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行长将她两个双腿分得更开》。

事,犹逾已。故百工从事,皆有法所度。今大者治天下,其次治大国,皆如此。;。人之行长将她两个双腿分得更开数与之抗,朴复助之,阶渐不能堪。而是时以勤与张居正皆入阁,居正亦侍裕邸讲。

在魔都某大學的一個籃球場上,一群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正在打半場四對四,一眼望去,他們當中有🤤👫一個大高個極為顯眼,身高就算沒有兩米,也差不了多少了。

大高個此時正持🔥😍🌂😄球站在罰球線,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而且有些滑稽的是,這大個子方圓三🍀🌀米內沒有防守球員,但是籃下有個一🙄🌙米八幾的胖😔☀👍子一直嚷嚷著:“放他投!放他投!別去管他!投進算我的!”

按理說命中罰👄⚡😍球線距離的😄空位投籃對🤗🤮😔于一般的籃球愛好者😘來說都不應該是難事,雖說不是每個♡🌟🌹😏人都能十拿九穩,但在這個距離被放空,每個打球的人應該🌾都有堅決出手自信,畢竟這個位🌟☀置是大多數人籃🌀😍球啟蒙之時投🤩的最多的點位。

但此時的大個子🌂😛☔卻猶猶豫豫,直視籃筐許久❤🤑☀也沒抬起手來。

旁邊的隊友已經有些不耐煩了,跑過來伸手要球:“快傳球啊,愣著干啥?”

大個子仿佛👩找到了救星,急忙轉向隊友,準備做一個👦😂😶🤫手遞手傳球。

但是一只鬼魅😝的手伸入兩人中間,往上一挑,將球撥出三分線,隨即這只手的🤫主人飛奔而過,控制住了他🙄🌱🌸剛剛斷下的皮球,并立即以一個棒球投🌙🌾手投球的姿勢,將球大力擲給剛才籃🙂下一直大聲🤤叫喚的胖子。

只見胖子接球后,順勢做出一👂🔥個靈活的轉身,倚住了上來😛⚡🍊補防的對手,右手抵住補防球員😚想要封蓋的手,左手一探,挑籃,擦板命中,如絲般柔滑。

“Nice!下一隊!”胖子大聲慶祝一下,隨即走向剛🍃🤗才斷球的隊友——一個穿著背心小個子,兩臂的肌肉🍁線條很明顯,在黝黑的皮😷🍀🤪膚的襯托下,顯得相當精練。

“漂亮啊,老弟!魔都艾弗森啊!”胖子走過去與小個☀子激情擊掌,用得意且戲謔🌴🙄的眼神瞟了瞟身旁有些憨憨的🌴🍁👄😋大個子和他那幾個怨氣已經🤥抑制不住的隊友。

“彼此彼此,老哥籃下一霸啊,魔都巴克利實錘了!”小個子很識相,立馬一波商😌😌業互吹回敬,然后走到那憨憨🤐🤨的大個子身旁,撿起滾到他🤨👨😊腳下的籃球,大力地拍了拍,用旁人不易察🍀覺的聲音嘀咕了兩句:“廢物,真是白瞎了這個身高。”

他偏激的話語😪🤐中包含著嘲諷,也流露出一些妒忌,他因為個子矮小而🤥經常在球場上吃癟,心里早就有🙄😜😜著一股怨念。

聽到突如其來的嘲諷,有些懵的大個😪子回過神來,雙目圓瞪,雙拳漸漸握緊,轉過身去一👧😬👍把抓住小個子:“你說什么,你有種再說一遍!”

小個子看著🤕🤩🤮😄大個子居高🤫🌟😚臨下的眼神,絲毫不慌,反而用更加🌷犀利的眼神回敬:“廢物就是廢物,打球打不過😄😉🌂就想打人了?”

大個子有些怒不可遏,舉起拳頭想向🤐小個子砸過去,卻被胖子一掌推開:“說你廢物還🌵😷不樂意是吧,籃球的事就😂🍃🤤用籃球解決,有種打贏我們啊!”

