

“你說你不會勾搭女人,這兩天我看你可以呀。”

常空搖搖頭,道:

“那是因為遇到危險,女人天生的想親近🤒🙂強壯的男人,是她們主動圍著我。”

丁秋云愕然,道:

“你的意思是只有別❤🌵🤑人主動你才行?”

“如果別人放得開,我會好點。”

丁秋云道:

“原來如此,可女子一般情形下是🤥🙄🤷不會主動的,所以你就只🌾🤢😄🍃有孤單的待在一邊。”

“對,我的弱點并沒有克服。”

丁秋云道:

“但有些女子也很膽大,敢主動找你,你為什么卻又不接受呢?”

常空嘆了口氣:

“我想改變使自👀🌵🌟🤔己敢于主動去找對方,所以不能依賴這樣的女子找我。”

“你是想主動,但卻又做不到,所以就這樣僵持著。”

這時靜空靜玄下來,坐在兩人身旁,叫店家拿了🌸⛄😍🤮一壺酒過來,靜空嘴撇著帶著笑,不懷好意地🤷🙃😋看了看兩人,道:

“兩位在說啥?”

丁秋云笑了下,道:

“沒什么。”

店主婆端來一壺熱酒,靜空提起欲倒,常空按住,道:

“喝我們這壺。”

靜空不解,道:

“什么意思?讓我們喝你的剩酒?”

常空道:

“不是,萬一酒里有毒,我們這壺喝過了。”

靜空訝然,道:

“敢情你愿意試毒?這到多謝你了。”

就拿起另一壺倒酒。

靜玄道:

“多謝你,常大哥。”

這時寧鳳嬌宗明空聞🌻🤒等人都下樓來,分開坐下,叫了酒菜。

寧鳳嬌秦火和常🌀🍃空丁秋云一桌,明月俠和宗😀🌂明空聞及弟😶😃子們分兩桌。

寧鳳嬌道:

“我們分開吃,一桌上先一人試吃。”

宗明等人點點頭。

宗真就先把👄👄各盤的菜都👄👍夾了一些到碗里,都吃完了,這邊秦火也一樣試吃。

那邊靜空就夾菜來試,常空微笑著過去道:

“我來吧。”

靜空遲疑了一下,空明道:

“常大俠,這個,還是讓靜空試吧,萬一你中了毒……”

常空看了她一眼,道:

“沒事,一般的毒我可以對付。”

常空挨個試吃了🤷🤫各盤中的毒。

店主婆在一旁氣得臉色發青,就要張口說話,旁邊那男店🤭🌂家把她拉走,道:

“江湖人都這樣,莫怪莫怪。”

其他人等常空🍃🌙😁😂幾人過了一會,才開始吃飯。

眾人吃完,明月俠宗明空聞等坐😜😅😒大堂里說話。

這時一人進來,一身白衣,頭戴白狐皮帽,外面罩著錦袍,凍得鼻青臉腫,不住的跺腳。模樣二十六七,唇紅齒白,面貌俊秀,身上衣裳看起😛🌷來價值不菲,大家公子的打扮。

靜空靜慧等都😀不住的看他,道遠和方龍正😛😘🍎和她們說得起勁,這時都惱火🤮地看著那青年。

店主婆迎過去,那青年懷中抱著包袱,急急地對店主婆道:

“要一只雞,一盤豬肉,一壺酒,送我房里去。”

“好的,小哥,就來,你先上去。”

那青年驚慌地😇看了看眾人,急急地上樓去。

靜空道:

“這小子,怎么賊頭賊腦的?”

靜玄笑道:

“算了吧,剛一見面就叫人家賊。”

過了一會,又從門外進來三人,棉袍的,羊皮襖的,狗皮襖的,兩人頭上戴著皮帽,兩人手上提著刀,一人手上提著拳頭🤐👦大黑黑的鐵錘。

三人站門口,冷冷地看了🤣🤨🤢看大堂內的各人,一個道:

“嘿,老三,都比哥仨先到呵,這趟買賣有些扎手呀。”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他作甚。”

三人到樓梯🤷🤨👍口那坐下了,把刀錘“咚咚”地擱在桌上。

店主婆過去,喜道:

“哎呀,今日可真是喜事,沒料到來了這么多人,大哥們要吃點啥?”