“當然,打架的話我們😁😂也樂意奉陪啊”胖子一臉壞笑,而早已聚在🌱☁他身旁的隊友🤷⛄😇一臉不善地🌱🤐😆看著大個子。

而大個子自己的❤😍隊友遠遠站在場邊,絲毫沒有上🙄前插手的意思,甚至流露出幸災🤷☁樂禍的目光。

“照現在這個架勢,好像不是我們一🍂🤣群人和你打群架,就是你一個人單挑🤔🤕我們一群啊?”胖子很明顯😴🤣看清了場上局勢,嘲諷的語氣更盛。

“喂,你們還打不打球了,再磨嘰就把球給我,我要回家!”一個在一旁壓腿👦😌😌的中年禿頭🤩男突然發話。

“這不是換撥了嗎,小伙子,你先下場吧。”禿頭男一邊扭了扭脖子,一邊對大個子說到。

大個子沒作聲,只是轉身向場邊走去,背后傳來胖子等一☀🌸👄眾人的譏笑聲,但大個子臉上表情😆😏😍卻趨于平淡。

劍拔弩張的🤫態勢就這樣被化解了,今天這球算☀是打不成了,這個叫聶磐的大個子😔準備收拾東西,口有些渴的他走到籃架后面,想拿一下他🤷之前買的水,卻只看到滿地👨的水漬和一個☀😆一只手拎著🌙一個空瓶子,背上馱著蛇皮😁🤒😄袋的老大爺。

地上的水漬加😑🌷上大爺手上那瓶壁上🌙😪😔還有冰霧的瓶子,不正是他換🤣😜撥前買的那瓶水嗎?

“我去,大爺,我就喝了一口🤒😒👦你就給我倒掉了?”聶磐覺得自己今😪🤗天倒了血霉。

“年輕人,不要急躁,你聽我解釋。”大爺一臉不以為然。

“人贓并獲,怎么解釋?”聶磐對大爺無所謂的🤥態度有些不爽,指著地上的水漬和大😌🙃🤮爺手上的瓶子說道。

“眼見不一定為實,用心感受才是真。”大爺不急不🍓♡👦緩的地說道:“剛才大爺不😇是看你要跟人🌻🤗打起來了嗎,你想想啊,人打架的時候會想啥?”

“想啥?”

“當然是想著抄家伙啊,你看這個水瓶它又大又圓,揮起來就像旁🤮邊的板磚又硬又寬,你們來這打球,我有水瓶撿,我很高興,但是如果人🌟🍓🤒😌家抄起這水☀👃瓶往你頭上一甩,這不得善良的大爺👂我放下蛇皮袋,馱著你出門左轉,校醫院掛個急診?那就誤工了,得不償失啊!”大爺眉飛色舞,聶磐聽得一愣一愣的。

“所以啊,大爺就把這“兇器”給就地解決了,你聽聽,現在這個聲🤗😗音多么清脆。”

大爺拿水瓶🌸🤕敲了敲自己的頭,然后把瓶子遞給涅槃,說道:"你往大爺我😉👦頭上砸個100下,大爺我不帶眨眼的,來,你試試,用點力!”

大爺伸出他蹭亮蹭亮的額頭,頗有幾分火云邪神的樣子。

“新式碰瓷?”聶磐挑眉。

“嗨,你這樣惡意揣😋👦測大爺就過分了,只不過你們沒打起來,大爺算是好🌙心辦了壞事,大爺也不求你感受到我的良苦用心,體諒體諒老年人,這事就算了。”大爺的委屈與無🤫😷😁奈溢于言表。

“那謝謝啊!”聶磐將瓶子😔🌵😗丟向大爺懷里,轉過身去收拾東西,他有些忍無可忍了,出門打球都🌾🤕要看黃歷了嗎?

他穿上外套,拿起手機,然后低頭在球😁☔友的衣服堆🌷中翻弄半天,僵住了,眼鏡不見了。

“真見鬼了!?”聶磐氣得差點🌻一腳踢在籃架上,他轉過身發現那🤗🤒🤣個大爺還在他身后,用耐人尋味地😶😐目光看著他。

“年輕人,你是不是在😁🤐小塔挡住了👩😙🍁自己的攻击,这实在是有些👦☔🤩让人无法言语。

  一道青色光🍎🤷🌸芒护住了夏恒,无论是那蒙😘🤨水兽爪上的水🌴😆流有多锋利,都无法突破小😅⚡塔周身所散发🌷🍎出来的青色光芒,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无敌盾牌一般。

  “轰隆隆!”

  而在这随后,小塔周身的👄😉光芒猛的扩散而开,那巨大的力量,直接弹飞蒙水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蒙水兽。

  那整个兽脸上,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痕迹。

  而在小塔身后的夏恒,也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攻击,有些疑惑,缓缓的抬起头,在看到小塔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之时。

  也是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嘴角露出笑意,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

  夏恒没有想🌟😔到小塔竟然😝😝😄😊还有着这样的能力,更没有想到,这小塔会出现,帮助自己挡住这样的一击。

  “嘿嘿!小塔,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爱死你了!”夏恒也是直🌸接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废物,我不想和你说话。”小塔则是直接不理😅会夏恒的肉麻,感觉都想要直👍❤👃接吐出一般。

  而夏恒则是🍎🤕再次笑了笑,没有说话。

  “废物,我要睡一会了,有些累了!吸收的那些能量,不够我继续骂你了,快些给我找好吃的,不然本神器绝🌵😷☔对饶不了你。”小塔依旧骂着废物,不过那身形却是😂直接飞进了夏🙃恒的身体之中。

  这样的行为,让夏恒也明白了,这小塔帮自己挡🔥😝😂住这样一击,自己也不好受,这吸收的钟乳石🤥😉液可能是被🤪消耗了一些。

  这让小塔不😔得不休息一阵子,不过,倒是能够看的出来,这小塔应该不会🤷🍁有着什么大碍,只要在弄些天才地宝,就能够再次苏醒。

  甚至此时夏恒😅都有些猜测,就算不用什么天才地宝,这小塔也能够恢复,不过是速度🔥🤷🤷🔥快慢的区别。

  “吼!”

  “人类,不管你还有🌷着什么底牌,今天你都得死在这里。”蒙水兽再次大吼一声,口吐人言,全都在说着🤷要杀了夏恒。

  而这头次元😌🌴😏兽的身形也是😏😋在巨吼之后,再次冲向了夏恒,周身有着水柱盘绕,下一秒,周身的水柱,直接形成一道道水弹。

  全部都涌向了夏恒,每一个水弹,都带着极其😏🌾👂强悍的威力,划破空间,夏恒都能够听到⛄♡那水流划破空气所带来😁🤷😊的摩擦之身。

  爆破声响,逐渐的逼近,而蒙水兽也是😅🤕跟随水弹而来,如此攻击,毫不比之前来的差,甚至可以说,比之前来的还要猛烈。

  然而夏恒却比😆之前来得淡定的多,毕竟自己所做的一切,在蒙水兽之前没有打🌷😒😀断自己那一刻,就已经完成了。

  这一次依旧没有动弹,依旧是想之🌷🤕前那样站在原地,不过这一次唯一🤒😀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这一次夏😛🍎恒的双手不在向😙👧着地面传输灵力。

  而是双手插进裤兜,吊儿郎当的看着🤗🍂飞向自己的蒙水兽,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没有把这蒙水🙄🌟🤢兽当一回事。

  “起!”而这个时候,夏恒只是轻轻⚡的吐出一个字。

  哗然之间,一道乳白色😀😜光芒便极速的射出,阻挡飞来的蒙水兽,如此突然出现东西,直接斩断了那同样是极速飞来的水弹。

  两者在触碰🌸到的一瞬间,没有什么声响,但是那水弹确是,停住了,停格在了空中,而又在这随后,那水弹更是直接分解,落在了地面之上。

  而在奔向夏恒的☔蒙水兽也被🌙🍎😔这样的情况,着实的吓了一跳,没有再次直🌻☀奔夏恒飞去,而是迅速的🤐🌷🌷🍊停下了脚步。

  警惕的看着那🙃还在空中的☁🤷乳白色光芒,想要看清楚这会是一😛😋个什么东西。

  在看到蒙水👫🤔兽停下脚步,夏恒嘴角只👂🌙🌻是微微翘起,自己弄到现在的东西,自然不会简单,同时夏恒也🤮👨☀看向了空中,那在飞舞的钟乳石剑。

  没错,那乳白色的东西,就是钟乳石剑,夏恒在杀掉那三头🌱次元兽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这里。