“來個鹵豬頭,再來二斤燒刀子。”一個粗聲喝道。

“哎,哎,好。”

不一會,又從外面

可是此時此刻,秦輝眼中卻是依😑😪🤗舊是方才的那種如此⚡🙃😷執著的眼神,直直的看著,這一條道路😋👨🔥🌱盡頭的小狐貍,臉上那種柔😊🤒情這次依舊不減,再次往前跨😚了一步出去。

等這一步踏出之后,秦輝整個人❤卻是已經趴😋在了地面之上,當看到這一幕之后,那站在遠處👀😶的小狐貍更是不☔斷的抬起自😬😋😆己的小腳在👧那身旁的中🌙🙃🌂年女子的身上不😐斷的蹭了兩下。

那面前的中年女😪😂子卻是微微🌀的搖了搖頭,直接傳音進😏⚡入秦輝的耳朵。

“如果你選擇🌟😇😶放棄了的話,可以我可以留下你的性命......

这男女两人一个就像是弱不禁风念小弟,连眼睛都哭红了,所以

員外聽罷大喜,朝莫寒施禮道:“少俠若真能救得小女,老夫情愿肝腦涂地,也要報答少俠的救命之恩。”

說著已然跪下身來。莫寒忙將他扶起道:“員外言重了,在下只是路😛👃見不平罷了。再說那賊匪虎踞山嶺,能不能救得出,還未可知呢,且先讓我試試。”

員外道:“無妨無妨,少俠既能救下環丫頭,可見武藝高強,又兼俠義心腸。

一切就拜托少俠了,少俠如有甚么需要,盡管同老朽說。對了,還不知少俠名諱。”

莫寒暗思自己是金🌵🌸👦陵將軍府的公子,雖說這里地處偏僻,但難保不會對😀😙🍃京城之事有所知悉。自己的真實名🍁諱不可外泄,便胡亂起了個名字,道:“在下莫生,員外無需如此。且讓小環姑娘帶😀😜我去賊匪窩子🤕🌵🍃😝處打探一二,看看他們的虛實如何。”

小環道:“沒問題,事不宜遲,我陪同莫少俠去罷。”

那員外喚作“陳厚”,只客向莫寒道:“少俠勞頓,且吃杯茶再去。我這里還有🍁幾兩銀子錢,少俠可去購匹馬,也好代些路程。”

莫寒道:“老爺客氣了,這里不宜多言,我先出去了。待將小姐帶回,再同老爺敘話。”

由是與小環約🌱🍓定東側門見,便竄出窗外。小環急著去收拾衣物,背起包裹。又換了一身緊🤨♡☀身農布衣裳,往東而走。

待開了門,走出外頭左看右看,卻沒見著人影。正覺怪異,暗想這莫生該不會違🤷諾而逃了罷。

正要作棄回進門里,卻見眼前忽現一人。定神看時,正是那莫生。

著一身藍襟褂子,姿態甚是清雅,生得有一股風流之韻。小環不由得看得癡了,莫寒歉道:“我方才去買了件衣裳,耽誤了幾刻,還請姑娘勿怪。”

小環遲遲反應過來,道:“無礙無礙,莫少俠,不如我們出發罷。”

莫寒道:“你還是喚我莫大哥罷,這樣稍顯親切。”

小環點著頭,心里有一陣悸動。二人走在揚長街道上,往莊外行走。

不消半時,已出至外頭,途中莫寒問道:“你說你已尋👍到那賊匪的窩,這清風嶺地勢如何?想必你尋了很久罷。”

小環道:“我當日與小姐失散后,已是在山腰之上,我與小姐兜兜轉轉,撞到的卻是那🤣🤷賊匪家邊兒。我那時去尋水源,正使那竹筒裝了一筒子水來,小姐就不見了。

于是我到處找人,喊了好些聲🤒👍🌵小姐的名諱,卻見幾位爛☔衫壯漢走來。情急之下,我躲在石頭😷后那顆松柏邊,聽到他們提到👃🙂🌵小姐的名字。

然后因為聽到🌱我的叫喊聲,才過來察看的,得虧我喊聲不多,他們逛了一😇👧會兒便走了。

我那時懼怕極了,待他們走后,急著找尋小姐,看看究竟被他🤗🍂🍃🤩們拐到哪里去了。

可遍尋不到,我又不敢聲張。天色將晚,生怕天暗了尋😚不著下山的路,由是我一路做標記。下山回至宅中,將這一切都😃🌾😑告知了老爺。

老爺盛怒之下,也不喊宅中家丁,只讓我一人來尋小姐。我每日都有上山,可每回上山🤫😁俱是大半日,遍找了數時,才得下山。

我因害怕豺狼虎豹,不敢待在山上,只好下來。就這搬持續了好幾日,才略有成獲。都怪我蠢笨....不然小姐也🌴🔥😶能早日下山....都怪我.....”

說著已是泣不成聲,莫寒忙安慰著道:“這原不是你一人的錯,好在賊窩子已尋到。你我速速趕路,晚些時候探他一探,那時才好下定論。”

小環道:“莫大哥,眼下已是午后。到了清風嶺山腰子上,怕已是天近黃昏,晚間察尋是否不便?”

莫寒道:“無礙,只要你能帶我去🌟那寨子邊上。剩下的事就交給我,你且不用管了。”

小環答應了幾個“是”,二人遂續自趕路。又過有數時,已是酉時。

莫寒迎面看去,果見一諾大山🍃寨立于前頭二里之間。小環指著寨子道:“就是那里了!莫大哥,我昨兒個去找至深夜,才找著的。

只是心里害怕,在圓石上辛苦一夜,一晚上都沒睡著。豎日待天亮了,才急匆匆下山來報的。”

莫寒笑道:“你不是不敢😍待在山上么?”

小環道:“常理來說,我自不敢。只是這幾日都沒成獲,小環心里著急,便豁出去了。好在有蒼天護佑,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

莫寒道:“你家小姐有你這樣的侍女,真乃她的福分。你放心,我定然不負你望。”

說著二人已走上前去,見那的寨墻🌷頭上有賊匪看守,便知這寨門不易進。莫寒思忖稍刻,朝小環道:“這天漸漸暗了,我只待稍刻,便要進這寨子。你且好生在這里等我將👧你家小姐帶回。”

小環驚道:“莫大哥,這門內門外🌴🍊皆有人看守,你如何在他😆😑👀們眼皮底下進去?就算要進去,也得深更深夜。待他們仰頭睡下打鼾,那時才好動身呀。”

莫寒急道:“等不著那時候了,张的问道:“李正,发生了什么事情。”

苦笑的李正,让她们进来,看到地上的陈渊。而现在李正郁闷不已,这个陈渊就没让🍃🤨自己安生一下。时不时的搞🤪😐出一个事情来,要不就睡觉,要不就几天🌴🤥🌟游戏不下线,现在还来个烧烤。

看到地上的陈渊,何玲惊叫一声。走上前来要扶起陈渊,李正赶紧走上😛😅前拉住何玲的手。说:“不能去碰。”

何玲回头严🙄🌂👀肃的看着李正,说:“为什么,难道你没发👩😷☀🌷现他的情况吗?”孙魅丽也奇怪🤢😋👨🔥的看着李正。

李正这时心😄🍎里一阵激动,自己拉着何玲的手。在何玲的质问下😋🤑😴才感觉到自己的手痛。却不敢放手,只好把另一只🌷👀手拿给她们看。说:“这是我碰了😚😅他后的结果。”说完才把拉住何⚡🙄🤥玲的手松开,一起摆了出来。

何玲也慌了神了,她感觉自己整👩个心思都在🌴😄🌸🌂陈渊身上了,连平常自己👨🤨基本的医理⚡🍀常识都拿不出来。这个时候孙😚魅丽赶紧说:“我们用水给他降温吧。”

何玲连连点头,只是慌了神的她,不知道该做什么。李正说:“我去接水过来。”

孙魅丽说:“走,玲玲,我们去家里😷⛄冰箱里拿冰块来。”何玲赶紧跟着😆🌵😇她回去拿冰块。

李正接着倒😃😪😬🤒了几桶倒在了☁陈渊的身上,而疼痛的陈渊感觉皮🤗😪😃肤舒服了很多。只是经脉还😛😉😜是在不停的撕裂,然后又组合。暴发出强烈的能量,因为自己现😚👃😒🍊在精神在被🤣👀巨大的刺激着,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用眉心的能量来吸收,甚至感觉眉心里😁😁也有能量跑👦🌴出来和他们一起捣乱。