  而是在小塔宝库之😔😘中寻找着一个能🤣够直接解决蒙😶水兽的方法,找了许久,最终夏恒把😐目标放在了阵法之上。

  玄奥无比的阵法,夏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根弦搭错了,因为阵法自己根🍁🌹本就没有学过,要是不成功,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看着之前就知道了,要是小塔没有及时出👫🌟😏现帮助自己。

  那此时夏恒🤩😐😗🙃就算没有死,那也不可能👧🤨😁会有着能力对😪🙃付着蒙水兽了。

  至于当时夏🍓😇恒是怎么想,可能以为自🙂己是机械师,就算不会阵法,但是那灵图怎么说😗😪😐与阵法之前🍃🤒⛄还是有些相似。

  不过到也没有错,要是夏恒不是一👨🌹👂🤕个出色的机械师,还真的不一定能够布置住这阵法。

  夏恒在这周🌹😔🌷围布置了许多的材料,每一个材料都是🤫🌟按照不同的🤮位置和方向,更为重要的是,材料之上,有着夏恒刻制的灵图,不对,按照阵法之中的说法,刻的是铭文。

  所有的一切都😪😛😒布置好之后,需要找的是一个阵眼,而夏恒此时布置的😶阵法有些不一样,阵眼就是攻击手段,也是防御手段,而这个阵法🤔🌻的名字就叫御剑。

  在得到这个说法之后,夏恒果断的把钟乳👧♡🌾石剑单做了阵眼,御剑御剑,不放剑怎么行。

  这些做好,还差最后一步,也是这御剑阵的弊端,范围及小,并不是说随意施展,这才有了夏😴😀👄恒直接出现在蒙🍎♡😷水兽的眼前。

  和不断的向😝🌸😜前走动动机,夏恒需要如此,只有在这洞穴之处🤥布置这阵法,杀了这头蒙水兽之后,就算进入了洞穴之中。

  自己也不用担心太多,毕竟倒是自⛄己的攻击手😒段可不止一点,有着阵法的加持,会让夏恒更加的安全。

  不然夏恒也😂🤗😚不会傻傻的🤨🤐为了布置这阵法,冒着这么大的危险。

  刚才夏恒在自己脚下👂⚡所输入的灵力,就是在安置阵眼,也就是钟乳石剑,让钟乳石剑之上的🤗🤢⚡铭文与夏恒😪😊😇之前所布置下去的😜😂😒😷所有铭文连接在一起。

  而此时,已经是彻底的完成了,那接下来,那就是夏恒的主场了。

黑闪之所以叫黑闪,就是因为它🤣装载了一台😉🤩😂微型折跃引擎。

这让这台机😄👍🤗🌱动装甲可以在以瞬👨间突然出现😘😶🤔在近距离内的另😜外一个地方,看起了就像一个闪现。

韩兼非最早使用这种装甲,是在新罗松保卫战中,和格莱斯顿的决战中。<威严。

同时,他对陆家的继承😋人位置看得很重。

陆鸣就不一样了。

对商业上的东西,他根本就不感兴趣。

从小有陆祥辉宠爱,他的世界观里,所有人、所有事都简单到不🍀需要他费心🤑思去应付的地步......

行长将她两个双腿分得更开

益之以冀,所谓‘十羊九牧’。乞还长出来的胡茬子,这一路上,他都在”司马大爷还没有回答,那青衣己到了😃🍁🤷非出去不可的时候:他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行长将她两个双腿分得更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临虚妄

傲世光耀

临虚妄

重新飞起来

临虚妄

顺岑sc

临虚妄

潇潇凉公子

临虚妄

喵星人家的汪

临虚妄

六叶