这时候她们也😛🤩😐各自抱着冰块过来了,放到陈渊的身上。缓解了很多的陈渊,对她们轻轻点点头。倒让她们吓了一条,都没想到温🤪度这么高的人,现在还能对🌴🍎自己表示感谢。在她们拿来第三次冰过来的时候,陈渊舒服了很多。刚才那痛简直🤭就不是人受的。

陈渊喘了口气,对李正和何玲他们说:“谢谢了,我自己去浴😋室里就可以了。你们休息一下,等下出来和你们说。”说罢,爬了起来走到🤭🤷🙄🤣浴室关上门。看到李正要再慢一下,自己这身衣服可🤥能烧起来了。那时候个女😝😬😙😇的来了就丢人了。打开水龙头,坐在下面淋着。

而现在外面地上😚🤩🍃看不到半点水迹,满屋子的水气曼延着。水气现在都慢慢🌷🤕的往过道飘去,李正走进个房间里,把窗户都打开。这个时候何玲问:“李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那样呢?”

李正耸耸肩说:“我也不知道,刚才还和你🙃🤑😪们在游戏里。突然有提示房间🌸🤪里温度过高了。就退出来看看,还以为是火灾。没想到起来😛🤪😆看到他倒在地上,然后全身通红的。”

这时,孙魅丽走到😉😇🤒何玲的身边坐下,拉过何玲的手说:“玲玲,别紧张,没事的,等下他出来我们😃😒👂就知道什么事了。”

这时,就是傻子也看🤔🌾😅出来了何玲对😝👧⚡🍂陈渊的紧张。李正不由得郁闷的想:这个陈渊啊,看来我是欠你的了。

何玲看向孙魅丽,然后点点头。为了舒缓气氛,孙魅丽开始和😷☔😌李正聊起了😝🌸🔥🌾以前的事情。就这样,在过了大半天后,陈渊呆在浴室😚🤥里还是没反应。李正和何玲👂👫😄变得急噪了,现在连孙魅👨丽都觉得诡异了。

这个时候陈😶👂渊走了出来,他的衣服还是干的,不过皮肤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何玲赶紧走上前去问:“你没什么事吧?”感觉到还是有😗🌙一股热气迎面扑来。

陈渊微笑的说:“基本上没什么事了,让你们久等了吧,走我请你们吃饭去。”

孙魅丽狡猾的说:“那当然要好好🍂🍎🤣请我们吃一顿,我们家玲玲😝🙃👦🍓可是为了你担心坏了。”让何玲脸红不已。

李正可知道陈渊最😊🌸近赚了多少,就说:“你们放心,现在就是去最好的地方吃都😊😏吃不垮他的。他现在可是大老板了。”

陈渊也奇怪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多,对李正说:“你们是不是把卖东西😚😜的钱全部给我了,那可不行,该你们的你😪👧🌴们还是要拿着。”心想反正自🌴🤭己也有不少了,不能小家子气。

李正可开心了,最近有了陈🤑🤔🌾渊这变态的。自己的腰包里🤢😉也鼓起来了,现在哪里能不说明:“你放心,该我们的早就拿了。呵呵,虽然我们没🌀你那么变态,可才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比我上班一年都多了。”

孙魅丽可有纳闷了,知道这个游😋😅戏很有潜力。但是现在才开始,李正就说自😚己赚了那么多了。

陈渊拍拍他的肩膀说:“那就好,不多聊了,走我们吃饭去。”说完对两个🤫女士手一伸,行一个绅士礼节说:“请。”

看到无恙的陈渊,何玲也高兴起来了。拉着孙魅丽出了房间。走出小区。路上陈渊说:“走,就去望江阁吧。听说那里夜景不错。”本想随便吃🤫一下的何玲说:“是不是不用😐😂去那么好的。”

李正说:“不用帮他省钱,他是印钞机。”

孙魅丽对何玲笑道:“走拉,现在就这样了,那以后还得了。”说得何玲满脸通红了。而陈渊也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来到了望江阁,发现这里真的不错。不过让陈渊郁闷的是,打车的时候,他居然坐在前面。而李正则和两🙄😂个女生坐后面。

"他生相虽然鲁莽,行事倒独其为👍文犹可识曰“花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韩老师的课后辅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白给勇者

燕灵君副号

白给勇者

困倦的猫

白给勇者

咸鱼不是很闲

白给勇者

白眼镜猫

白给勇者

不易

白给勇者

楚寻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